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16] [414] [413] [412] [411] [410] [364] [131] [407] [355] [36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拍手[0回]


+ + + + + + + + + +
綱手提起了小小的杯子,啜了一口當中的甘液卻因為裡頭的茶味而擺出了苦臉。她再次放下了這應該是放酒卻不知為何會變成了茶的杯子,右臉的臉頰托在手背,然後睨視站在我愛羅身後的兩名砂忍。
 
紅髮青年坐在綱手對面而選擇品茶期間不發一言,直到風影終於都放下了杯,金髮女性沉默等待對方把話題帶起。怎說也好,這場會面可是來自風影本人的邀請,由火影來作出主動感覺實在有點不合乎禮節。
 
於是女忍者便耐心等待男孩張嘴,直到對方以低沉的聲音問:「請教火影,為何妳就那麼希望漩渦鳴人與及旗木卡卡西回到木葉?」此舉不只令綱手睜大了眼睛,她還幾乎差不多要噗一聲噴笑。
 
不愧是風影,青年的性格說不定不擅長表達當下的感情,不過也是這樣才會顯得有話直說,某程度上其實還是相當可愛。但無論如何,這場也算是火影與風影的正式會面,於是綱手保持她的自信表情,只以含糊的笑容回應:「這不是跟你們砂想要巴結他的原因一樣嗎?風影。」如果眼前的杯子裡頭是酒,她現在絕對會爽快地再喝一口,但不,綱手並不特別喜歡茶。
 
我愛羅對此質問顯得無動於衷,倒是旁邊勘九郎的歪唇與及手鞠的皺眉都令火影思考也許她是說中了。無論在公在私,每個地方都渴求可以得到真正的牧羊人。金的做法是太過蠻劣結果在受到其他國家圍攻時他們還是無法把那名有著堅定意智的漩渦鳴人當成戰力,但如果是一些會主動對鳴人好的村子…比方說是木葉…比方說是湖甚至是砂跟雲…想要控制那名某程度上單純孩子其實並不是一件太過困難的事,需要的只是時間,以及最大困難似乎是通過卡卡西那關而已。更不用說,只要鳴人有後代的話,思考像是「根」那樣的組織…
 
總之各個原因都令到所有國家都希望把最強兵器的牧羊人拿到手。
 
但很快,我愛羅便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確實,砂的管理部希望我們能夠把牧羊人收歸旗下,這點我作為風影責無旁貸。不過作為漩渦鳴人的朋友,」這時青年再次張眼,直視進綱手那蜜糖色的眼睛:「我清楚明白到作為一道隱村的兵器是什麼感覺,火影。我也許對比其他國家的影來說較為年幼無知,但我也會盡我所能保護那個人不會完全成為村子的道具。就算在最後他不願意前往砂,我也會盡我所能令到漩渦鳴人所選擇的村子不會把我的朋友當成兵器般利用。」
 
勘九郎的唇角此刻顯得更歪,而手鞠原本皺起來的眉頭緩緩地解放開來。綱手對於眼前的孩子有種說不出來的驕傲,可是她還是阻止不了自己去微笑,接下來以逗趣的語氣吐出:「這就是你把我叫過來的原因嗎?孩子…我真的很慶幸鳴人有你這種朋友。」然後她不自覺地握起了放茶的杯子:「放心吧,就算有多困難…就算有多天方夜譚,鳴人還像是我的弟弟,我的孩子…我不會讓那小子再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對待,無論如何,這也是我當初會成為火影的原因。」接下來她再喝了一口手上的茶,沒有再擺出任何苦臉,甚至在她身後的暗部為她砌茶時也沒有阻止。
 
然後女火影嘆了一口氣:「不過…」她微微移身,注意到風影的目光跟從她的臉龐移動。「聽到你這樣說…我真的在思考我們堅持想要讓鳴人他們回到木葉,對那孩子…甚至是卡卡西來說,是否真的是最幸福的事。那兩個人都已經展開了只屬於他們的羽翼,等候我們這些束縛他們的籠子打開的時機,然後就向天空比翼而飛。」
 
