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91] [189] [164] [188] [290] [415] [163] [187] [289] [186] [27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子彈殼
(副題:我靠赫瑞修,我是黑幫不是印第安納瓊斯!)

作者:ladywinterfic 譯者:夢兒
原文連結:http://www.fanfiction.net/s/6325697/1/
前言:黑手黨架空,鳴人二十四歲
CP:卡鳴←佐
警告:包含性描寫、宗教梗(請擁有宗教背景的大大們不要太過認真)

(下)

拍手[0回]


+ + + + + + + + + +
他被靜靜地拉進了房間。
 
「我應該要相信你。」那事實上是鳴人的女生說,嘆氣。
 
「呀?」
 
「你今晚的反應,在晚餐時,在那些人邊聊邊笑時。」宴會中的對話非常廣泛,就如於記者出出入入的同時的潮脹潮退。由新奧爾良跟路易斯安那州跟凱特莉娜開始,直到魚跟家畜因為太多化學品而肥大還有太多的粟米,以至石油監管還有石油商有多類似,還有出售武器的地方那名字有太多輔音讓一般人讀的時候可以咬舌頭。但這晚沒有人咬到吞頭,他們只是聊著金錢與及讓地球轉動的方式。
 
「這不比黑社會糟。」他輕蔑地說,雙手輕放在纖腰,姆指輕擦,測試在裙子下的曲線。
 
鳴人哼道:「你是好人。」那金髮女生看起來像在沉思,然後堅定:「有些東西我需要告訴你。」
 
「這跟我可以說是找不到你的喉結有關嗎?」卡卡西柔和地提醒。
 
一個暫停。
 
「看來什麼也逃不過你呢,是吧?」金髮青年看起來有點沮喪,點頭,突然一個輕聲的「噗」,女性與裙子崩塌成太多的煙跟空氣。「你的衣服。」年輕人向…某些地方伸手,並向他交出了一疊東西。「我已經幫你的禮服付錢,你可以留著。」
 
卡卡西很快,幾乎是粗心的,把衣物放到一邊去;他一直都覺得有些東西很奇怪但女性的曲線就在他的手中分解為男性的平面可不是魔術那麼簡單。「你『是』什麼?」
 
鳴人因此閉上了眼,並開始走開。「抱歉,你一定是覺得──」
 
「我的錯。」卡卡西插話,捉住了對方的腰並再次推進來。「你是『誰』?」他向後退了一步,雙手還在年輕人上,並坐下;所以就算鳴人低下頭,卡卡西都能望向那雙悲傷的眼。
 
「一名孤兒。」鳴人的笑容是,在不特別是苦的同時,也不特別是甜的。「像我說過的,就是過街老鼠。而可以、可以讓東西…改變。那些宇智波,他們注意到,帶走了我,防止我做得太過明顯。」
 
「明顯?改變東西?」他小心地問,仰視著。退一步來說,這並不一般而且還破壞了他對於世界跟宇宙一直所擁有的全部概念;但在這刻令他更關心的是那混帳黑幫到底如何控制著像是鳴人的人,可以改變姓別、穿過鎖,還有,如果他沒有搞錯,甚至讓人們不注意自己在那兒。而且天知道還有什麼。
 
「對,走來走去還有改變東西,改變人們。」青年說得很小聲。然後鳴人臉紅並扯著卡卡西的手直到卡卡西放開,接下來表情抽成一個自貶的苦臉:「這大概不是你,你大概不真的想要去…去碰我,對不起。」
 
「鳴人?」這年輕人認真地以為自己在強迫他嗎?而且…也許是,也許。這怎能知道?
 
「哎,呃,我不是真的料到,」鳴人抓著脖子別過頭:「你。我從來都沒有被人吸引。男人。之前。嗯,我認為我只是想你教我,但你不注意我所以、所以我也許讓它離開了我。對不起。」
 
「『它』…?」卡卡西重覆,沒有從床上移開,而來自金髮青年的內疚幾乎實在得讓他小心會否出現誤解。就算這讓他無論哪一部份鎮靜下來,但也許要關心這是不是被強迫的。
 
「對,呃,總之它就是可以改變東西的。我不是真的很懂它,我只是…」而鳴人聳肩並擺著指頭。
 
「唔嗯。」他小心翼翼地思考這些說話,還有發生過的所有事:「好吧,有一個方式找出來。讓我跳起來之類。」
 
「咦,」鳴人嘆氣:「好吧。」
 
於是這雙藍眼遇上他的,差不多像在發光、變亮,然後地面似是正要掉下去而他想要跳起來彌補。他感到一道刺人溫熱,把這個感覺擠開,然後床在他附近實體化。「唔。」他平穩地盯住了鳴人,儘管心裡在抖震:「這真的很奇怪,而且你之前有對我做。」
 
青年的表情很可怕,臉蛋因為向自己的憤怒而抽起來,而卡卡西變得肯定。他站起來並在房間之中走來走去,在桌子下方及物品之中作檢查。他咕噥著,四處張望:「但只有三次,兩次是把我推開,一次是今晚,我阻止下來。」然後卡卡西微笑,抬起頭:「現在我知道我尋求什麼,這不應該是問題。」
 
