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92] [190] [291] [189] [164] [188] [290] [415] [163] [187] [28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DetoxAngel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Situational Hazard
Ch.18




在回家路上,因為卡卡西的自尊與及鳴人不想表示出太過興奮跟看錯卡卡西的心情,安靜變得尷尬而且陌生。帶著那混帳的頭痛與及過去一週那些擔憂的源頭跛著回家,卡卡西只是想回去睡倒在床上,就算他不讓自己推著的男孩知道自己因為他活著有多高興與及到底有多想念他,他不肯定鳴人完全明白的他的感覺,但如果這孩子可以,那他不需要擔心傷害自己的感受。

「那個…」鳴人開始道,從綱手把他放到卡卡西的照顧下開始他們二人都沒有說過一個字,而他真的想要這尷尬氣氛消失,就算這可能破壞了上忍的心情。

「鳴人,怎麼了?」卡卡西決定如果他需要走那可怕地長的旅程回家,最起碼他可以做的就是令到這某程度上沒有那麼無聊,便以疲累的聲音回應鳴人,這疲累代表了他真的很想在此刻睡下去。看看他不能而鳴人並不全然喜歡安靜,他認為自己可以回答幾個問題讓這孩子感覺好一點。

「真的對不起。」

卡卡西需要思考這從何而來。他為了什麼道歉?在午夜之中被綁走、被虐待、住院、被推回家?他受了很多苦,但沒有任何東西需要道歉。

「沒關係。」他還是回應。

鳴人點頭,儘管卡卡西看不見。他有很多東西想要說,大部份都是從「對不起」開始。

『對不起我像擔小鬼一樣離開,對不起我令你感到內疚,對不起我那麼容易就被捉住,對不起在你感到辛苦時你要把我推回家,對不起我無法子可以讓你感覺好一點。』

兩年多以來第一次看到卡卡西時,他真的很想像以往一樣撲進男人的懷中。他不是長得很大,而沒人願意向他解釋理由──而他真的想知道──令到卡卡西可以簡單捉住他。再次,他也很久沒有抱卡卡西了。

如果能站起來而不跌倒,他會阻止卡卡西前進並把手環住對方的腰單純擁抱對方。他知道卡卡西不會動,或是有反應,但他真的想讓這上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抱歉。

但這個話題沒有說出來,因為清楚卡卡西,這話題大概會像病毒一樣被躲開。也許這會是最好的了,鳴人認為這都是自己的錯,但如果卡卡西注意到一分,接下來大概會是無休止的說教。

直到回家時沒有更多的東西說出來。他想知道為何卡卡西不讓他推自己,但因為沒有被要求這樣做而高興。他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同,他已經累死了甚至還沒有去動。

卡卡西從褲袋之中抽出了新鎖匙,打開門,把鳴人推進去,閉上,並於鳴人可以把自己移到廚房前,卡卡西就在他面前,擋住了路。鳴人以充滿了好奇的暗藍大眼望過去而心臟跳了一拍。卡卡西跪下來,望進了那雙眼睛並靠前。鳴人抽住了氣,拼命希望卡卡西要做他認為對方會去做的事。

「我真的很想念你。」卡卡西不習慣擁抱別人,而這只是一些他不會做的事,但鳴人望向他而那雙眼…他很掛念那雙眼。最藍的藍色,就如水門的,又亮又大又美。卡卡西很高興這孩子不是長著其母親那可厭的灰綠眼,因為這樣他就不會如此經常望過去。他做了這雙懇求的眼想他去做的事並把青年拉前按在自己懷中,就像是它屬於這兒,鳴人的頭立即靠進了脖子之中而且有一個抽動的動作令到如果卡卡西不知道的話會誤會成打嗝。鳴人正在哭泣。

他不打算向這金髮青年說什麼一切都沒問題之類,因為本來就沒東西沒問題。在忍者的世界裡,每件事的出現都有它的理由而如果情況變糟,那就是因為需要變糟。但鳴人沒事,他總是表現出感情跟有點對感情遲鈍,但沒事。唔,他沒有資格這樣說。在面罩下微笑,讓下巴輕輕落在那柔軟的金髮上。在此刻,為了鳴人,他不再當一名忍者並表現出更像是一名人類,讓對方在自己的肩上哭泣。只有這一次。