綱手把托頭的手放在桌上,兩臂對摺於胸前,目光注視著酒杯:「由看著那孩子使喚一尾與九尾拯救了木葉開始,我就發現他…他們跟我們已經是不同世界的人,有些時候我真的很羨慕卡卡西可以跟那孩子走得那麼近,不過我們始終是凡人,有些東西無論有多想要也是得不到的。而且…哎…」此時女火影再次提起了小杯子,輕輕擺動,就像是裡頭的棕色波浪相當有趣:「我也不肯定就算現在鳴人他們回去,是否所有木葉的人也接受他們是『他們』。」
 
我愛羅的薄唇開始微抽,雖然早前綱手已經猜想過這是風影微笑的方式但怎看也好亦覺得相當奇怪,但她亦不自覺地勾唇,然後伸出了酒杯,以半掩的目光直視青年直到男性理解並拿起了自己的杯子。
 
「為了漩渦鳴人跟旗木卡卡西的未來,乾杯。」女火影小聲地道,輕敲對方的杯子時我愛羅亦吐了一聲:「乾杯。」接下來便一飲而快。最後綱手把金黃的目光落在那只有一點茶潰的的杯底,感覺心裡有些東西正伴隨落入胃部的茶一同解放開來。
 
 
 
雙面鏡
第三十六話 解開心結
 
 
 
卡卡西抓著頭的同時用力打了一聲冗長的呵欠,看來把額外的營帳建立於無人的一角果然成功令他得到一場美好的睡眠。打開了帆布發現外頭已經彌漫早晨清新的空氣,於是銀髮男人再次蓋上了透光的門,一邊打呵欠一邊脫下睡皺了的上衣打算為新的一天做好準備,卻發現帆布被再次翻開。
 
上衣才伸到胸膛一半,卡卡西以迷糊的目光轉向突如其來的陽光,看見入口處站著一名長有一頭紅髮的女雲忍。黑皮膚女性看到卡卡西的樣子似乎有點臉紅,但也不是說銀髮忍者目前的精神狀態可以對此想太多,而女性亦只是嘖了一聲然後便以有點粗魯的聲音吐出:「半小時後雷影大人邀請你們共進早餐,最好別遲到。」然後再次用力掩上了布幕跺腳步離。
 
把這個資料暫時存到腦海的角落,銀髮忍者繼續他那慢條斯理的換衣服跟梳洗動作,直至過了整整一個小時,卡卡西才提著之前看了兩章的小橙書以老公公的速度步向雷影所在的營帳,本以為只有他一人會遲到,卻沒有預到鳴人以同一個動作於另一邊迎頭走過來。
 
老實說,現在這個見面是尷尬的,特別是卡卡西完全不知道應該要向這孩子說什麼與及鳴人望到他後那有點臉紅畏縮的態度。他本以為鳴人已經在裡頭這樣的話就算見面也不會太過窘困,但此刻他們都在外面,而且亦沒有太多人注意他們,也某程度上代表了就算想要把昨天的事提出來也不會太過惹人注意…希望。
 
但現在應該說什麼好?呀,總不能劈頭就來一聲對不起吧…更甚者他連自己做錯了什麼也不知道,天,這真的令他有種自己真是遜弊了的感覺。只是再不說話的話也許鳴人會這樣臉紅到爆血管,於是他只好主動提起手爽朗地說:「唷。」
 
青年明顯對此嚇了一大跳,但很快便強迫自己苦笑:「早、早安呀卡卡西老師…」
 
然後又是一個氣氛不對勁的寧靜,特別是兩人都提起了小橙書互相逃避目光的時候。加上此刻鳴人的臉真的很紅,而卡卡西亦發現自己的臉頰正在變暖儘管他不想承認…
 
這樣下去他們就算站一輩子也可能沒結果,於是兩人中比較年長的人便主動提議:「進去吧?」令鳴人再次嚇一跳,但很快青年便點頭並閉上了書,用力吸了一口氣好像想要壯起膽子然後「嗯」了一聲大步跨前,這可愛的動作令卡卡西不禁微笑。
 
跟在青年身後進入寬大的帳篷,他們首先面對的就是雷影那張清楚地寫上了「我現在非常不爽」的怒視。在主人位左邊則坐上了火影、風影與及鏡影──綱手的青筋感覺快要爆發,分隔了兩名女忍者的我愛羅依舊是臉無表情,奈久留則明顯不習慣早起而顯得昏昏欲睡。
 