那雙藍眼──熱烈單純是因為它們本身的美麗──向他眨動:「就這樣?」
 
「呀。」他檢查最後的部份並漫步至青年人。
 
「但你才不知道!如果我影響你,巧妙得沒被你察覺呢?」
 
「『巧妙』?你?」卡卡西嘗試阻止微笑,但眼睛還是彎過來。
 
「收聲!這是可能的!」鳴人拍開了他並在房間踱步:「我可以把你變成同志或是所有東西!」
 
他只是盯住了年輕人,眼睛半垂而且微微困惑:「在你之前我也被別的男人吸引過。」
 
「咦?」金髮青年轉身:「但你可是黑幫而且──」
 
「兩件事。」卡卡西快活地插話:「第一,你真的非常小心眼呢;你的佐助呢?」
 
「佐助?佐助又怎樣了?」
 
他禁不住笑了出來:「原來你不是跟他睡嗎?」
 
「你那想法是搞屁呀?」青年尖叫揮著手,而卡卡西只是笑得更用力:「等等,這就是為何他在道場時你那麼焦急的理由嗎?還有,如果這是『第一』,那還有什麼?」
 
卡卡西對自己歪出了微笑,他不應該說出來,但沒有比這兒更厚的牆了,而且他剛檢查有沒有竊聽器,鳴人亦真的需要知道。「我不全然是黑幫的人。」
 
「什麼!?」
 
「『在離開了海軍後,我了無目的地徘徊了整年,跟已經離世的宇智波帶土成為朋友。因為他的死亡而悲傷,我加入了財團。』」卡卡西以說故事的語氣道:「或是說,黑幫所知的就是這樣。我一年前離開了警隊,然後就立即被徵召成為一名臥底警察。我在維吉尼亞州特訓,並在聖地牙哥港被『解僱』。宇智波帶土是我的連絡人,也是我們的線人,付出了性命阻止一次行動變糟。」他放鬆了肩,盯住手,道:「但他是我的朋友。」
 
他伸手並去掉了眼罩,知道這揭露出了一隻漆黑的眼睛,是宇智波黑。「他把他的眼睛送給我,說他不再需要了。給了我們他的性命,說他很樂意。」卡卡西聳肩,盯住了那一塊布,然後放到一邊。「黑眼睛事實上也很常見,但我蓋起來,是因為我不打算用它來為一個他所對抗的組織服務。」
 
「卡卡西…」
 
他抬頭並向青年微笑:「這就是眼罩後的故事。」
 
那雙藍眼真的很圓,很吃驚,很悲哀。
 
「這是過去了。」卡卡西對它們回應,聲音加上了鼓勵。
 
「為何你要告訴我?」鳴人小聲道。
 
「因為我可以把你帶出去。」
 
「『出去』?」
 
卡卡西點頭:「離開黑幫,我們可以提供一個藏身處跟──」
 
「不。」金髮青年插話。
 
「但他們很有可能會利用你。」卡卡西敦促,身體微微倒後。
 
「你不認為政府也打算利用我嗎?」鳴人哼氣:「你今晚也聽到他們說的,他們只是一樣糟。」
 
「但你──」然後突然所有東西為卡卡西變得清楚,而這幾乎真的把他敲下去。他望著鳴人,雙目非常非常大。
 
「你認為我為何要學習怎去戰鬥?」鳴人認真地說,姿態上的自信強得真的可以看得見:「你認為我為何要自己站起來?」
 
「你──」
 
「『我』需要變強,所以我收集可以相信我的人,而不只是那些所謂的『魔法生物』。」
 
「你正收集手下?」卡卡西呆瞪住對方,腦袋在轉。
 
「是的,跟宇智波讓我,嗯,見面的人聯合起來。」然後鳴人笑了,非常燦爛:「說起來,櫻叫我代她跟你說句你好。」
 
「櫻?」
 
鳴人點頭:「她在你三週前回來後聯絡我。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她了,而且很明顯她在找我!她說她的搜索範圍縮小到去宇智波財團,而你給了她最後的一部份。」金髮青年帶著陰謀道:「我認為她完全迷戀上佐助,甚至成立了一個同盟。」
 
「一個同盟。」他斷然地道:「你幫財團跟愛爾蘭黑手黨結盟。」
 
「噗,才沒有。」鳴人哼氣:「跟我,他們跟『我』還有那些跟住我的人結盟。」在對方的臉上有著吃屎的表情:「像是美國大部份的黑道家族與及宇智波鼬。」
 
這讓卡卡西瞇起眼:「跟佐助?」
 
金髮青年搖頭:「我在處理他,但他還是很生氣,而且有太多東西了。他不知道我在做的大部份事,儘管他知道那些魔法垃圾。」
 
這大概是聰明事。他想著:事實上──
 
「你,」卡卡西回憶今晚所看到的東西,並把所有放在一起,然後他發現自己跪倒在地:「你打算改變世界。」
 
「我打算試。」在他上方傳來了笑聲,玻璃與液體的聲音,而且他發現臉前有一個杯子。貴價酒的氣味從杯中升起而他從自己跪著的姿勢之中抬起頭來。「接受我的酒,把你的槍托付給我?」理解的氣味很重,而且這會勝過卡卡西以往的所有忠誠──黑幫或是其他。
 
日式黑道的上司下屬關係連結儀式是利用同一個杯子交杯,而讓卡卡西某些部份感到有趣的是他覺悟到這名年輕人正主動給他酒,他的餘下部份把鳴人的手擠在陶器之中,而不是直接把酒拿掉,並小心啜飲著,望向上方。那些藍眼在看著的時候擴大,而卡卡西放手看著鳴人哆嗦喝下去,二人的目光從不斷開。
 
