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92] [293] [165] [191] [292] [190] [291] [189] [164] [188] [29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DetoxAngel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Situational Hazard
Ch.20


佐助從來都沒有喜歡鳴人。

這少年又煩、又吵、又笨,佐助想不出有任何人會令他更是討厭。他有理由不喜歡鳴人,事實上是很多理由。

所以為何那個孌童混蛋卡卡西會跟鳴人一起出院?所以卡卡西吻了鳴人又如何?鳴人夠大可以照顧自己了。所以為何他要那麼在乎?為何他想在下次看到卡卡西時把刀刺向前老師的喉嚨處?為何鳴人的天真被奪走這個想法令他那麼苦惱?

沒錯,那金髮的是他最好的朋友,但二人的友情並不如任何人所想的那麼友善。他們的友情是競爭、侮辱與及暴力,而這都是因為同一件事而建立起來的:他們的相似與及比起任何人都更互相理解對方的能力。比起大部份人所想的,二人之間的相似其實有很多。

就算沒人看到見,鳴人有著非常像自己的報復傾向。如果這人失去了什麼,他會做任何事得回來或是令這失去某種的意義。人們不知道佐助想去殺掉鼬時這就是自己打算做的事。他不想父母對鼬的信任被丟到一邊成為虛無。佐助總是妒忌其哥哥在佐助幾個人生中所得到的讚美。

然後那畜生把他所有的希望與及機會都帶走。理由是太過邪惡、太過褻瀆、太過不合理而且也需要去處理。如果佐助不做,那代表了整個宇智波家族甚至不如他的哥哥還好,而佐助整個童年都是根據變得比鼬要強所建立的。他不會讓自己的生命以鼬想所想的方式完結。他肯定鳴人也會做同一件事,因為他太過理解這少年,儘管可能有點不同。

不同是因為鳴人有著他所沒有的善良,因為鳴人會原諒一些東西而他不會,因為鳴人是鳴人,他沒有宇智波家族一樣的殺手本能,所以這就是二人相似點的終局。

所以為啥他就要管自己的對手被他們的老師調戲的事?

他真的被調戲了嗎?他們是否打算做什麼東西來抓住他嗎?

佐助從來都沒有喜歡卡卡西。

在任何的方式、狀況、形態之中他們都不相似。二人都有寫輪眼,但鼬亦然,而佐助沒有東西像宇智波鼬。為何卡卡西選擇訓練自己而不是鳴人並不關他事,直到他發現鳴人當中有著什麼。

然後他下結論說卡卡西害怕他。

害怕給鳴人裡頭的東西任何可以成長的力量,害怕如果他給鳴人太多,那鳴人可以找到什麼東西傷害他。至少,佐助是這樣想的。卡卡西現在跟鳴人做什麼,令到一切都那麼不同呢?

無論如何…

佐助都不喜歡。

卡卡西幾乎把所有東西都放棄來拯救鳴人,這是為何?為何他突然那麼關心一個他跟佐助在四年前某天討論說不重要得值得浪費時間的人?卡卡西在某天於火影塔上跟他說了些東西令到佐助翻滾了血,因為他說話的方式聽起來實在太像鼬。

『鳴人永遠都沒有力量去跨過他需要跨過令到忍者活下去的障礙。他缺乏真的的渴求,所有東西對他而言只是遊戲,這就是為何…』

佐助只能咕噥。為何他要在乎卡卡西對鳴人有什麼想法?他碰上鳴人時不會在乎,他離開時也不會在乎。

然而,卡卡西一直以來也許做的事都是錯的。當鳴人那麼努力戰鬥阻止他接近大蛇丸是因為他在利用他,是受過恩惠的義務──不對,不是這樣──卡卡西在利用他,需要是這樣。

『火影並不是他能觸及的東西,佐助,如果他可以像你一樣那麼認真,那他會是一名出色的忍者,但他不是。』

直接或是簡接,卡卡西也總是讓他感到驕傲,所以為何突然就對鳴人有興趣?這不是一個戰略式的興趣,還是真的是?但會引領出什麼結果?

