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01] [173] [172] [100] [171] [254] [170] [99] [160] [159] [15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FieldOfEternalSnow 譯者:夢兒

拍手[0回]


+ + + + + + + + + +
第十九話





鼬坐在他的大辦公室欣賞著桌子旁邊的風景,手指互相交纏,把肘部停留於平滑的表面上,紅眼望向前方,天才的頭腦在一次又一次回想關於某個問題內所有的資訊。

沒錯,他的「大」辦公室只是其紋身院後面的一個小小的休息室,他所坐的桌子並不是古董桃花心木的,而只是同時用來吃飯跟作文件的小飯桌,而且他一直欣賞的風景是小窗子外面的黑牆,某人在上方噴了一張新畫。

然而,鼬從來都沒有任何意圖想去擁有,或是住在,其父親相信是「大」辦公室的地方。因為知道這樣子的工作地點肯定會令到其父親搐著眼,讓鼬得到一個變態的快感,因為宇智波岳絕對不會用厭惡地擺出臭臉來表現出情感。當然也不是說父親會去到這小公司的附近地帶,更莫論是這個地點。

一般來說鼬亦再也很少去思考其父親的事了,這也不令人吃驚,畢竟有著那種教養與及堂前三擊掌,但他最近總是聽到一些不太順風的謠言,而且今天所收到的消息相當清楚地告訴自己,他需要更比一直以來直到現在更仔細去監視其父親的私人動作。

鼬也許沒有興趣接管他的家族企業或甚至是聽從父母,但就算他有多憎恨長輩們對待他的方式,他從來也沒有討厭過自己的弟弟,而且接管宇智波帝國跟讓它終有一天變成自己的是佐助的夢想,所以鼬需要去肯定其父親都不會做什麼蠢事來危及那個夢想。

鼬有時會想著,當父親知道他那因為無法再被控制而趕跑的兒子,居然有著自己的公司,而且自己是主席,作一些影子下的生意時,會否因為自豪而壞笑。鼬在他父親那珍愛的公司之中有著滿滿的線人與間諜,只需要一個電話,那「失去的兒子」就可以影響想法、改變計畫跟壓止一些不想要的交易,這全都是來自一個他喜歡稱為辦公室的小休息室。

他現在所關心的是…好吧,應該是煩惱著他畢竟鼬很少去會在乎些什麼東西讓他能關心…是其父親似是獲得了一名新的業務夥伴這件事。那名業務夥伴只會管理個人業務而不是公司的,令到鼬完全沒可能去影響他們的交易甚至是去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一般而言,那被否認為宇智波的宇智波才不會在乎其父親私生活所做的任何一丁點的事,老爸甚至可以從猴子那兒買香蕉,只要這跟鼬要從交易之中保護弟弟的公司無關就可以了。

但跟他那疏遠的父親聯合起來的人可是大蛇丸,就算被稱為冷酷無情混帳的鼬也絕對需要去管這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為,就算沒人有能力真的知道對方在幹什麼,那個蛇面畜生永遠都不會跟好東西有關係。那人有潛力令到他某…朋友…出麻煩,而且鼬不想要那可鄙的傢伙有任何時刻接近自己的弟弟。

紅眼從牆上的塗鴉提起,落到桌子對面那滴答作響的時鐘。差不多是時候了。他思考,然後把手伸進口袋拿出了手機。



當電話開始在汽車手套箱之中振起來時,佐助才剛剛上車。拿了電話望到來電顯示後,他需要阻止自己像是偏執海貓從洞之中探出頭來四處張望看看來電者是否在附近的衝動,這不全然是因為宇智波永遠都不能表現出任何恐懼的事實,而是其兄長才沒可能真的在這兒看著他的事實,阻止了他這樣做。除而代之,那沉靜的少年單純盯住了電話,不是第一次思考,為何他的哥哥總是可以在他一個人而沒人──主要是他們的父母──可以看到或是偷聽到時打電話給他。

最後,終於都覺悟到其兄長大概無法從沒有接聽的電話感受自己的死亡線視,佐助按了接聽鍵並把電話放到耳邊。「嘎?」就是他唯一以相當冷酷的聲音所說的字。

「傻弟弟,這是向長輩打招呼的方式嗎。」鼬那嗡嗡的聲音相當單調,但作為了解對方的人,佐助也可以聽到當中那微微的幽默。

佐助翻白眼──這是他從來沒有夢想過在父親…或是任何人…面前所做的事,但這亦是他自己一個人思考或是跟哥哥說話時滿常做的事──然後以甜蜜地假的聲音回應:「你好,我親愛的兄長大人,我今天可以為你做什麼呢?你應該知道因為你那親愛的爸爸所對你作出的限制,你不被准予以任何方式來聯絡我或是任何其他宇智波,不是嗎?」