「那主持人呢?」卡卡西低語,站起來並把杯子移離青年的手。
 
「什麼?」
 
卡卡西笑了。「什麼也沒。」然後潛下去品嚐鳴人的唇。
 
燒酒的刺鼻氣味,被鹹味以及他們當晚吃過所有食物的最微弱氣味所追趕,與及,更深的是,麝香、溫暖。卡卡西啃得更深入並舔著頂脈,得到了一聲呻吟與滿身的哆嗦作獎勵。
 
「那麼?」他問,退卻了一點,向那美味的嘴裡低語:「我想要,我認為你也想要,而我不在任何你所擔心的控制下。」
 
鳴人嚥下那些話並眨了幾次眼,雙目緩緩變得清晰。卡卡西只是等待並觀看著,這就像是一幅人像畫,那金髮,那雙眼,在月光下的房間也在閃爍,是太陽的一塊,是天空的一片。他用指頭擦著圈發問,只於鳴人的襯衣下,於其腰間。
 
但青年看起來像是有點迷失,而且對此不安,用力呼吸。他不希望年輕人在迷失之中,所以把嘴徘徊於麥色的耳朵中,把問題喃出來:「你想操我嗎?」
 
一把吃驚的吟叫從美麗的咽喉撕開,而卡卡西感到青年在他的手中發抖。非常、非常寬大的眼,吃驚地,望進了他自己的。「我從來也沒有,呃,跟人睡過。」他的臉是可愛地紅得卡卡西不禁舔上去,並在舌頭上感受著「我不知道怎樣做得好。」這句話。
 
他只是在頰上哼聲:「我不介意,不一定需要很棒。」
 
「我…我覺得需要。」震抖著出來,而且急速:「因為跟你。那麼,像是,你來得到我?」
 
而卡卡西只是對此──對這故事之中的老土而無助地笑出來,笑聲進入鳴人的頭髮,同時青年把他推倒作報復,倒在床上,並爬了上來。但當他抬頭而鳴人抓住了他的手並把這從青年的腰滑到屁股上時,吃笑聲在咽喉之中去掉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對吧?」鳴人問道,臉還是很紅,但眼神堅決。
 
「呀。」卡卡西同意,牢牢地按摩著對方。年輕人的臀於他自己的臀上張開。
 
青年把一個呻吟嚥回去,推下去,那些腿間的熱力是奇妙的而他已經半硬了而卡卡西把他們那隔著布的腹股溝按在一起並單純向上推,又懶又慢,摩擦動作把快意傳到他的脊椎裡。
 
此刻鳴人的聲音是聽得見的,因為他把他們擠開。「那麼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好,了不起。快點赤身吧。」並伸手拖著卡卡西的衣物。
 
而這是一個最棒的想法。
 
短時間內就有一雙慌亂的手,卡卡西剝開他的上衣時鳴人的指頭飛落在他的襯衣鈕釦,而在他勉強把自己的領結脫下一刻,青年就他那昂貴的衣物猛拉上去,幾乎讓他窒息。
 
「嘛,你幾乎把我的耳朵扯下來了。」卡卡西在他的汗衫被暴力地從頭拉出後喃道,讓他的頭髮完完全全亂成一團。
 
「它們會長回去的。」鳴人厲聲說,一手抓住自己的衣服而另一手拖著他的褲子,而卡卡西發現自己身上那一名下身赤裸的青年把自己的堅挺弓在卡卡西的腹肌上。「你的褲子也需要脫下來。」
 
卡卡西雙手已經在解決那問題,但它們總是被分心而且順道撫著鳴人的大腿內側與屁股,而這徘徊得誘人地接近,並讓青年作出如此美麗的呻吟。但他還是把自己的褲子移到大約臀部的位置,當中包括了推擠跟擺動,而直到這刻鳴人幫他把褲子完全推離雙腳。
 
然後金髮青年盯住了他那堅硬的長度。
 
「呃,這個,會在我裡頭,對吧?」二人都因為這話語而哆嗦,而他把自己的手從鳴人的腿間掃起來並摩著對方的背。
 
「只要你想要。」卡卡西輕輕回應。
 
「你可以…讓這適合?」鳴人問,臉蛋燃燒而且看起來完全尷尬。卡卡西坐起來輕吻對方的脖子,跟著紅暈前進。
 
「對,只要你有潤滑油,或是護膚液之類?」他把說話喃進那美好的肌膚:「我們還可以做其他,如果你──」
 
「潤滑油,你旁邊的櫃子,在面紙旁邊。」
 
鳴人沒有看著他,明顯在尷尬,於是卡卡西坐得更高以含住對方的耳朵:「我有時想看看你,你的手在你自己上。」
 
青年把臉扯回去而卡卡西把他們翻轉,靠在孩子的身上向茶几伸手。
 
「好牌子。」他喃道,檢查著潤滑油,掉了幾滴並開始在掌上摩擦著。鳴人在他這樣做時望向他,呼吸快而急,於是卡卡西沉落並再次徹底地慢條斯理親著他,讓舌頭互相前後追趕並記憶著雙唇的感覺,找尋會讓青年哆嗦的位置,這些位置好得呻吟從咽喉中振上並被困在二人之中。
 
在其中一次時卡卡西向鳴人腿間伸手並輕輕把玩著對方陰囊後方的位置,然後更用力,直到把吟叫扯得夠出,強迫兩人的嘴分開來。
 
「這搞什──」
 
「這,」卡卡西插話:「是你的前列腺,而且接下來會令你感到非常、非常有趣。」他保持一隻姆指在那兒擦著圈,青年由始至終都在呻吟,同時他的手指開始帶著潤滑油在鳴人的皺折之中忙著,這兒因他顫抖,就算那邊不穩定。
 