於綱手對面的則是另一名卡卡西印象中沒有見過的雲忍,墨鏡托在圓形的鼻子上,肌肉跟艾一樣相當結實。但最令銀髮男人跟金髮青年目瞪口呆的是那名男子正把整個身子穿過食桌幾乎落在綱手跟我愛羅之間,「YO」、「YO」的聲音無止境地傳出當中包含了「我很餓」還有「皺眉的老太婆」跟「沒有反應的洋娃娃」與及「睡美人」之類的RAP歌,叫卡卡西肯定綱手額上的青筋多是來自這名巨漢的表現。
 
「還真遲呢,漩渦鳴人跟旗木卡卡西…」雷影抱住手道,之前那個估算目光再度出現。
 
而卡卡西沒有發現自己跟鳴人同一時間就把腦中閃過的藉口吐出:「抱歉,人生路上突然出現了一頭小狐狸(小狼)…」但很快兩人面面相覷,金髮青年的耳朵已經紅得不能再紅,而卡卡西亦需要掩住自己的嘴阻止別人看到他的窘態,每次去到這種時刻他就很想念自己以往的面罩。
 
「給我快點坐下,你們已經害我們餓了整個早上!」綱手以嚴厲的聲音呼喊,卡卡西跟鳴人都肯定惹怒這名女火影並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於是便向雲忍所在的位置踏出腳步。但在九尾人柱力走到那名依舊載歌載舞的男人旁邊時,卡卡西可以注意到這孩子再次整個畏縮了。
 
也難怪,畢竟那名雲忍的誇張度甚至可以跟凱作比較。於是卡卡西好心上前打算為鳴人隔開這名陌生男子,不過青年搶先,似是下決心似地用力拉出了在雲忍旁邊的椅子並一屁股地坐下去。
 
「哎呀哎呀…」銀髮忍者對此只能苦笑抓頭,果然,這孩子是不想要卡卡西主動做太多,但現在不是談論這件事的時候,於是便拉開在鳴人旁邊的座位不客氣地就坐。才一眨眼的功夫,熱騰騰的食物就已經落在他們的面前。
 
早餐的內容相當簡單,不過大部份人都把目光集中於正狼吞虎嚥的RAP大叔身上。艾不受影響地繼續喝湯,我愛羅亦慢條斯理地細咬麵包但目光偶爾會落在對面的鳴人處。卡卡西慶幸自己這六年來有花心思教育鳴人正確的餐桌禮儀,因為綱手的青筋終於都沒有之前那麼粗了。
 
待其他人幾乎吃飽後奈久留才從白日夢中醒過來開始向自己眼前的食物下手,同時以睏倦的聲音喃道:「不需要管我。」便整過人從夢境躍進了食物的世界中。這叫雷影用力嘆息而綱手皺眉,卡卡西只好苦笑著說:「抱歉,鏡影大人偶爾會是這樣…」卻得到來自艾另一個煩厭的咕噥。
 
「無論如何,我需要向你們介紹。」雲的領袖粗聲道,把臉稍為移向那名連吃東西也可以不停地跳舞的男性,不過墨鏡男此刻終於都安靜下來並以自信的笑容望向在場所有人。「他是我的契弟,比,在戰場上所有人都稱他為殺人蜂,是八尾人柱力。」
 
男人舉起了牛角手「YO」了一聲作為招呼語,而卡卡西的目光立即變尖。說是八尾人柱力的話…的確,鳴人身上藏有一至七尾的鏡子,而九尾亦封印於青年的腹前,餘下的就只有八尾還未受到牧羊人的監管…不過老實說,這名為比的男性之前能逃過曉的追殺,不知道是幸運還是真的有實力。
 
綱手跟我愛羅都輕輕點頭,接下來前一尾人柱力的目光好一段時間都繼續徘徊於比的身上。鳴人提起了眉頭思考了一會兒,但很快那張苦臉便完全放鬆過來,伸了出手笑道:「我叫漩渦鳴人!請多多指教了八尾的大叔!」
 
「YO!多多指教了小鬼。」男子爽快地回握,揮動的方式感覺好像快要把鳴人的手臂從胳膊撕開,令青年痛得哇哇叫了好幾聲。直到卡卡西感到墨鏡下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時,他只是沉默地點頭,然後才將單一的眼神放在雷影身上,注意到艾那個估算表情已經變得比之前更要放鬆。
 
