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12] [411] [410] [364] [131] [407] [355] [363] [406] [354] [36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042 皇冠
 
 
CP:卡鳴卡
注意:架空

拍手[0回]


+ + + + + + + + + +
兩名男子,一名成年人與及另外的一名大約十來歲的年輕人於夜深人靜的時份躍進了一所別墅級的庭園大宅中,貓似的腳步令到一邊打呵欠一邊舉矛巡邏的守衛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存在,只有在月光下那雙灰黑的影子才於白牆上一閃而過,似是在房子裡漫無目的地前進但事實上那兩人都相當清楚他們的目標。
 
卡卡西領在前方並在一個轉角的位置停下,鳴人蹲在搭擋下方的位置觀察並於貼在牆壁的銀髮男人勾起手指示意前進時奔出。很快他們便轉進一個可以通向房子中心部份的狹小走廊並奔跑向前,轉過了無數複雜的彎與及躲過數名守衛後,他們成功找到能夠通向地下室的石門。
 
銀髮男人翻開石門後便讓身材比較細小的搭擋先跳下去然後跟著翻身躍進,接下來卡卡西閉上了石門只微微露出一個小空隙來通風,再以流暢的動作點亮了石油燈。兩人快不而急地穿過大約兩層高的樓梯,直到最後他們來到一座上了鎖的木門面前。男人把手中的提燈交給青年後便流暢地從腰包中掏出了鐵絲,不用花多久,大鎖就嘎啦而開。
 
卡卡西小心翼翼地把鎖匙從鐵架抽出,拉開了感覺有點沉重的木門後鳴人便舉高了提燈微微照亮整個漆黑的房間。
 
「嘩,靠。」就是金髮青年看到房間內的環境後所說的,卡卡西笑著讓手指放在被白色圍巾包裹住的唇上示意安靜,鳴人點頭後便先行步進,然後將提燈放在地面還未被佔用的地方。
 
沒錯,這座房間在燈光的照亮下發出了耀目的金色,不同時代發行的錢幣堆砌成一座座的小丘而鳴人甚至可以潛進去「游泳」。卡卡西在門邊放上了木塞以防突然被人反鎖,微微掩上了木門後便把感興趣的目光放在一些金製的壺子或是花瓶並利用指關節敲動以評估這些高級工藝品的價值,直到鳴人終於都從錢幣堆中冒出頭來,銀髮男人不禁搖頭哼鼻:「窮人沒錢可以花,富人就有錢都不花。這堆東西收藏起來都不知做什麼。」然後就把手中的金杯隨意丟到一邊去。
 
「也不要這樣說嘛小卡,如果沒有這些吝嗇鬼,我們哪有生意可以做?」鳴人把一條掛有無數珠子與及紅藍寶石的項鍊戴在頸上,然後再將旁邊鑲有巨大白鑽的皇冠按在頭頂,沉思了一會,青年便似乎想到什麼東西並勾起了唇。
 
「咳嗯!」鳴人把拳頭放在嘴前誇張地清喉,另一手則握著頭上的金冠裝模作樣地道:「卡卡西,本王現在任命你為我的妃子。」哈,如果不考慮身上的衣著,少年現在看起來就一整個小小的國王呢。
 
卡卡西對此單純搖頭吃笑,接下來緩緩步向前輕輕提起了青年的手,拉下了自己的白圍巾便彎身向對方的指節印下一吻。「遵命,親愛的國王大人。」銀髮男人舔了一下那柔滑的手背,感到男孩微微哆嗦但沒有抽手。「不過我們現在得工作了。」卡卡西繼續道,望向金髮年輕人。
 
「是~明白~」鳴人向男人展露出最燦爛的笑容,並在卡卡西的幫忙下從金幣海裡鑽出,沒有脫下皇冠跟項鍊便打開了身上的麻布袋開始把他們認為是值錢的東西給丟進去。
 
不過沉默的工作很快就變得無聊,銀髮男性以有點虛幻的目光檢查著手上一雙同款的藍寶石戒指,鳴人則在後方有點厭煩地哼鼻。「我想這次這些換回來的錢應該夠貧民區的人們活半年了吧?」
 
「嘛,就算是剩下的也夠我們活兩個月了。」卡卡西最後選擇把戒指放在自己的口袋,繼續彎身收拾其他東西。「話說回來,鳴人你不覺得戴著那條項鍊很重嗎?都在拖地了。」
 
青年擺弄了一下身上那些發出唦唦聲的金器,然後聳肩:「嘿,的確是有點重,不過難得可以扮一下國王,小卡你就別掃我興了吧。」
 
「哈哈,你小時的確說過想要當這個國家的國王呢。」銀髮男人再次吃笑,回想起十年前自己在街上找到這名雖然滿身都是污泥但目光相當堅定的孩子指住天空大叫「我要成為國王大人讓大家都會正視我!!」的身姿。
 