如果他說他對孩子感到抱歉就是謊言,因為他沒。他太過悲傷了,就算沒有表現出來。命運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去遺憾而且他不能去同情,只有一個人有能力這樣做,但他很高興自己不是。他會做他說過去做的事,而最後鳴人活過來而他對於心存感激,只有這次他會讓鳴人知道。

鳴人的抽泣落進了他面罩的布物之中而他嘆氣,不是出於厭煩,而是因為事情沒有變得更糟而安心。卡卡西需要佩服對方,鳴人憑自己的能力真的是特別的強壯,比起大部份願意去相信他的人更要穩定。他知道只要這種穩定對於作為火影而言已經很適合,但他目前並不會告訴鳴人。

就像是佐井所說的一樣:「在處理劫後所帶來的餘波時,日常會是很好的工具作為調節。我從書上讀到的。」鳴人可以做得到。

就在哭泣變得太過不適前,他輕輕把鳴人推開並盡可能微笑而不會令到頭痛加劇,而這還是沒用。鳴人擦去了眼淚並帶著臉紅清著咽喉,別過頭。卡卡西注意到。

「兩年前會這樣嗎?」

「唔?」

鳴人對此問題表現出由衷的困惑,完全不知道其老師在說什麼。

「你抱了我會否如此臉紅?你總是喜歡這樣做,現在你長大了,我最沒料到你會做的就是像是女高中生一樣臉紅。」鳴人的目光暗起來。

「你還是個混帳!吼,難以置信!」如果可以,鳴人會把手拋到空中翻白眼。卡卡西嘗試不去笑,但這太有趣了,他還是有著這能力。

「我只是說,不需要那麼生氣。」當然,生氣是完美地需要的因為這就是卡卡西想要的而兩人都知道,玩弄與及令對方更舒服不會出問題的對吧。兩人都需要的就是常態而卡卡西總是一名始終如一的人。他需要看看自己可以走多遠而不會重覆二人最後一次口角時所發生的事,也不是說鳴人有能力去到別的地方去。

「你殘廢了真糟呢,我今晚真的想喝一些味噌湯。」

沒有向上忍的頭丟東西,鳴人只是把自己的頭歪後並笑起來。卡卡西搞混頭髮並站起來慢得不會讓他那抽動的偏頭痛傷心。他真的需要睡一睡。

「我要去睡了,你今晚接下來的時間沒問題嗎?」

鳴人望向對方一段時間才回應,不肯定是否想用他想到的詼諧回嘴。

「不,我沒事,我想我可以處理。無論如何,我終有一天會成為火影,我才不能讓一些醫院的東西毀掉我。」

卡卡西需要向鳴人那可以向任何東西還擊的奇妙能力微笑,他不肯定鳴人這樣說是為了讓這看來像是他本人,或是因為他還是有著那種夢。過多幾天鳴人就可以再次起來跑動,自己從來都沒有打算去問鳴人那狐狸如何出現在卡卡西的夢中並治好他們兩人或是為何,但他可以等等才說出任何類似的事。如論如何,他們兩人,或至起碼他自己,應該已經死了或更糟,但無論九尾做了什麼也好,他也需要說,自己感謝那頭魔狐。綱手沒有詳細說出他們的痊癒過程,但她就他們的受傷的程度與及他們活著有多幸運的事作吹牛。他不知道對方相信什麼,但他知道自己在夢中看到什麼,再加上如果自己沒有瘋掉,那麼那狐狸絕對有關係。他不知為何,不肯定自己想去知道,但卡卡西不喜歡謎題,特別是跟生命有關的謎團。如果他有欠於那魔物呢?如果那孩子以生命作為代價以交換呢?

他肯定鳴人就是孩子而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測試這個理論是否正確。九尾跟那孩子到底有著多廣泛的關係呢?