「比總是說想要跟牧羊人見一面所以才讓他出席。」艾結論道,令我愛羅的目光立即轉回雷影身上,並沉聲地問:「也就是說,跟八尾人柱力見面不是我們這次早餐會的目的。」
 
「的確不是,我才不會為了這種小事把所有影都叫過來。」雷影只對契弟那失落的噘嘴哼了一聲,接下來便把右手托在臉上,左手無所事事似地把玩銀叉。「我們的偵察小隊剛得到一份有關漩渦鳴人的重要情報,我想為了公平起見,在這兒的所有村子,與及牧羊人跟獵犬都需要知道。」
 
奈久留終於都微微睜開了眼睛但比前幾天的認真態度現在明顯表現得不感興趣,卡卡西猜想這是否跟他們昨夜的討論有關。而鳴人終於都把手臂從比的大掌裡面抽出,有點痛苦地擺動的同時盡可能以認真的目光注視雷影。卡卡西使保持著放鬆的姿勢,等待雷影打算把什麼爆彈投下來。
 
「土之國與水之國都已經注意到牧羊人的存在並開始行動,不過,他們並非打算搶奪漩渦鳴人。」這時雷影放開了那豎起來的叉子,並在銀叉因為地心吸力而倒下前用力一彈,令到餐具一把從桌上飛到對面並直衝出帳篷外,同時道:「他們是想殺了牧羊人。」
 
「什麼!」綱手跟卡卡西整個人都從椅上跳起,就連奈久留亦幾乎摔下手上的麵包,我愛羅的目光也張得很大而且湧出了殺氣。在銀髮忍者發現前他已經把手放在旁邊鳴人的肩上,他能感到青年的肩膀因為這消息而完全繃緊,令他突然有種想要直接就將鳴人擁至懷中的衝動,但理智還是叫他忍了下來。
 
雷影環顧了一下所有人的表情,然後才繼續:「他們都認為牧羊人的出現代表了危險,哼,強大的兵器招來的不只是貪婪,還會帶來恐懼,我想這點對於人柱力來說都通用。」比、我愛羅跟鳴人都點頭,卡卡西感到鳴人肩膀終於都開始放鬆。「接下來的我想你們都可以猜到…他們認為殺掉牧羊人就可以取回我們以往國與國之間的實力平衡,至於尾獸方面…說不定亦是回到由人柱力來束縛的時代。」
 
簡單點說,就是霧與岩打算用「保持現狀」的方式來減低無法預知的東西對自己國家可能會帶來的任何負面因素。的確就成本效益來說這是最不需要冒險的方式,但那群混蛋就以為卡卡西會讓他們傷害到鳴人一絲頭髮嗎?這樣想的話那就太笨了。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鳴人要作出選擇的話最好就盡快,畢竟雷之國沒有永久保護鳴人的義務。」火影以嚴肅的聲音道,艾這時終於都向女忍者勾起了唇角,而比亦代替了哥哥把話說出:「當然如果這小子成為我們雲忍就不同說法了YO!」
 
鏡影把焦慮的目光放在鳴人身上,我愛羅還是保持一貫的平實語調:「無論漩渦鳴人最後選擇哪兒,我們隱村砂亦會永遠追隨。」這份忠誠論令鳴人顯得有點畏縮,而卡卡西亦肯定我愛羅是認真的,這令他心中出現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就像是有人打算跟他爭奪主人的寵幸…
 
不,他可不是一頭狗。
 
於是旗木強迫自己再次坐下,同時綱手跟從緩緩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雖然讓手從鳴人的肩膀滑落,但降至青年的手肘便停了下來不希望需要斷開連接。可惜鳴人很快就移身更是靠向比的位置,令男人的指頭有一刻只能停留於空中,到最後才失落地倒在旁邊。
 
「抱歉…我還是未能決定我想待在哪兒。」最後鳴人說,雖然表情是笑著但聲音充滿了痛苦與及悲傷,令卡卡西不禁回想起六年前。明明自己什麼也沒做錯卻還是會被追殺,明明只希望大家能夠幸福卻只遭到唾棄與忽視…漩渦鳴人只希望大家可以認同他罷了,這孩子只是希望當一名普通人然後以自己的實力爭取其他人欣賞的目光而已,根本就沒有做錯但世界就總是那麼不公平。
 