當然,作為一名盜賊,銀髮男人並沒有任何可以令到這孩子能夢想成真的方式,不過卡卡西在注意到前就已經被男孩的個性吸引並收留了對方,教育這孩子如何於這殘酷的現實世界下生存與及盜竊的技巧,亦讓男孩知道自己作為民間義賊的「職業」到底是去做什麼。但大約過了五六年左右鳴人就再也沒有喊什麼要當國王之類的說話,也許是因為當年天真的小孩亦已經長為成熟的少年。
 
此刻鳴人亦只是帶笑聳肩,再多拾兩件寶物之後就把頭上的皇冠都丟了進去麻布袋緊接就是價值不菲的項鍊。但在打算將已經快裝滿的大袋束起之前鳴人突然想起了什麼,從當中翻找出之前一直戴著的皇冠,然後便利用不太長的指頭旋轉冠冕:「對了小卡,這東西我們就送給木葉丸吧,他不是也一直都在大喊自己是什麼貧民區的國王嗎?」
 
「嘛,我沒所謂。」男人笑道,把自己的戰利品包好然後扛在肩上,再彎身握起提燈,就像是背部的重擔對銀髮男子完全沒有影響。「鳴人,我們得走了。」
 
「那先叫我小鳴。」青年向男人提起了臉,海藍的目光充滿著期待。這叫卡卡西輕嘆了一口氣,彎身讓自己的唇輕按在鳴人的唇上,便下來便向這名笑盈盈的小鬼微笑:「是,親愛的小鳴。」
 
青年的笑容更是歡欣,並主動伸手為卡卡西調整圍巾,令到男人的嘴唇與鼻頭再次藏於白色的絲絹之下。接下來兩人一起攝手攝腳地步出寶物庫,為大門重新上鎖之後便沿著進來的路無聲而又快捷地離開了這座豪華的建築,專業得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老實說,沒人知道命運這種東西是怎樣運作,亦不會有人想到今天大喊「我是國王」的貧窮小男孩明天真的會成為某個國家的王。鳴人送給木葉丸的皇冠結果真的是鄰國一件王室遺失了的寶物,聽說只要戴了上去就代表你就是從天上派下來的王。
 
木葉丸本打算在把皇冠拿去換錢前先戴著來玩國王遊戲,但剛好就被那個國家的人看到,結果本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黑髮男孩與及其家族就這樣被無數的駱駝車與及宮女士兵等接送至砂礫大地的另一邊。而出發當日鳴人跟卡卡西都坐在離國境不遠處的高岩上,目送誇張的大隊伍開始準備穿過炎熱的砂路。
 
鳴人面無表情地盯住了那好像還未清醒過來的木葉丸一家,卡卡西伸手撥弄自己的圍巾然後才向青年哼笑:「後悔了?」
 
這叫藍色的目光立即帶著疑惑轉向黑與紅。「嗯?」的聲音令銀髮男人隨即輕鬆地吃笑。
 
向正坐在駱駝車上握住皇冠發抖的男孩投以一瞥,卡卡西慢條斯理地說:「如果你沒有把你找到的皇冠送給那孩子,那麼鳴人你就能成為你夢想的國王了。」
 
青年的目光跟從卡卡西的一起轉向黑髮男孩,沉思了一會,然後便瞇起了眼睛,狐狸似的臉容總是令卡卡西覺得這名搭擋實在是相當可愛。
 
「不了,我當了國王的話,就沒人找我來做生意了,我喜愛現在的工作。」鳴人淡淡地說,然後眼睛掃視那一大群的宮女。「而且聽說當國王就會有一大堆煩人的妃子…不過我只想要小卡你當我的妃子而已,其他我全都不要。」然後金髮青年便再次轉向卡卡西作出了滿足的微笑。
 
於是銀髮男人便向青年回以笑容,伸出手臂環住了鳴人的腰令對方靠進男人懷中並讓青年把手搭在自己的手背上。很快男孩的指頭便穿過了男人指間輕輕勾住了卡卡西的掌,而銀髮盜賊則利用姆指輕擦著青年左手的側面感受鳴人肌膚的柔滑。早前卡卡西放在自己口袋的那雙藍寶石戒指現在分別戴在兩人左手的無名指上,並於陽光下泛著美麗的深藍。
 
「是,小鳴,都聽你的。」卡卡西於青年耳邊輕聲細語,然後鳴人便主動伸手輕輕拉下了俺住男人嘴鼻的圍巾。兩人互相交換一個由衷愉快的笑容,便一同陷入了灼熱的激吻中。
 
 
 
 
 
========================
作者的話:
俠盜架空大好XD
嘛,這篇故事本身我是想用一千零一夜的風格,不過打了一半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個感覺上也是滿重要的問題…老實說,那個時代的阿拉伯地區有「皇冠」這種東西嗎?還是說他們只戴頭巾了?(炸)
於是結果還是請大家把這篇的背景也當成徹底的架空就好(苦笑)我也懶得改成歐洲地區畢竟味道也不同了(遠)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