「這真、有點、」年輕人喘著氣,抖著。「嘩。」
 
「還未到。」卡卡西笑道。「深深呼氣。」他指示,而當鳴人做的時候,他把一隻指頭推進,進去,進去,追尋與姆指正壓著的同一組地點然後──
 
「他媽──」咒罵餘下的部份被從鳴人咽喉扯出的嚎叫撕成碎,而卡卡西也許會因為這種反應而逗樂,只要他不是正嘗試止住喘氣的話,畢竟青年實在是有多美好地敏感,反應有多熱烈,與及他到底有多想要在這該死的一刻把指頭換成肉棒並只是「擊」進那絲綢與及那抖著的熱。但是。
 
不。卡卡西把姆指移開並撫擦著比較不敏感的位置,而鳴人用來作回應的懇求小嗚咽讓他用另外一隻手握住了自己。
 
「鳴人。」他乞求著,但不知道如何叫金髮青年收聲。而他放開了自己,因為他想要包住自己但他不應該,卡卡西對於那勃立可有著計劃的呀,畜生。
 
「為何你要停?」鳴人低語,而他有一種感覺這主要是因為青年的口是乾的。
 
「這只是一個測試。」卡卡西道,呼吸哆嗦,小心翼翼地推進了另一隻指頭。
 
鳴人因此而呻吟,幾乎是來自咽喉的一個咽泣,這亦讓他呻吟並把自己的臀用力推進床墊裡。
 
「測試你何時操我?」
 
「『鳴人』。」收聲、收聲。
 
「你的老二也會有這種感覺嗎?」
 
「天。」
 
「你可以直接插我那邊讓我射。」
 
「唔!!」卡卡西咬住了青年的肩,並擠進了另一隻指頭,鳴人帶著撕叫弓了進去。
 
「靠,嘩。」
 
「你想我失去控制嗎?」卡卡西威脅地嘶回去。
 
青年安靜了太長,他把自己的目光投上去,鳴人把他們保持並低語:「沒.錯。」
 
『靠』。
 
卡卡西小心把指頭抽離,小心急速移開了一點,並小心、徹底地觀察著鳴人的目光。緊張,沒錯,但沒有猶豫。「好吧。」
 
他把一個枕頭塞在青年的臂上並把自己平列起來,另一手將橄欖色的臀提起,以肉棒的頂部溫柔地測試那皺折。這包住了他,而卡卡西用力吸氣,堅定自己。鳴人的目光很陰暗,胸膛起伏,而卡卡西看著它們的同時推進去。
 
但鳴人接下來退縮、咒罵、突然移開了腿,令到卡卡西太快滑前接觸而這突然變得荒謬地緊。
 
卡卡西凍結了,完全害怕撕開了什麼:「鳴人,放鬆。」
 
「我靠靠靠這抽筋──」鳴人抽著氣:「你的老二還給我在抽。」
 
「放鬆。」他幾乎是在乞求,忍住了刺插的衝動。「天,單純放鬆,你快要撕──」
 
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臉,蓋過他的嘴:「收聲給我一分鐘讓我──」
 
卡卡西幾乎要推開並讓他們之後再試一次,突然刺人的熱浮在他的肉捧上而繃緊的肌肉讓步了。
 
『噢。』
 
一隻腳跟用力踢向他的屁股而他吠了一聲塞得更深,而青年只是向他微微奸笑,然後在他移著身時那雙藍目揉成一團。
 
「嗯,這是一個不錯的…特權?」卡卡西擠出了話。靠,但那緊湊真的太美味了,所有的熱與絲與精巧的摩擦。
 
「你…」鳴人呻吟道,腦袋拋後露出了長長的弓頸。「你在我『裡面』。這感覺,天,你感覺好像,」然後抖了,卡卡西可以感到對方在他的肉棒周圍哆嗦,而他自己甚至還未動。
 
於是他就對此作出彌補,以長長的滑動推出,然後猛力地擠回去,而鳴人『尖叫』了。聲音顫抖著牆壁,身體幾乎把自己從床上提起。卡卡西再做一次,讓他發現更多,然後再一次、再一次,而鳴人現在只能抽泣快意,喘不過氣令這孩子做不出更多,臉兒完全扭曲而且爆開,雙手抓住了其上方的寢具,身體拉緊並於他身上脈衝。這大概是他看到最熱烈的東西,他有一半希望想要慢下來讓這保持得更久,但鳴人的突然擠得更緊,不連貫的波浪感湧起並抓緊,而卡卡西伸下去想要拉住了青年的肉捧,但事實上他非常不需要。所以他只是支撐起自己並又快又用力地操著青年,在美妙的好幾次後他就在『這兒』,把自己壓在那緊縛之中並向鳴人的肩膀大叫。
 
只是在後見之明,拉出跟清理跟崩塌成睡眠,他有沒有覺悟到他大概尖叫了對方的名字。
 
 
「在我們遇見前一天,我才剛從以色列工作回來。」他疲倦地道,一隻手臂環住了伸大四肢躺在他身上的鳴人,另一隻則飄動並到處撫摸那可愛的肌膚。
 
「他們不是真的,說是,激烈的?」青年掃著他胸前與肩膀的肌肉,而他感到自己像是要被這些指頭拖出來。
 
「你應該要說是瘋的,我碰到的二人,」卡卡西嘆氣,一臉不樂:「只是拒絕去死。他們殺掉了整整四隊,幾乎把我的都拿下,而我只能把另一名隊員帶出去。」
 
「我聽說他還在康復中。」青年滑上以望向他的眼睛,找尋著。
 
「唔,但我們得到我們需要的。」他把玩鳴人的小背窩。
 
年輕人哼聲並靠進去,閉上了眼。「是嗎?看來他們喜歡將你到處派。」卡卡西的工作總是干擾到二人的訓練時間,包括了射擊與及肉搏戰。
 
「的確。」卡卡西同意,讓指頭在鳴人脊椎的節片上行走,開始列舉出地點:「日本、中國、俄羅斯,伊朗跟中東各個地方,兩次去了羅馬,一次去梵諦岡──」
 
「梵諦岡?」
 
「唔唔。」他用指甲在「梵諦岡」的一節刻痕,讓金髮青年吱了一聲,並繼續數著地點,手指在舞動。「在東海的海岸線上。幾次去了巴黎跟羅浮宮,有一次是蘇格蘭跟羅斯林教堂。」
 