鳴人也許是很多的東西,也許一直都值得很多,但佐助比任何人都更懂鳴人,而鳴人不值得被人耍。

如果他發現卡卡西只是作弄他的吊車尾,去佔一些病態的便宜或類似,那自己就會切開他的喉嚨。

佐助粗魯地抓住頭並困惑地呼了一口氣。

到底在那帳篷之中發生什麼事?

已經過了好幾年,佐助打算以不接近卡卡西的方式來保持他的報復慾。至少等到正確的一刻,因為他不像鼬。

到合適的時候,那銀髮騙子就完蛋了。



誰說她瘋了?

她只是在她的嬰兒身邊,她最珍愛的嬰兒。

大家都綁住了她令她不能常常抱住那孩子,他們一天三次為她注射所以她能得到睡眠來跟上她的孩子,那小小的孩子。大家讓她吞藥所以她可以健康地活下去來看著他的男孩成長。

不是因為她瘋了。

呀她有多想念鳴人呢。

這孩子沒有他那水藍的眼,或是銅色的皮膚,或是他那柔軟、刺狀的金髮。沒有。他有宇智波的黑暗、無感情的眼睛,而不是日向那幾乎無色的眼。他有著白晢、幾乎沒有毛的皮膚,還有頭上是短短的黑藍色毛髮。但雛田還是愛著他。

佐助從來都沒有來看這嬰兒。甚至沒有來看她。她不在乎,因為當鳴人出院後,他就會來看她跟她的孩子。

她就是知道鳴人會。

他會看到她美麗的幸福,並向他們微笑,然後眾人就可以快樂地活下去。就是那麼簡單。因為鳴人愛她,而她數著對方過來探望的日子,儘管她不知道日子何時完結跟開始,她心中就是感到已經很接近,很快,鳴人就會過來。

他會打開她家中那重重的金屬封印門,並如她很久不見的陽光一樣進來,抱住她。沒人抱過她,除非是想阻止她不去浪費太多力量走來走去,但她不喜歡這種擁抱。她想要被只有鳴人君可以抱著她的方式被抱。

她想要被她不是發瘋的方式被抱,她想要一個擁抱令到其父親的堂前三擊掌只是一件小事。因為她沒瘋,她很正常。

她需要是。

所以她等著。

他會來的。



鳴人正喝著他那淡而無麵的清湯,綱手突如其來的說話令他不自覺地噴湯。

「我想你沒有聽說過雛田有了佐助的孩子。」

湯水從下巴滴下來,落到脖子並滲進衣物裡,他很放把碗放在一邊,吃驚地張嘴。

到底發生什麼鬼事?

「這大概對你來說沒什麼影響,但你跟佐助…我知道你會想知道而…嗯,雛田…我不肯定你是否知道她對你有什麼感覺。」

鳴人搖頭,提起手阻止她繼續說。他需要時間去收集並處理所聽見的資訊,綱手不會草草帶過這種如此重要的東西。佐助有了孩子?雛田對他的感覺?這些都是什麼?

「鳴人…雛田正在精神病院。」她大口呼出了嘆息,就像鳴人不懂自己之前所說的話。他嚴厲地望向對方。

雛田醬,那每次看到他時也會變紅並擺動著姆指的羞澀的日向女孩…瘋了?難以置信。還有跟佐助?這根本就是…錯的,非常、非常、非常錯。

「那混蛋做了什麼?」他盡量冷靜地說,咬住了牙:「那混蛋向雛田醬做了什麼?」

「鳴人,冷靜下來。佐助事實上什麼都沒做,我知道雛田在那兒是因為你。」

鳴人停下他那激烈的演說並困惑地作出苦臉。他?他對雛田做了什麼?二人之間也沒有太多說話!

「我不懂。」

「要懂不難。她迷戀著你,而你似乎永遠都沒有注意到。佐助騙她有孩子,你當時在醫院,她聽到你的情況下無法把持於是就…暴走了。」

「暴走?」鳴人膽小地問,也許他害怕著答案。綱手賢明地點頭,鳴人真的不知道他的失敗對於某些人有什麼樣的影響。當她找到伊魯卡時,她肯定對方會傷心。她告訴伊魯卡並非為了傷官他,但因為這類事情總會被其他人拿來作毀謗,如果他會找出來,最好還是自己告訴他。

在忍者的世界中,現實就是一切。

「對,你在醫院時有另外的事發生了,海野伊魯卡──」

「伊魯卡老師?發生什麼事了?他沒事嗎?他也瘋了嗎?」

「不,伊魯卡神志相當正常。只是,自從他聽說你發生什麼事後,他…」

「他什麼了奶奶?告訴我!」

綱手嘆氣並擦著太陽穴,被叫作奶奶真的感覺要變老。「他是上忍了,鳴人,他出任務多於在家。你知道,在他的年齡中,有──」

「上忍!?為何~~~?」鳴人嗚咽著,沒有任何人死掉的同情也可以有糟糕的事發生,而這全都是因為他!