鼬壞笑然後靠回椅子:「但是我每週打電話給你聊天時你也會接。」

較年輕的宇智波哼鼻,啟動了車子並駕出了大廈前的車道。在車子上的染色玻璃中,沒人會看到他正聊電話,但他所到的每一處都有人監視著他,而且會向其父親報告任何無法接受的行為,而且說實,如果他在車子中待太久而沒有出發的話他真的會被罵。他也不想因為哥哥想要聊天而在其父親跟他新的合夥人之間的會面中遲到。

不像鼬,佐助已經打算忍受其父親對他每一次的挨打,每一個的壓迫、威脅、勒索、操縱或是隱私侵犯,直到他可以把公司從那殘酷的手中扯開,並利用那跟其父親非常自豪的非常同樣的公司去完全跟徹底地粉碎對方。

佐助哼了一聲作回應,然後才繼續。「個人而言,我只是希望父親找到這電話,讓你因為犯禁令而被逮捕。」

當然佐助沒有這種希望,他現在的電話一直都只放在車子裡,而當他在家或是在任何跟宇智波有一分關連的地方,這則會顯示為重吾,以防萬一有人找到跟看進去。他以此作大部份的私人通話,不想父親知道的原因是因為其他的手機都已被其獨才者父親嚴密監聽。他只能想像如果其父親找到自己一週最少一次跟兄長通電話會發生什麼事。

在他把車子架出閘門時,他非常故意地打斷了接下來的車子,他才絕對不打算被卡在老婆婆的車子後而天知道要卡多久。

從自己聽到的回應,佐助可以生動地想像一道優雅的眉毛提了起來。「那我應該認為你至少一次來探望我,是另一種方式讓你鎖我進監獄?」

有一段時間佐助更是抓緊了駕駛盤,目光亦變得冷淡,他只是勉強阻止了自己磨牙的衝動,畢竟這只會讓他似是每天都在增加的頭痛更為加劇。二人親愛的老爸認為單純把鼬踢出去跟在法律上將對方從任何宇智波相關的東西之中除名並不足夠,岳真的過份得作了一個「無聯絡」的約束令對抗其前兒子,嚴格禁止他跟自己所有的家族分枝與及總公司內一些關鍵人物有任何連絡。大概是他用來肯定鼬不會影響佐助的方式吧,這對兄弟以他們那特別的「我單純勉強可以容忍你只因為你跟我有血緣」方式顯得親密,二人的父親肯定不希望他的二子會像長子一樣不再聽他命令並開始出現自己的新想法。

這次佐助無法阻止自己把牙磨得更厲害。因為那人對於自己跟哥哥所做的事,他實在不能等到私下摧毀其父親的日子。

他沒有回應兄長的問題。鼬知道這不是佐助一個月最少一次來探他跟一週最少一次聊電話的理由,而佐助也知道鼬知道這點,所以他才沒有理由去做一些像是剖白自己的感覺或是解釋自己如此不像宇智波的東西。

取而代之,他只是緩緩放鬆下巴,並費力地吐出他對鼬的來電那一開始的詢問:「你想要什麼?」

鼬奸笑了,他真的愛以打電話過來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之類的理由來惹火自己的弟弟,但這次他真的有正當理由打過來,而且自己不是同在一間房的話,去惹火對方也不夠好玩,這樣的話他不可能看到弟弟咬牙切齒、與及在對方以為沒人看到的時候把頭微微靠前靠後嘗試平復頭痛的樣子。

「我聽說你跟新的客人有飯局。」

佐助甚至不再想要知道為何哥哥可以找到他今天的行程表,他所知道的就是其兄長把一些微型攝錄機跟偷聽器放在宇智波有限公司總部外的撬棍上去,而事實上就是無論自己的日程變了多少或是他的行動有多私密,其兄長就似是知道任何甚至是父親也不知道的事。

當然,比較年輕的宇智波並不知道其學校某名銀髮教師事實上是暗部某名訓練有素的成員而常常看到理由去通知鼬其弟弟在學校搞什麼。不是因為鼬請他去做,因為就算他法律上不再是宇智波,鼬之前還被如此培養,就這點來說他永遠都不會做一些普通得像是過問弟弟在學校過得如何這種瑣碎事,而且他肯定也從來沒有去真的要求某人監視他。所以每次卡卡西週五跑過來,或是因為出了些大事而其他日子跑過來,相當漫不經心地說出其弟弟這週到底做過什麼東西時,鼬只是單純去聽而沒有注意。