鳴人把臉皺起來:「財團在這些地方做什麼?他們不可能在那兒設黨派,發展太少了。」
 
「跟他們把我派到聖殿山的理由一樣。」卡卡西喃道,撫掃著鳴人背後的長線:「找尋聖杯。」
 
「聖杯?」
 
「放有基督的血的杯子。」卡卡西把鼻子輕靠進鳴人的頰:「神聖的器皿。」然後他吃笑:「或是『Sang réal』。」
 
「意思是?」青年哼氣:「你應該知道我不懂法語。」
 
「代表了『王族血統』。我被派去追尋出生記錄。」他再次含住了那,嘿,『神聖』的唇。「你祖先的出生記錄。」
 
鳴人雙目開始睜大。
 
「耶蘇基督的血脈。」卡卡西戲劇化地宣佈。
 
鳴人的嘴巴掉了下來,而他把玩的舔了進去。他被一隻手推開而卡卡西作了一把失望的小聲音,儘管他不全然是吃驚。
 
「解釋。」鳴人要求。
 
「你是基督的後代。」卡卡西說,完全是快樂而且逗趣:「這幫到你嗎?」
 
「不。」青年暫停:「呀,是的,但…不!搞什麼!而且我不可能是唯一!」
 
「文件都引領我們回到你身上。」
 
「那麼私生子呢?我是指,有些人一定會濫交。」鳴人推回去,開始抽動,雙手激動地扯著頭髮。
 
卡卡西聳肩,完全歡樂:「也許會有,但是他們的後代沒有證明。而且他們沒有你的能力去作,呀,無論是什麼你會做的東西。」
 
「不過!不過我可以教!」
 
他眨眼並盯住了金髮青年:「你什麼?」
 
「教人怎去用,」鳴人擺動著指頭:「那『無論是什麼』。」
 
卡卡西發現自己抱住了青年:「呀?」
 
「集中,我打算讓這變得明顯。」茫然。
 
然後…有一個熱,刺人的,從壓在他身上的軀體出現,從心臟開始,似是旋轉並如血液一樣遊整鳴人整個身子。感覺是驚人的,就像是一個發光的網路。他張開眼時發現鳴人向他微笑。
 
「你來感受一下。」雙手滑進了卡卡西的頭髮,而他靠了進去,哼聲。「你也擁有,大部份人都似是有,但他們只是忽視。或是說,」鳴人皺眉:「像他們一部份想做一件事而另一部份想做別的,所以他們從來都不能真的把這些聚在一起跟流動得對。」
 
「你是指他們不『集中』?」
 
青年搖頭:「是別的東西,像是很多人不再注意他們的身體了,或是他們集中得太過火。呀吼!」鳴人陷在他的懷裡:「我解釋東西很糟。」
 
「需要一個平衡?」卡卡西說,思考著,這讓他想起一些冥想練習。
 
「差不多。」鳴人作了苦臉:「我想是混合吧?」
 
「嘛,真東方。」
 
金髮青年只是盯住了他:「那這個跟那些魔法東西有什麼關係?」
 
「你是指『基督的力量』?」卡卡西吃笑:「我想,結果不太多。唔,我希望你不會用你教我的方式去教別人。」他微微摸索著年輕人的臀:「儘管這能解釋為何佐助他多麼經常…在你身邊。」
 
「你到底說什麼?」藍眼睨住了他:「認真說,我完全不知道你為何會有這種想法。」然後鳴人臉紅了一點:「而且沒有,而且我抱他是有穿衣服的!」
 
「是~~」他啁啾回去。
 
鳴人只是翻白眼,然後生氣,小聲地道:「原來那混蛋完全知道耶蘇什麼的。畢竟財團,或至少是斑,就是知道才把你送去旅行。」
 
「從我對櫻所說的話的回想,我也相當相信她知道。」他補償。
 
「等等,她是你去羅斯林教堂見面的人對吧?」鳴人瞄上去的同時他點頭,作了個鬼臉。「這解釋了為何她在我們會面最後那麼好笑容,我認為她以為我一開始就知道。」
 
卡卡西抑制了一個微笑,那聽起來說得通。
 
「我之後一定要跟她討論一下,哎,我還教了些東西給她用呢。」
 
但這還是新消息。「什麼東西?」
 
「嗯,只是一些基本功。如何運用它就讓你可以痊癒得快點、動作快點,還有攻擊猛一點;一些你在街上會非常有用的東西。」金髮青年柔情地微笑,雙目遙遠:「她看來拿了後就跑掉了。」
 