好吧,當他的腦袋不再像是被憤怒的女忍者打中時,他可以去想。

甚至沒有換衣服,卡卡西整個人趴跌在床,在放鬆的波浪之中安心、滿足與疲勞都洗遍全身。他很想念自己的床,儘管不全然是更舒適,但還是熟悉而且親切。如果說什麼,他真的可以像現在一樣舒適因為鳴人跟自己一起。一切都不再相同了,而亦不會再出現,但也有著一些就連他某程度上也可以容忍的虛假常態。此刻,就算他的床可以說話他也不會立即跳出去。



鳴人在自己的房間之中掙扎著要脫下衣物。他沒有在廚房說,但他的感覺讓他幾乎不可能在沒有綱手給他的重劑量鎮定劑之中放鬆下來。她說不能把這些帶出去,無論是否正確或是合理,他從一開始就沒有真的去聽。現在他希望自己可以乞求一下。

跟卡卡西說自己不完全沒事只會令到上忍那明顯的痛楚加劇,而且大概會令他生氣,而這是鳴人最不想做的事。無論卡卡西是否知道,他還是因為對方那小小作弄姿態來盡量表現出正常而高興。胡亂也好,還是令到鳴人微笑,儘管腹部正為自己提起手而抗議。他可以處理這種痛,不管多久才會痊癒,而同時,他可以讓卡卡西重申當晚帳篷之中發生什麼事。他真的認真想要鳴人嗎?還是一個可怕地錯誤的笑話?無論是什麼,這不是一些他會打算放開的東西,特別是從…

他也許比自己所想的對那銀髮老師有著更深的感情。

從二人同居的開始,他可以真心說他喜歡看卡卡西跟對方的身體單純是因為卡卡西是一名有魅力的人。過了一段時間後他的感覺變成了一些人們會稱為迷戀的東西,但他認為完全沒關係。他喜歡卡卡西,但不是那種他會喜歡一個迷戀上的人的感覺。然後他被蛇捉住,每次他以為自己生命去到盡頭的時候,腦中的情感還有奇怪的思考都是關係到卡卡西。否則,他不會對於有另一種想法的人給予這種小東西。那夜帳篷之中標誌了些東西,但他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兩年後,他還是不肯定自己的感覺如何。這些感覺是在,但還是在翻譯當中。他從來都不知道對於一個人的感覺會是什麼樣子。小櫻是一個迷戀,但很明顯跟他一週前醒過來開始腦中所經歷過的東西很不同。而且在那之前,他喜歡卡卡西,不是之後,但現在,沒有否認。但卡卡西喜歡自己嗎?

抱怨了一聲把上衣從頭拉出去,他終於都後悔告訴卡卡西自己沒事。脫下褲子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不是說他想卡卡西幫他脫褲。唔…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件事。因為感到無法掩飾的紅暈遊過鼻樑而結凍起來。他現在就要想這種東西嗎?哎,是過了很久,但又不像他錯過了什麼。不是說這個資訊阻止了心中那煩人的鼓動。

「我到底在搞什麼?」喃喃自語,有一刻他打算單純穿著褲子跟鞋子去睡,等卡卡西把他帶回綱手處看看可以做什麼。除非卡卡西對那一夜是認真的,這樣的話他就對幫鳴人脫衣沒任何問題。想著卡卡西跪在面前,把褲子從腿上脫開去令到紅暈擴散到脖頸上,把麥色的皮膚染紅。所有東西都會暴露出來,他沒有穿任何的內褲,跟卡卡西說自己沒事真好。