銀髮男人很想再次向他所珍愛的人伸手,不過雷影厭煩的咕噥打斷了卡卡西的任何行動。他以低垂的目光注視坐在對面的奈久留,女性注意到後亦只能帶著無奈向他微笑。
 
不希望自己那些不合時宜的情感再增加鳴人的煩惱,特別是鳴人現在明顯不想跟他有任何接觸…旗木害怕這樣下去他又會忍不住,於是暗自決定今天還需要繼續獨自睡在那個後備的營帳裡。
 
 
鳴人無神地坐在帳篷角落希望卡卡西可以出現,不過沒有,他在帳篷裡等了一整個日昼但除了三名下忍與及泉的來來回回外就沒有其他人。藍髮的湖中忍帶來了口訊說佐井需要按住佐助不讓那名宇智波做任何傻事所以今天來不了探望,說不定是那名寫輪眼用者聽說了霧跟岩的決定而打算翻轉整個軍營來找出有沒有間諜…但鳴人才不想管佐助到底對他們還有多執著,他只是想見卡卡西而已。
 
在早餐之後那名男人便提著書走遠而鳴人完全追不上,只能獨自回到帳篷裡。青年花了整個下午的空閒(因為泉還不準他訓練)思考了很多,包括自己的力量、自己被追殺的事、可能會出現的戰爭、如果他死了又會出現像他一樣被人們憎惡的人柱力等等…
 
可惡,他真的真的已經很累了。從童年開始便受到了無數憎恨與及嘲諷的目光,成為下忍的結果就是差不多害一名好兄弟出走,更重要是他的老師還需要帶著他逃跑…直到他以為自己終於都可以獲得正常一點的生活,牧羊人的身份卻開始為他帶來突變,人們開始要搶奪他,利用他,到最後甚至覺得他太過礙眼而想要殺了他。
 
說不定這就是牧羊人一族當年滅絕的原因吧?他們沒有自己的立足之處,於是最後的牧羊人便選擇孤獨終老,結果尾獸跟其他妖物便自由了,世界亦不再為了搶奪而戰鬥,反而終於都願意合力抵抗失去了束縛的野獸,成為當年所謂的平安時代。
 
也就是說,只要漩渦鳴人消失,一切也可以回到原處嗎?所以他應該讓岩或是霧把他殺了嗎?
 
不,不行,自私也好他還有太多事未做,他還想要活下去──他還希望跟卡卡西一起活下去,就像是六年前離開木葉那天他在老師胸前哭喊出來的說話。當時的卡卡西還未像現在般跟他親密,不過鳴人已經可以感受到來自男人的關切與愛護,因為在他身邊就只有那個人而已。說不定這亦是他會愛上卡卡西的原因,說不定這亦是他會依賴卡卡西的原因…
 
沒錯,男人的存在已經成為了理所當然,沒有旗木卡卡西就絕對不會有現在還活著的漩渦鳴人。所以他就不自覺地認為可以完全信任卡卡西,亦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達到離不開那名男人的地步,他已經離不開旗木卡卡西了。這想法的確令他覺得自己很弱,是的,然而松影老頭真的說得對,他這幾天不希望得到男人幫忙的態度單純是逞強,他一個人根本就活不下去,因為從來都沒有人類會是萬能的。
 
鳴人把自己想得太高,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完美得能拯救身邊的每一個人…這屁。
 
於是他承認自己的軟弱,承認自己真的只想要卡卡西在身邊,承認自己不能獨自一人面對接下來的事…可是他需要的人此刻卻沒有出現,這令他的心好痛,有一種連最後的救命草也快要捉不到的感覺。果然自己這樣發脾氣是令那人生氣了嗎?果然那人因為他在今早的態度而不安了嗎?果然他又搞混了美好的東西了嗎?可惡呀漩渦鳴人,你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想要搞爛的呀!難道你不存在真的比較好嗎?
 
「別這樣想,小子,你想要成為獨當一面的牧羊人就不能有這種想法。」九尾的聲音在青年腦中咕噥,鳴人厭煩地嘆氣並以消極的聲音嘆道:「算了吧,小九,就是什麼牧羊人的才令我搞成現在這樣…」然後便讓自己的身體再圍成一顆球。
 
只是狐狸的聲音繼續嘶喊,但因為得不到到青年的回應,那名自問活了無數個年頭的尾獸終於都尖叫:「小子!我承認你是牧羊人是我的主人,那你就給我九尾大爺看清楚你的能耐好不好?你是我們所有妖獸之主!如果你居然為了那些凡夫俗子的話而意志消沉,你叫我們妖物的面子應該擺在哪兒!」
 