「你也在教佐助這種東西嗎?」他問,聲音強制地平穩。
 
青年哼氣:「為何你就以為他那麼喜歡我?」
 
那…也許是個問題。就算只見過一次面,那黑髮的年輕人也沒有讓他得到安定的印象。但卡卡西推開其不安的一刻是因為那個開始其實是太完美了:「也許他只是想去『接近神』。」
 
鳴人呻吟了:「我總是告訴你,那個完全沒──」然後直接道:「等等,你跟我睡不就像是,什麼,操基督之子之類?」
 
「不…完全是。」他指出:「而且我有說我可以在下面,但兩者都還滿墮落呢,去褻瀆神明,不是嗎?」
 
年輕人只是尖叫:「你會覺得在『褻瀆神明』?」但一個笑容勾上嘴。
 
卡卡西只是望向天花,狡猾地笑著,而鳴人用枕頭擊向他。
 
「你是來自天國的~」卡卡西哼唱著。
 
青年更用力打他。
 
「聖物?」
 
「呀吼!」鳴人跨坐在他身上把枕頭按向他的臉,卡卡西不能呼吸但主要是因為他阻止不了吃笑。
 
呀,是有一個不錯的。而他用單手推上了絨毛,緩緩地說:「能撥弄你的『光環』真不錯。」
 
枕頭突然離開了,鳴人用一個困擾的表情俯視著他:「我真不能相信你讓這聽起來有多下流。」
 
「這可是天賜。」卡卡西送秋波。
 
一把打開門的聲音傳來,二人都凍結了,然後發現自己被冷冷的黑目盯住。
 
「我打擾了嗎?」
 
「靠,對了,我們今天有課。」鳴人爬了下去並開始把自己擠進衣服裡。
 
如果卡卡西是其他人,也許他會有掩住自己的衝動。但他不是,所以他沒有,只是看著鳴人穿上衣物,因為正在消失的肌膚而帶著微弱的遺憾。而他亦看著佐助正望向鳴人那有點誇張的步態──這動作在金髮青年帶著集中的表情暫停了一刻後平滑過來──並注意到那沒有特意隱藏起來的輕蔑表情。
 
突然金髮青年就在他面前:「今晚在湖那邊找我。」
 
卡卡西的嘴被粗暴地吻著就像鳴人在強迫一個約定,而他帶著快樂的哼氣欣然接受因為,說話跟這個吻所問的是兩件事,他發現自己對於兩者都順從。他懷疑這是在性與及戲弄之間的某些時間發生的。
 
說起這個。把嘴從宇智波面前藏起來,他低聲說回去:「湖那邊?用來作『願洗』?」(註:洗禮的其中一種)
 
說實,這太簡單了。
 
「你還真是名褻瀆神明的混帳。」
 
「不,還不是。」卡卡西非常、非常小聲地說,藏起了笑容:「但如果你向我發『神威』,我就『會』是一名褻瀆神明的混帳。」
 
青年的表情完全是無價的,而他發現自己在笑盈盈。
 
「我可同一時間感到震驚與瘋狂呢。」鳴人向他皺眉:「而且我還不信教。」
 
年輕人奔開了,但在這之前用手柔情地撫著卡卡西的頭髮;而卡卡西看到佐助在看,而且注意到青年穿過時宇智波的鼻子上那微弱的火焰。
 
++
 
「喂喂,這就是那有著老巫婆的肥皂劇,『熱情』對嗎?」鳴人轉過頭望過來。
 
卡卡西移動著迷你DVD播放器並想著要關上,但他才開始看而且還相當上癮了。他很早就來到湖邊並打算以此活用時間。
 
「但效果很老土。」青年聳肩:「而且我覺得滿可鄙的,可以怎能叫查德欺騙他的妻子──」
 
他一手關上了播放器另一手則拿著它所以真的沒有選擇於是只好把自己的舌頭塞進鳴人的咽喉裡。當除了呻吟外就沒有東西出來時,他放開了青年的嘴巴並轉身,快速把機械擠回盒子之中並把整個東西放進他的大背包裡。
 
「唔?」鳴人口吃。
 
「別向我劇透。」他悲哀地說:「你已經說了一點。」
 
「噢,呀哈。」年輕人抓抓頭,但向他擺出笑容:「我有時也會看,因為很多其他人都在看。」
 
卡卡西哼了一聲,把背包安全地藏在一邊,然後步向青年。「那麼,你想要我做什麼?」並把眼睛彎成一個微笑。
 
「呀!對了!」鳴人啁啾並他把拖到水邊。
 
「還真變態。」他奸笑道,望向泥漿。
 
「什──喂。」年輕人向他作了鬼臉:「你才變態。你到底想不想學習怎樣在水上走路?」
 
卡卡西只是茫然地盯住了對方。
 
「喂,我已經說了那個什麼『基督後裔』的東西能解釋一些東西,是吧,我想?」金髮青年扒著頭回憶:「算了!」然後就跳到湖面上,像這單純是一塊濕水草坪。「登達!神蹟來了!」
 
卡卡西發現自己正處於要拍向額頭跟驚訝地呆瞪之間。
 
青年從水上跑向他,『搞什麼』,並不停地左右踏著腳:「對你而言應該很簡單,因為你在做你那些『陣式』時你已經在運用它了。」
 
「我有?」卡卡西問,眼瞼半掩,一臉驚惶。
 
「對,我已經說過你也擁有。」鳴人觀察他的臉:「算了,我看你得閉上眼,因為你看來不像相信我。」
 
指頭與他的交纏。
 
「閉上眼,卡卡西。」另一人指示道,而他帶著一點歡樂照做了。他感受到鳴人走得更近並把雙腳放得更近,下方湧起了刺人的熱:「感覺到嗎?」
 
「呀。」
 
「做你在你的陣式中所做的事,重覆那感覺,我只是讓我們走在邊緣直到你掌握到竅門。」
 
他落入了一個輕淺的冥想狀態,嘗試去做,不過──
 
「別偷看!」鳴人用他們交纏的手拍向他的胸前。
 
卡卡西吃笑,穩定閉上眼,認為也許他需要一個節奏,或是類似。於是他改變了握住鳴人的手與及身體的方式,向鳴人道:「引導我。」
 
「嗯?」
 
「別讓我們撞上任何東西。」他微笑,眼睛還是閉上。「別讓我掉下去。」然後開始哼唱。
 
「哦。」鳴人的笑容很明顯從聲音之中迴響:「沒問題。」
 
然後他們跳舞,他跟從對方的腳步。
 
卡卡西的懷裡是滿滿的,充滿了某名美麗與及神奇的人,那人所發出那希望與快樂的光芒強得他發誓自己可以隔著眼瞼看到該青年。鳴人的呼吸是平穩的,氣味絕妙,那於卡卡西指頭下含糊地感受到的心跳,平穩、實在、強大。風開始去區分,直到它變成分開的影子而非單一的物質。潮濕的大地、水潤的石頭,樹葉有著清新與腐爛,還有湖水,那氣味與鳴人的頭髮及鳴人的肌膚混在一起。他感覺到鳴人溫暖的脈衝,他希望去迴響。
 