「鳴人,這是他的決定,他已經思考了又長又用心,我肯定他──」

「他應該在考慮更多的!我要見伊魯卡老師!」

「別再插話!!」火影生氣地把拳頭砸向那爆發性的少年頭上。臭小鬼!總是說她老而且不讓她說完她要說的話,吃了豹子膽嗎!

「總之我要說的是…」她繼續,拍開了手上的麈而鳴人擦著頭上的大腫瘤。「我可以概括地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事,但你總是會誤解成這重都是你的錯。伊魯卡成為上忍,我可以說也差不多是時候了。雛田被他的父親趕走,沒人完全肯定是否因為她變瘋。佐助加入了獵忍,寧次在暗部,牙都是一名獵忍,李是上忍,井野跟丁次要結婚了。鳴人,事物一直都在變,沒東西會保持永遠相同的。沒錯,有些的確是你之前所發生的事所引發的直接影響,不過──」

「小櫻呢?」

綱手變得安靜。鳴人的眼因為緊張的懷疑而瞇起來:「她…她沒事,對吧?」

綱手聳肩,帶著憤怒的噘嘴別過頭。「她沒事,非常好。」

鳴人很困惑,如果小櫻沒事…「為何她不來探望?」

她知道會來,怎不會?但她不打算回答她所想的,直接讓小櫻自挖墳墓就好。

「不知道。」

為何小櫻不來探望他?因為他做了什麼嗎?因為他說了什麼嗎?因為她出任務嗎?

「哦…她今天有來嗎?」

「她有問關於你跟卡卡西的事,我跟她說她想的話可以在任何時間看你。她不知道你住在哪兒,但我想如果你要的話我可以叫她來。」綱手不想把她叫來,但如果鳴人想見她,而這令鳴人高興那有何不可。綱手大可以把她那不太慷慨的看法收藏下來。

「這就好了,綱手奶奶。」鳴人總是知道什麼時候裝可愛。

「我也會把那拷貝小子叫過來。」

「太好了~」鳴人的狐笑歡樂地變得更是燦爛。



你可以指望綱手兩件事:復仇心重跟完全的八婆。不幸地,這精力充沛的金髮娘就是他跟鳴人之間的阻礙。

有些時間,他可以利用他稱為「親熱藉口」的方式逃離火影的爛火氣。當她的語氣不太快樂時,他要麼就是退回書中,或是幻想自己退回書中,兩種方法都可以讓他聽到他想聽的東西。如果與任務無關,那就不是重要。她覺得他的行為像是孩子而不是一名上忍般粗魯跟幼稚。更不用說,這就是他一直以來的印象。

只是,當人們企圖控制他的私生活,事情總會變糟。鳴人是他個人的責任,而綱手,就是火影。卡卡西不是醫忍,恰巧她是其中一名最好的。那他還可以做什麼?現在她得了鳴人,拒絕讓卡卡西去見他。『那娘子真有種。』他苦澀地想。

這不是事情變糟的方式,他打算在日子完結前去看鳴人跟與他討論。現在只是中午,他有一大堆時間去計劃,還有背著綱手喃著一大堆粗野的說話。沒有時間就如現在。

卡卡西是卑鄙的,他自己都知道。所有的忍者都應該是鬼祟的,只是卡卡西能把鬼祟變得非常專業。

但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回家好好睡睡,他回家後一直都以睡眠來消除頭痛,而他的眼讓他感到活受罪。新眼跟另一隻有著同一個顏色,而且是完美的對稱,看起來相當平常。