「可是…」「你是漩渦鳴人不是嗎!你想要成為什麼全宇宙最出色的忍者不是嗎!混蛋!」
 
九尾的咆哮令鳴人有點啞口無言,他從來都未聽過九尾這麼生氣!那狐狸居然會因為他的事而關心他令鳴人有種想要哭泣的感覺,不過他沒有機會,他甚至聽不到九尾那後來加上的:「不是為了你,但你是我們的牧羊人我沒辦法罷了。」因為藤太、森一郎與美紀就站在他的眼前,以憂心甚至是哀傷的情感注視他。
 
「鳴人大哥,你怎麼了?」赤髮下忍有點誇張地道,美紀以昨天那些經營的書籍拍向森一郎的頭同時輕吐:「魚蛋哥哥很明顯在悲傷,我們需要安慰。」而得來男孩不服氣的說話:「我不就試著安慰了嘛…」
 
「鳴人哥哥…雖然不知道你跟卡卡西先生發生什麼事不過…為何你不去找他?我知道你很重視他…」黑髮下忍有點虛弱的道,幾天以來的休息終於都令到藤太的傷口好得七七八八,不過有些心理因素的問題令這孩子還是有點無法振作起來。就連現在最需要別人關心的藤太也跑過來安慰自己,現在的鳴人真是感動得很想要罵自己到底出了什麼事。
 
沒錯,他可是漩渦鳴人,不是別人,是那個每次跌倒也會再次爬起來的人!之前他不是說過自己還能爬起全是因為卡卡西嗎?沒錯現在不是要他去做什麼,鳴人需要做的就是去追回他所愛的那個人!否則他就會像他自己之前所說的一樣弱了──他想要變得更強,他想要卡卡西可以幸福不是嗎?
 
「謝謝你們,藤太、美紀,還有森一郎。真是的,你們的鳴人大哥我之前到底在做什麼?」他用力擦了一下自己的臉,接下來便從角落跳起並拍拍臀部。三名孩子的表情終於都沒有之前的苦惱而添上了快樂,於是鳴人抓亂了兩名男生的頭並輕拍了一下美紀的蝴蝶結,接下來便笑道:「那麼好孩子們,你們知道卡卡西老師在哪兒嗎?我得去找他。」
 
 
在月光與及營火的帶領下,鳴人在離其他人相當遙遠的地方找到了卡卡西所處的小帳篷。這根本就是一般任務露營用的級數,顯露出銀髮忍者不喜歡與陌生人同眠的孤高。但這昏暗的一角總是叫鳴人覺得相當寂寞,他認為卡卡西並不適合獨自一個人…至少,至少自己需要在那男人的身邊。
 
青年輕步走近帳篷,但他沒有立即說話或是做任何動作,選擇站在外頭思考自己應該怎麼辦。呀,是的,從一名語氣相當暴躁的女雲忍口中得知道卡卡西所在的位置後鳴人便直接跑了過來,事前並沒有認真思考過應該說什麼,反正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見卡卡西罷了。算,反正船頭橋頭自然直,於是他用力嚥下了一口緊張,平復心情向帆布伸手──
 
不過但還未碰到布物就被翻開,看見卡卡西在入口旁邊側身而座並向他招手示意進來令到青年的緊張再次湧上咽喉。這代表銀髮男人亦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討論昨天的事了嗎?無論如何,鳴人輕輕點頭然後彎身爬進,他注意到裡頭只有利用符札做成的微弱獨光,而且站進去就能發現這裡比外面看起來更要寬敞。
 
卡卡西向旁邊的位置輕拍示意鳴人坐在自己身旁,不過青年沒有這樣做,他反而直接就倒在銀髮男人胸前然後就用力含住了對方的嘴。此舉明顯令卡卡西嚇了一跳,不過再三挑逗下對方很快就作出了回應開始了兩人間的舌戰。天,他甚至差不多忘了男人口腔內的味道,對於漩渦鳴人來說絕對是一種恥辱。
 
他感到男人的右手從後抓住了他的頭髮,也可以感覺到另外的手放在自己的背部上下撫掃。鳴人繼續杯住了對方的面龐以調整角度的方式渴求達至最深位置,直到他發現自己的鼻息止住而且無法呼吸之後才緩緩放開,見到對方那白晢的臉頰在昏暗的光芒下顯得微紅,令他情不禁微笑。
 