於是他準備自己,而他做到了。卡卡西感到自己的臉作出了更寬的笑容,但還是沒有張開眼,也沒有停下移動與哼唱。
 
「卡卡西。」
 
「唔嗯?」
 
鳴人停了下來,他張開了眼並望向對方的眼神。在如此多的黑暗之後那藍色是一股衝擊。
 
不是他們在湖中心的事實。
 
他是燦爛的。卡卡西不禁沉默地思考。
 
++
 
一個月後,卡卡西獨自一人並處理著他的得意傑作時,年輕的宇智波走近他。
 
「教我。」佐助要求。
 
「我不是最佳人選。」他溫和地道。
 
「那白痴不懂解釋東西而你某程度上已經學會了,而且還在進步。他沒有什麼特別,他甚至讓自己被操掉。」黑色的目光下尖叫著不理解。
 
這讓卡卡西想著,也許,某程度上,這宇智波也希望被。他不能怪對方,鳴人學東西很快。
 
「他甚至沒打算用他的力量,他以為自己可以光用說話就說服人們。」這吐出來就如是污垢。
 
這還是有點諷刺,因為金髮青年事實上最近常常在用這力量,在床上,嗯;而且當中最好笑的是這句應該讓他生氣或是明顯困擾的諷刺卻讓卡卡西保持著溫和的表情。他只是向佐助微笑,有點沒感情:「嘛,聽起來很合理。要說服,用說話。」
 
而年輕人雙眉縮起。
 
「我可以撤回我的保護。」這個威脅有著重重的意思說:「而我會告訴鳴人你消失掉會是他的錯。這一刻,他教我的東西已經足夠我不需要他的順從來進行我們餘下的計畫,儘管這可以讓我前進得很快。」
 
我靠。卡卡西暗自畏縮。儘管有著幾個可以利用的應急計劃,此刻要脫離財團還是不可行。鳴人正跟牙買加作一系列微妙的談判,說實那些人比愛爾蘭人更瘋狂,而談判的某些部份需要依賴兩人現在的權力位置,雖然卡卡西的是根據聲望而不是在黑幫之中真正的排位。如果他需要藏起來而鳴人被捲進內部權力鬥爭,那麼他們會被當成是軟弱而且所有的交涉就會告吹,而如果他們離開的話,他不肯定他們能否可以讓那冒牌藝術家跟她說是領導的男人回到談判桌。
 
所以卡卡西盡可能不在乎地聳肩,杯起了手像是抓住大量的空氣。「也不是那麼複雜。」他說謊:「只要把能量放到手中擠壓就好。」
 
宇智波的目光跟著他的行動。
 
而掌中有著千鳥高唱。
 
+++
 
「呀,好吧,沒關係,這會給我多點時間做多點事。」
 
「但他會成為你的猶太。」卡卡西強調,嘗試讓對方明白。
 
「那你就成為我的馬利德蓮?」青年笑了。
 
「鳴人。」
 
「聽我說,我相信他,他之前拯救了我的生命。」鳴人堅持:「不可能會變得那麼糟。」
 
+++
 
2012年12月12日(四年後)
 
 
天空充滿了灰燼與暴雨雲。地面被撕開、枯萎、成泥。
 
他們是兩支小軍隊,被地面大坑所作的人工湖分隔開。他們,在兩邊都,是政治家跟聖人跟戰士跟國王。
 
而且筋疲力盡。
 
「僵局。」鼬那大塊的搭擋宣佈,雨落在黑皮膚上就如耳邊風。小櫻連連的罵叫著,雙手發著綠光,就算鼬正掙扎著起來還嘗試把宇智波的內臟接合在一起。
 
卡卡西只是從周邊視野觀察整件事,把大部份的注意力保持在另一名敵上人,鳴人亦然。他們看著其中一名古怪的南非雙子──那有著白化病的──走近佐助跟斑說話。斑點頭。佐助從一開始就沒有把目光離離鳴人,亦點頭,並把他們從那雙淺白唇上讀到的說話拋過水面。
 
「一對一。」
 
以兩名主將去決定結果。從長遠觀點來看,這可以保護生命,可以保護大地所剩下的東西,可以…相當理想化。
 
鳴人望向佐助,堅決與悲傷於眼中不停閃爍。很簡單就能看到金髮青年已經準備去接受。
 
卡卡西抓住了對方的手臂:「應該由我來,我教了他怎樣──」
 
「他早已經懂得基本。」青年把手拉開:「這不是你的仗。」
 
「我不會讓你釘在十字架。」他堅持。
 
「別擔心。」一個藍眼的凝視、穩定、永恆,收納了他:「相信我,我會改變那故事的結局。」
 
於是鳴人微笑,步前。
 
 
 
 
 
 
 