但佐助絕對懷疑其兄長在父親公司之中有間諜,但這些在他日後接管時可以相當有用,所以他才不在乎是否整個企業都充滿這種人。他認為越多就越好。

所以,與其要求知道其兄長到底如何再次知道他的日程,又沒有其他更好的東西可作回應,於是佐助就丟出了字智波商標的「唔」,同時整理好領帶並肯定頭髮還是梳好,他真的需要記得去修剪,因為這比他所喜歡的風格實在是長了一點。

鼬的壞笑變成了一個真正邪惡的扭曲:「弟弟,那是什麼?如果你有些東西要說就說。」

他想他幾乎聽到弟弟在磨牙,然後對方才道:

「對,我跟新的客人有飯局!你別告訴在我真的去到飯局前這就是你想知道的東西?」

如果有人此刻同時看著兩名宇智波男孩,那麼他們肯定就知道二人是兄弟。一人只是坐回自己的椅子跟開始用指頭敲著桌子,臉上一個嚴厲而難以理解的表情,無論是誰所引出這個表情也並不是一個吉兆;而另一人則是靠回自己的車座並把指頭敲在駕駛盤上,表情幾乎是一樣,儘管這次引出這個表情的理由正在電話的另一端,而且如果能看到對方的話,對方才沒有眨那麼多次眼。

「別被大蛇丸欺騙,佐助。他也許看來很有吸引力,而且他也許有能力提供任何你需要或更多的東西,但接下來你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相信我,無論如何,你會付出的。如果只是因為他的外表,人們才不會叫他作毒蛇。」

於佐助可以回應前,他聽到了嗶嗶聲代表了哥哥已經掛線。他沒有太多時間去細想其兄長到底告訴了自己什麼,因為他已經到達飯局所在的飯店。哥哥又做了一件出名可怕的事,鼬總是會在佐助到達任何接近其父親的地方之前掛線,就像是那名年長的宇智波真的在為他的行程作計時。

但佐助卻有一個結論,如果他的哥哥特意打電話來警告自己提防這男人,甚至因此叫他佐助──對方很少這樣做,因為鼬相當喜歡把佐助稱為弟弟或是一些小名來惹怒他──那麼那大蛇丸小子就不是一名可以被信任的人。

+++

──卡卡西正面對一個困境。


鳴人於週日早上大約十時醒來,他可以短暫回想起一個惡夢,但這不是強得可以讓他記得或是被影響到,所以他懶洋洋地思考為何週末會在一個那麼早起床。就是此刻他注意到自己之前一直抱住的溫暖枕頭正在呼吸,至少這是從起伏與及有節奏才吹著頭髮的空氣來判斷的。

卡卡西一直都享受看著少年睡覺,直到對方終於都在動。他望著少年緩緩地把睡意從眼睛眨出去然後抬頭。二人目光對上時,卡卡西不肯定自己是否喜歡少年那吃驚的表情。

「嗨。」少年睏倦地唦聲道。

「喲。」卡卡西回應,聲音之中帶著疑問。

少年擦眼的方式可愛得提醒了卡卡西那五歲的鳴人,害他覺得赤裸地依偎對方實在是變態。

「我只是…」金髮少年猶豫地道:「不知道…以為你應該走了或是什麼。」他說的同時專心盯住了卡卡西那其中一顆露出被子外的乳頭,就像是這有著全宇宙所有的答案,而被子則是男人從沙發後面拿起蓋上的。

「唔哼~」卡卡西哼道,一手慢條斯理地上下掃著鳴人的背。「這兒是我的家…」他懶洋洋地沉聲道。

感到少年在自己懷中繃緊,卡卡西嘆氣了,這還是可以明白的,但像鳴人這樣好看跟善良的男孩,居然會長時間受到差劣對待,讓這孩子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不夠好或是從來沒人想要自己,這實在是完全不公平。

在懷中那不安地擺著的少年可以在腦中作出一個清晰的想法,而那大概是完全不對勁的東西前,卡卡西更是抱緊了少年,以鼻撫著那片金髮。最後他以沉著的聲音再次說話:

「如果是別人,而我又真的想他們離開的話,我早就已經把他們踢走了。但是,你對我來說有著太多意義,如果我真的不想在之後那天需要你,那我們也不會擁有之前那夜。」

卡卡西說話的同時,一隻手慢悠悠地滑落於鳴人的背,讓鳴人抽氣,最後這隻手落在少年的屁股上。姆指緩緩地撫著一面的下頰,其他的指頭撩人地停留在半球之間裂縫的盡頭。

就在卡卡西緩緩地摩擦著二人半硬的下身並細含著少年的耳朵時,鳴人幾乎沒有聽到對方喃道:「我不認為我們需要擔心這件事。」



──事實上是非常嚴峻的困境。


卡卡西看著鳴人與父親們通電話並在客廳之中來回踱步,這是一個滿滑稽的場景,如果是在一般情況下,卡卡西大概會在思考那三人到底如何可以一次過互相說話跟聆聽,但現在卡卡西太過忙著去思考別的事。