真糟呢,它的存在感覺就像是地獄。

卡卡西保持用護額蓋上去,綱手說過他會痛四天因為新眼太少用,說什麼需要去調整與及取代腦中的視力設定。這就是他所聽到的全部,因為他已經再次回到親熱大陸去。

她丟了些藥來解決那些痛,但旗木卡卡西不會做任何藥物治療所以他禮貌地拒絕了。她給了自己一張臭臉,開口,而他回到親熱大陸去。

緩緩地步回家,沒有理會其他忍者給他的表情。大家都聽說過他發生什麼事,而他總是這樣前進而逃避那些表情、那些低語、那些問題與及那些虛假的關心,但在這情況下他也不太能跳到屋頂去。

腦袋就如敲打一組無聲鼓一樣抽痛,但他走得更快,曖昧地希望他住在之前所住的地方因為比較近。在很長時間的第一次他獨自一人回家,想知道鳴人有什麼感覺。眼簾下垂,他真的太累了,而他只想要回家睡好。那麼痛叫他無法計畫,光是思考也很傷。

看不見目的地,沒有注意到步回家的時間,直到他終於都打開了門,一路走到沙發並崩下來。掉錯了位,就在他落到地面上的一刻,他昏睡了。



白痴藥丸感覺就像吃屎。

「別再當小鬼給我吞下去,這些都不是那麼糟!」

「不是?妳有吃過嗎?」他掩住了嘴,令那不正確地大的藥丸推落那腫痛的咽喉處。

「問題不是在這兒!」

他不想再花時間躺在那發光的機械下與及吞著那些一百円大的藥丸,他想見卡卡西。卡卡西在做什麼?在家嗎?在吃東西嗎?在睡嗎?他有想念鳴人嗎?還在向鳴人生氣嗎?

「綱手桑,我要見他。」他以一個低沉、絕望的聲音說。到底還要等多久?

「很快,鳴人,只是現在你需要──」

「我愛他。」他衝口而出。

綱手因為突然的表白而眨眼,抽換,目光變尖,然後變軟。接下來她低頭嘆氣。鳴人愛那小鬼。

「真的?」

「嗯?」他問,就如忘了自己說什麼。

綱手的牙幾乎因為咬得太用力而裂開:「你真的愛他?」

鳴人暴躁地嘆氣:「我現在就要見他。」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有。」

「你沒有。你說的都是認真的嗎?」

「我說了什麼?」

她盯住了鳴人。

他到底在玩什麼遊戲?她知道自己聽到什麼,但鳴人表現得就像是什麼也沒發生,為何?

「你說你愛他?」

「我有說,不是嗎?」他的笑容充滿著陽光的燦爛。「到底我什麼時候可以見他?現在?因為我真的想。」

綱手很擔心,非常擔心。他那年輕、未成年的契弟怎會愛上了一名成年男人?而且還是一名變態?卡卡西?那本人是名混帳,又懶又無聊又小氣又愛挖苦的卡卡西?那不可思議的、讀著黃書的天才,總是長期遲到,而且習慣了不說話都可以令人可怕地煩厭的人?愛上那種男人會有什麼結果?

到底他有什麼特別?

「為何你愛他?」

鳴人把手放在臉上。他不想聊這種事,不是跟他,不是跟任何人,甚至不是跟卡卡西。「別問。」

「我已經問。」

「這是秘密。」

她沒有勒死這小孩,她沒有用手環住他的脖子擠下去,而她沒有向對方大叫。她真的想去做,但這又有什麼結果?

「休息,鳴人,好好休息,當你醒來時,他就會在。」




待續

=============================
譯者的話:
有關佐助…你需要就他的自尊來作逆向思考。
他想不通卡卡西為何要突然對鳴人好,他以為卡卡西只是在利用鳴人──因為他認為鳴人根本不值得卡卡西,因為他覺得卡卡西是騙子…
接下來的你應該知道了(笑)還是不懂沒關係,最後卡卡西會非常尖銳地指出的XD

有關雛田…我在第一話的時候已經打了警告,但我當時沒有真的說是什麼。
的確在這個故事之中她並沒有什麼好下場,可憐的她一出場就變瘋…
我個人覺得這故事雛田的存在其實真的…不重要,但這作者非常希望描寫人性之中不太好的一面,所以結果還是寫了出來。

那就這樣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