=================================
譯者的話:
呀哈呼哦,我對於公司財團運作什麼的一點認知也沒有,這篇翻得我想吐血(死)
那麼,以下是某些注譯,包括了作者本人的跟我自己加上的。我…盡力了。
 
 
 
鳴人的年齡:不知道大家都沒有注意到這名作者只要為鳴人設定年齡的話,都一定會有著一個理由。這一次她想要鳴人有足夠的時間來結盟,而且她想2012年可以在一個有意義的年齡發生。首先,「四年後」是因為四代表了「死亡」;28加起來就是10,也代表了「完結/到達」。所以就…嗯…(好吧,其實2012加起來等於5等於穩定的動盪)事實上我想跟作者說句復活節快樂(喂)
 
曉:作者說全都登場了…我個人就找不到全部…
 
團藏:作者說事情不如表面那麼簡單…
 
副題:一次過把莎士比亞、星際爭霸戰與及「印第安納瓊斯與聖杯」連接在一起(炸)「There are more things in heaven and earth, Horatio, than are dreamt of in your philosophy」(赫瑞修,宇宙間無奇不有,是你的哲學夢所想像不出來的。)←這句有不少翻譯版,你可以直接丟到谷狗自己找找看。加上這個完全是作者覺得子彈殼這題目太過正經XD
 
肥皂劇:兩者都真的有。「我們生活的日子」結果是女主角跑掉成為修女;「熱情」就是男主角的老婆發現他跟另外一名男人上床XD
 
射擊:那個…有什麼錯的話請別怪作者…而且她也不能在同人之中教人怎去射擊吧…還有,第一次的神蹟出現在這兒,混合了幻術、殺意,與及查克拉推動…呀呀,沒錯,鳴人說不知道叫什麼的東西簡單點說就是查克拉,我想也滿明顯的。
 
櫻:我想想看還是不加上「小」字,否則真的會很奇怪囧,是說,作者(跟我都)希望還是能保持角色性格吧…是說我想蠍本來應該是她上司之類的,就是她把他KO掉了然後才有現在的地位…反正作者是這樣說(聳肩)對了,不知有沒有人看出,她一開始想問卡卡西的人其實是佐助,接下來才發現卡卡西誤解成鳴人。(我也是翻到一半才發現)
 
巴西柔道:說是當中擒拿技巧真的很出色…不過看起來滿…淫…的。如果你被這種東西捉住還可以抬頭,那麼捉你的人就真的滿廢。事實上作者本來是安掛鳴人在這兒引出他的同志潛能,沒有寫出來是因為她懶(她說的)與及找不到一個有趣而她之前沒有讀過的角度去表現。
 
佐助:呀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根據作者,這傢伙,真的很想被鳴人幹(被打飛)事實上,這兒也有不少地方暗示著鳴人攻…
 
「你沒有嗆倒真叫我吃驚。」:神蹟。
 
「那主持人呢?」:聖餐儀式(笑)
 
黑水:一所外國的保安公司。
 
聖杯:這是作者在抱怨她的創作歷程(笑)事實上這篇文章寫來是參加外國火影同人一個活動,寫一篇至少一萬英文字的文章…於是她就思考到底寫什麼才可以寫那麼長,然後就「對了,我最長的單篇是黑手黨架空」(她指的是狐妻傳說的重生系列其中一篇),接下來就「我一定要讓這也變成城市幻想!」然後就「鳴人一定要是有魔法!」接下來「我的天他是基督的子孫!」然後她就有情節了。她太喜歡達文西密碼了XD
 
水之舞:恩恩…作者寫了一大堆她怎樣不懂處理這種情節之類的東西…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部份是:在這兒卡卡西的某部份是真的承認他戀愛了,之前無論做了什麼,可以說的是色慾,或最少是自覺。事實上我個人覺得在鳴人跟佐助離開房間時,那個吻就是開始自覺的一刻。是說這名作者對於「性」與「愛」還是分得滿清的,她有一個到目前算是坑了半年的長篇,那兒的卡卡西因為某些原因被強迫跟十歲半(沒錯是十歲半)的鳴人上床,而最新發展是伊比喜發現卡卡西有一半是戀愛了,而鳴人則還是很明顯不知道愛是什麼的情況。
 
「但如果你向我發『神威』,我就『會』是一名褻瀆神明的混帳。」:作者說她喜歡這句XD原文事實上是"But I*could* have a sacrilegious asshole if you put 'the fear of God' in me," 然後我花了整整兩週才想起「發神威」三個字,然後我又突然想起「神威」這個詞真的熟得不能再熟XD
 
2012:瑪雅年曆的結束而我們就會成為銀河系的一分子(沒錯,我們還不是在銀河系,我們是在射手座星系中而且緩緩地撞向另一個…哎,不用擔心,這件事直到太陽變成黑矮星還未發生)好吧,就是最近的世界末日預言之中其中一個最出名的,因為連部份科學家都認為瑪雅預言的可信性非常高。從瑪雅人的角度,一些命理學的角度,甚至是科學角度,這個時間會有一個劇變發生。
 
猶太跟馬利德蓮:只是給一些不太認識基督教的人的小知識。猶太是耶穌十二門徒中的背叛者,而馬利德蓮則是在耶穌釘十字架時一直追隨他直至他被埋葬的人,有一說她是耶穌的妻子。
 
 
 
 
 
那就這樣XD
如狐妻一樣,上文描述部份的「他」,除了某些我實在做不了的色誘術(笑)部份外,全都是卡卡西…
不過因為文章太長了,所以可能會留下一些我沒有發現的,那請勿見怪…
如果有什麼感想,可以直接到原文那邊回應,在文章最後有一個「Review this Story」的部份,作者說就算回中文也沒關係。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