怎樣從輪椅跑到床上去完全是一個謎,如果他想撕開自己的縫合那可以試試。

「你想盯住床思考自己怎樣上去多久?」

鳴人嚥下了一個吃驚的吠叫,卡卡西到底為何怎能常常這樣做?靠,現在亂七八糟了。嘗試不去因為腹上的痛而畏縮,他深深吸氣,準備向卡卡西說出任何先想出來的謊言。

「為何你在我的房間?」反而出來的是這個,反正也不像是可以想出一個好藉口。

「因為你一定以為我是蠢才。」

「卡卡西老師,我不知道你說什麼。」鳴人清楚地回應,看著房間最遠的床來表示出漠不關心的印象。

「那就上床吧。」

「我想就會!」

「你想。」

「我可不累。」他說謊。天,他現在只想躺下來睡,他現在只想落到自己的床而已。但他不打算告訴卡卡西。

「那為何不至少令自己舒服點?你打算做什麼,整晚坐在那兒盯住牆?」

「也許會!你又如何?」鳴人嘶叫,嘗試抱起手,幾乎因為身體上的酸痛感而嘔吐。靠。

卡卡西嘆氣,鳴人如以往一樣頑固,但有時真的令人煩惱。他一直看著對方掙扎把襯衣拉出頭,並嘗試脫褲時的痛苦嘶叫。他做不到而兩人都會知道。

「你睡不睡我都沒關係,不過,我真的在乎你會否在痛。然而我們都知道為何你不請我幫忙,是吧?」卡卡西的聲音很低沉,但只是因為他真的想表示出重點。他關心著鳴人,他不打算完全說出來,但他真的是在乎而鳴人應該不再表現得幼稚並讓自己幫忙。

鳴人低下頭,在A:他沒有穿任何內褲跟B:不會表示出他是完全殘廢的情況下他怎樣去問呢?他不想去問一個甚至不肯定真的希望讓對方幫他脫光衣物的人,靠!他真的要變裸了!他還忘了自己沒有上衣,如果連褲子也不在…

「我沒事,我可以自己做,你不需要擔心我,我還很強壯。」

「你當然是。」

「你在做什麼?」卡卡西正走過來,不是很慢,但也不快,只是有著足夠的決意令到鳴人希望他真的可以後退,他可以,但他不能退得那麼遠。

卡卡西沒有回應,單膝跪下來提起那正在急語的男孩的腿來脫下涼鞋。

「我褲子下什麼都沒穿!」

卡卡西停下他的動作沒有望上來。鳴人的臉紅透了,希望他可以某程度上把這些話吞回嘴裡並把腳抽回,但這上忍不放開。

「那讓我的工作更簡單。」

金狐只是盯住了對方。卡卡西沒在看,然而他知道鳴人像是魚一樣喘氣而令他在面罩下笑了一點。鳴人呆得卡卡西可以把涼鞋都脫去並在鳴人的注意外伸手走到青年的臀上,直到他強迫去眨眼。

「也要把這個脫掉呢。」卡卡西說,還是沒有抬頭。

「不、不,別,我可以自己來,我──」

「我的小鳴害羞了?」

「你叫誰作小鳴?你以為自己很偉大嗎?不行就不行,還是你沒聽見!」

「我在聽到,但我沒在聽。」

「你這混──」

「那你到底讓我脫嗎?」

「不!回到你的房間去!如果你真的想幫我,就別利用我餘下的衣物來調戲我,你這變態!」

「喂,是你告訴我你沒有穿內褲的,聽到這個後我就需要起來離開了嗎?」

鳴人的眉危險地抽動。「卡卡西,你能否把那邊的燈拿過來?」

卡卡西轉向那燈,指著說:「那個?」

「是,那個。」

「唔…不行。」

鳴人吮住牙。卡卡西笨一點就好了:「如果你想幫我,那把我提起來放在床上。」

「那當你洗澡時──」

「到時再論!」他的胸開始在痛,而且他真的累死了,他可以跟這單目怪的爭吵之中睡過來。

「呀很快就來了。」

「請出去,我會自己來,我做得到的。出去就行。」

「你這樣說是因為你認為我在跟你玩嗎?」

鳴人的表情從灼熱的目光變成了困惑的斜視。卡卡西這樣說代表了什麼?絕對不是自己所認為的事,但依舊,鳴人想真心回答那答案,因為他很吃驚地發現有機會對方會明白。卡卡西在暗示他不是在玩嗎?