此舉亦令卡卡西笑了,然後男人便把他的頭按到肩上,於金髮裡面落下了一吻。果然,想要逃避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只有勇於面對才是有用。於是他便讓自己的手爬到男人的肩膀上,直視進那唯一張開的灰目,感受對方給他的溫暖目光。
 
「老師,對不起。」青年嘶聲把說話吐出,因為聲音的弱小而向自己生氣。不過也無他,他需要面對自己的弱,他需要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多無法失去旗木卡卡西這個人。
 
「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鳴人,你沒有做錯。」男人安慰的聲音傳來,幾乎溫暖了青年的內心。不過他不讓自己那麼快就沈淪於幸福感中,他必需要好好道歉,他必需要就自己的幼稚行為向他十多年的人生導師說對不起。「卡卡西老師,抱歉我之前罵了你說你把我當成廢物之類的…我不知道原來我真的那麼弱,太多太多事我一個人根本就無法做得到。我忘了我也是一般人,我忘了老師你真的很關心我跟在乎我,我忘了我只是想要老師永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忘了真的對不起…」
 
「鳴人…是我道歉才對,也許我真的對你太過度保護,令你出現了自卑的感覺。抱歉,我不應該這樣做的,我應該更是放手令你…」男人的說話被一個印唇的吻封印,兩秒後青年便再次把頭移開,輕吐:「不,你當初說過你不會再放開我的手吧,我不讓你放手,你不需要。我只是想著我怎樣做才能令老師你幸福,我總覺得自己沒能力給老師你幸福…我不想只是拖後退要老師救,可是我也無法失去老師你,這是不是有點不公平呢?」
 
這句令卡卡西的擁抱更緊,然後男人主動親吻青年的鼻頭,臉露柔和的笑容:「誰說你只是拖後退?誰說你不能令我幸福?小傻瓜,你選擇了我,我有你在身邊已經是很幸福的一件事…鳴人,你知道我很不擅長跟其他人有太深入的交流,不過你不同,我在你面前就覺得可以告訴你一切,你的存在令我覺得相當舒適自然。而且只要看到你的笑,看到這個笑容永遠都只屬於我一個人,我還需要追求什麼?」
 
於是鳴人立即展露出燦爛的笑容,是只有旗木卡卡西一人能看見的美麗笑容。不過只是這樣的話鳴人還是不覺得足夠,他想要對方得到更多更多更多,這樣的話才算公平。「可是老師…我還是…」
 
「我愛的就是在我面前的鳴人。」充滿磁性的聲音傳進耳邊叫鳴人不禁哆嗦,同時男人向青年的唇按下了一吻:「那總是笑容滿臉、盡自己的努力讓所有人都可以幸福的鳴人。」然後就是臉頰:「對我而言,這樣的鳴人就是最完美的了,不需要做到真正的萬能,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會是萬能的。」接下來是額頭:「偶爾笨拙也是鳴人可愛的地方…我愛的是你整個人。」最後再次緩緩落到青年的唇上,並停留。
 
這表白實在叫鳴人不禁覺得他再也沒有任何時刻可以比現在更要快樂,於是他將開了嘴再次用力索吻,得到了男人情深的回應。他欠卡卡西實在太多了,為了令到男人亦分享到他此刻的歡欣,他想要做盡一切,一切一切的事,令對方亦能感受到漩渦鳴人到底有多愛旗木卡卡西。
 
於是在分開了吻的一刻,他向男人笑道:「抱我,老師。」
 
 
 
 
 
待續
 
=============================
作者的話:
先是犯睏然後肚痛我寫這篇時還真的是多災多難…
總之,咳,下回是純字母,如果有誰覺得不能接受的話可以直接跳過去,我會盡量不加入太多結局需要的伏筆…嘛嘛,事實上情到濃時什麼太認真的說話也不需要嘛(咦)
不過認真想想,設定了一個湖好像沒有對於那個地方多說幾句就完結了…哎,這是滿遺憾的地方啦,但情節實在是不受控制…我原本甚至是打算讓他們至少去到雲村而不是待在邊境軍營的,但又不想花時間去解釋這種無聊事…(遠)
反正就是這樣啦-3-
那麼下回(或你想跳過的話就下下回)再見吧W
 
是說結局最後的部份會有男生子情節,請注意。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