在較早前的互相摩擦後,二人都沖了澡並覺悟到鳴人沒有任何衣物可以用來之後穿上,之前那天的練習用衣物滿是汗味,而從一些明顯的染跡來看褲子也逃不過作夜的活動,於是卡卡西需要借鳴人一些他還放在這公寓的舊衣服。

因而令到卡卡西陷入了困境。

鳴人穿著自己的衣物單純就是太過迷人了,上衣太長而且袖子與褲腳都需要摺起來讓他穿上去,但卡卡西老實說還是無法看夠鳴人穿著他的衣物。他真的只想去把電話拿走,把對方抱到床上,剝去他的衣服並上演一場來自親熱天堂第三十四話的完美劇目。但這樣做的話真的會引起一個問題,因為卡卡西說實在不能讓自己脫去少年正穿上的衣物。

於是卡卡西完全是進退兩難,其天才腦袋正在來回跑動嘗試去解決,同時那教他困擾的物體沒有發現自己正以──栩栩如生地聊電話、停下來把一條繩結從背後拉出、因為其中一名父親所說的某些話而喘氣、或是因其他東西而微笑──來引誘他更多。

在他用毛巾擦著那違反地心吸力的頭髮時,『這孩子甚至在穿我的內褲。』的想法遊偏了卡卡西的腦袋,繼續望著他的戀人。他的戀人,這聽起來好得難以令人相信。

「呀,那反駁了那個理論。」

「唔?」卡卡西把毛巾移離了臉,看到鳴人站在他面前,在自己於思考中迷失時少年已經說完電話了。

「呀,社團的人對於你的頭髮為何會這樣長都有不同想法,牙以為你很大可能是在用羊毛製毛巾之類的東西來抹頭髮…你知道嗎,就是靜電之類的東西。」

「真的?當我們不在時你們還在想什麼?」因為卡卡西還沒有戴上面罩,鳴人第一次看到卡卡西提起了一道眉而另一道沒有跟著被提起。這人通常真的可以有很多表情,但如此看著他整張臉絕對是大開眼界,而如果鳴人認為他就算戴著面罩也是性感的話?那麼沒有的話就比熔岩還要灼熱。

「真的可以說是全部,但最常聽到的多是關於你的頭髮跟凱何時跟為何開始穿著那種人造纖維衣。」

當卡卡西嗆到自己的口水跟轉移目光時鳴人的眼睛幾乎變成了金魚。「喂,你有關係?」他難以置信地指責。

卡卡西小聲吃笑並搖頭,回想起青年時代那一刻:「我所做的就是告訴他如果在訓練時穿著的話他肯定會做得更好,但那傢伙居然在接下來的比賽真的勝出,這可不是我的錯。」

「那橙色的暖腿套呢?」

「呀,你這個可以完全怪久間跟他的老朋友。」卡卡西一邊說,一邊站起來走向浴室把毛巾放好:「他們以為這會是一個偉大的惡搞禮物,但很明顯凱不理解當中的幽默…」

鳴人利用獨自一人的機會去嗅著自己身上的衣物,只是半心半意地聽著卡卡西在另外的房間之中那模糊的聲音。就算對方說了他很長時間沒有穿了,這些衣物嗅起來還是很像卡卡西,而且因為某些原因,穿著男人的衣物實在是難以置信地舒服,就像是自己就被男人本人包裹著一樣。

他想知道這是否就是自己小時跟男人一起的感覺,如果是的話他怎樣可以忘了對方呢?

但沒關係,他們有很多時間來趕上。現在鳴人就會回家去找父親們,如果他弄懂伊魯卡的話接下來就是一些非常認真的解釋環節,同時卡卡西會回社團。然後明日,鳴人、其父親們跟卡卡西就會與綱手會面,根據她所言,由於鳴人已經十八歲,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需要處理。

+++

卡卡西晚上回家發現鼬坐在房間的黑暗之中時,他的好日子終於都到達終點。現在卡卡西不是那麼簡單就會被嚇倒,但如果年輕人坐在黑暗之中的景象不足以嚇死他的話,那對方所帶來的消息肯定會。

很明顯鼬的弟弟當天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會面,跟不是任何人,而是毒蛇本人的會面…

會面當中那較年輕的宇智波以普通聊天的方式被問到一些關於其學校或是那邊朋友的問題,而且特別有一個名字似是被提過多於一次。

是漩渦鳴人的名字。




待續

====================================
譯者的話:
事實上我個人滿喜歡這名作者所描寫的宇智波兄弟。
尤其是他們之間那種特別(別扭?)的交流關係XD
佐助並不是特別壞,但他很明顯比起哥哥以來更少人生經驗,這也得怪他的父親…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