「你為何這樣想?」他小心地問,密切地望向上忍。對方還是沒有抬起頭來,把手移離鳴人的臀旁。

「呀,一頭小鳥告訴我的。」卡卡西緩緩回應,覺得無論是什麼他沒有做的都比站著好。

鳴人安靜了三秒才注意到卡卡西沒有抬頭是因為他一心一意地望向自己那包紮了的腹部。

「你看著我的胃搞什麼?如果你以為我會讓這白痴洞搞得我成為需要被人照顧的殘廢那你就錯了!我不需要你那噁心的同情,知道嗎?」

卡卡西真的因為爆發而嚇一跳,而作為生氣小傢伙的鳴人,真的有足夠勇氣去彈指並把輪椅轉向床,不面向自己。到底那傢伙搞什麼?沒人喜歡被同情,但自己何時說了類似的東西了?

「如果這真是你的感覺那我想你可以單純回到醫院讓那些護士去幫你穿衣服、幫你清潔、也許她們還會──」

「幹,卡卡西,哎!我不想就你的白痴樂趣玩你那白痴遊戲。保持當個直,跟女生約會,別管我就好!」

唔。現在卡卡西有興趣了,而鳴人不需要知道反正自己也不想對方知道。

「你不是直?」

嚥下了絕望的呻吟,鳴人閉上了眼。他絕對不會陷入那種陷阱去,如果卡卡西真的想玩,他最好就是去找一個天然呆女忍者去表達他的「愛意」,他才沒有發現他丟出這種自己不是直的暗示,但現在卡卡西提到,他絕對肯定自己不會是唯一回答問題跟受苦的人,有可能這上忍也可以受著尷尬。

「老師,你是直的嗎,唔?你似是很想脫去我的衣服呢,嘿,我認為你真的想看我赤裸裸。」

卡卡西歪頸並微笑:「有可能。」

「這不是問題。」

「但是我先問你,用問題來回答問題有多粗魯呢?」

「沒有把純情男孩的腦袋搞混粗魯!」

呀,嗯,卡卡西打算不去管這句。他不是在玩,他只是…試驗。他有所有企圖去找出鳴人的偏好,無論這代表他需要去挑起來因為至少這孩子最後會知道他所做的就是為了這孩子的好。

「鳴人我又沒有做,為何你要說這種話呢?」

好吧也許他有點高興這火熱的青年手上並無任何利器,否則他會因為躲開苦無之類的東西而自殺。頭還在抽,但鳴人看來真的需要快點上床去睡。

「我要把你放在床了。如果你想回到火影那,或是離開,隨你。我有個想法,為何我不直接把你帶到村子的浴場而不是這兒洗呢?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把自己泡在水中──小心別淹死──」

「公眾澡池?別,佐井在那邊出沒,你知道他喜歡用眼睛來強姦我!」

卡卡西作了一個笑容,只是一秒後立即經歷到虛弱感。他相當記得那名被當成取代佐助的黑髮暗部與及沒錯,鳴人說的是真的。佐井一個奇怪的喜好就是討論這名金髮青年的陰莖來讓他不安。很多次鳴人都踢到溫泉及浴場意圖謀殺該名忍者。可以用很多話來形容佐井,但作為直男並不是其中之一。因此,如果那小鬼有打算在任何時候過來黏住鳴人,卡卡西會親手把雷切丟向那無感情的笨蛋去。

「或是我可以幫你洗,畢竟我是──」

「不用,謝了。」

「──我是你的老師,如果你能以你的生命來信任我那你也能以你的身體來信任我。」

安靜。那牆壁突然看起來似是會比他一個比拷貝忍者更不氣人的對話。至少那石泥、油漆與及木頭不會令他變成一個難忘的猩紅。

「我甚至無法以我的面子信任你,我怎會,喂,你以為你在──」

「去睡吧鳴人,明天很多東西要做,記得治療嗎?」

噢!他完全忘了,而他可以用自己的健康保證現在會更好。那兒有一個奇怪的護士總是感到需要玩一個「輕拍」遊戲,每次看到她,那雙手都會落得更下。真可怕。

「你真是蠢才。」他害羞地低語,卡卡西抱起他並站起。

『我知道。』





待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