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7] [61] [60] [59] [58] [57] [56] [55] [54] [53] [5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2回]


+ + + + + + + + + +
三天了…卡卡西孩子氣地抱怨並抱住了手。三天前跟鳴人分享的那個吻…青年在接吻之後就立即昏倒了,他已經很累,從知道伊魯卡的死亡開始那身體就一直忍受著壓力。當這年輕人醒過來…就變得相當遠離卡卡西。所以,現在卡卡西坐在他的辦公室內…簽名與及向任何微小的東西發脾氣,大家都可以說六代目正在鬧情緒。綱手個人覺得這看來挺有趣的。

她從來沒有看過銀髮男人有著如此的一面,這人現在就如被搶去玩具的小孩子一樣,佐助從他的幽暗克服過來而開始作弄他的老師,很自然的…其他人都加入了,特別是大和。綱手只是笑著離開了辦公室,卡卡西接下來還有幾個小時要忙,所以她需要跟鳴人單對單談論這問題。綱手對於卡卡西最近的態度問題跟那金髮青年相關有著相當的自信。

她來到房子前並輕輕叩門,鳴人正如平常一樣坐在長椅處,聲音立即傳到他那雙敏感的耳內。是誰來看他?鳴人站起來走到門邊…綱手?青年可以感覺到前火影就在木門的另一面。他轉開了鎖推開門,綱手溫暖地向他微笑並點頭,鳴人後退一步讓女性可以進入房子。

「綱手,發生什麼事了?」
「卡卡西最近的行為有點…奇怪。」綱手亮笑著。

鳴人的雙目張大,從綱手說出六代目的名字開始就已經感到內疚,鳴人把手放在腹前畏縮著,他不知道在那個吻之後應該怎樣跟卡卡西相處,鳴人唯一所知的就是兜在那秘密的一晚所對他作的事,害他實在很難接受卡卡西的愛撫與及輕吻。鳴人所能做到的就是保持絕對安靜及遠離他,無論如何…這就是他對兜所做的事。

「看來你沒有給他足夠的注意呢,鳴人。」綱手微笑道:「你知道,他總是那麼寂寞難耐。」
「對不起。」鳴人羞怯地彎下頭。
「鳴人…這不是我的意思…」綱手牽住孩子的手並讓他坐回椅子上:「不要道歉。」
「但…我只是…」
「信我,他比你所知的更愛你。」綱手閃閃發光:「他甚至比整個村子更要愛你。」
「但──」
「鳴人,你要給他一次機會。」
「綱手──」
「我知道這很困難,但他是認真的。」
「綱手──」
「他只是那麼愛著你…從他成為你的老師開始就一直支持著你。」綱手柔情地笑著。
「綱手──」
「他努力地嘗試做任何東西而不嚇怕你。」
「綱手!」鳴人覺得他的聲音回到他以往的聲線。

綱手眨眼然後向青年張口結舌,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鳴人提起聲音大叫。雖然他有時曾經大聲地說過一兩次話,但他從不會大叫。鳴人的臉變暖而且開始化為深粉紅,他向綱手大叫…他真的大叫了,他已經很久沒有大叫,鳴人幾乎忘記讓他的聲音那麼簡單地丟出是什麼感覺。這很…正常…但他擔心會否激怒綱手,然而看到綱手的笑容可以讓她的唇邊碰到她的耳朵,鳴人知道自己應該沒問題。

「怎麼了,鳴人?」綱手快樂地問。
「我…我只是不知道現在應該怎樣與他相處。」
「怎樣與他相處?發生了什麼事嗎?」綱手詫異地蹙起了眉。
「我…我們三天前接吻了。」鳴人把他的膝按在胸前。
「噢…」綱手無法阻止自己在笑:「難怪他會有著如此糟糕的情緒!」
「這什麼意思?」
「你之後就不再接近他了吧?」
「應該是。」鳴人曖昧地點頭。
「鳴人…你不需要害怕跟卡卡西相處。」綱手安慰地道:「他想跟你在一起並抱住你,你不需要接吻呀或是什麼進一步的行為,只是讓他碰你就行了…如果你不喜歡他所作的事,告訴他,他會停止。」

鳴人看著他的膝蓋,吸收這些訊息。他還是不肯定自己應該做什麼…於是…他請綱手再跟他多聊一點。綱手已經想不到可以說的話於是她選擇把紅叫過來,這名上忍非常樂意去跟鳴人分享怎樣才表現得深情。綱手跟紅都知道鳴人願意跟卡卡西一起是一個非常好的進步,如果卡卡西進展順利的話…鳴人說不定可以重新投入社會。就算他不能再當忍者…也至少可以有一個正常的生活。

卡卡西完成他的工作已經很晚了,如果是這種夜晚,他會跑到一些餐廳並為他自己及鳴人抓一些吃的東西。他決定這孩子今晚值得吃點拉麵…就算鳴人從不要求拉麵,卡卡西知道青年還是喜歡它。在一樂要了幾碗外賣後,他似是長途跋涉地步回家。村子中的人總是叫他為鳴人打氣,告訴鳴人大家都希望他能進步而且等不及他可以出來跟村民們見面,這讓卡卡西很高興…聽到沒人討厭自己總是讓鳴人覺得比較安心。

房子進入視野之內卻卻吃驚地看到綱手及紅離開,卡卡西藐視…於是綱手剛才就是逃來這兒。他對於綱手什麼也沒說就消失感到非常不高興,銀髮男人只得皺眉並走向那兩名女仕旁邊…但他注意到鳴人從門口探出頭來望向他。卡卡西的眉頭立即不再皺而向青年揮手,鳴人站在門階前等著卡卡西,綱手可以等到明天才處理,現在…鳴人給他一個超可愛的空白表情。

「真高興我不在時你並不會寂寞,鳴人。」
「歡迎回家,卡卡西。」鳴人步進了房子,尷尬地彎下頭。

六代目進入了房子並關上了門,鳴人從他手上拿了一袋食物然後步向廚房。卡卡西失望地嘆氣…這孩子看起來還是在躲著他。但依舊,那個吻有些意思的,對吧?銀髮男人拉下他的面罩脫了鞋,一同走向廚房,鳴人已經把食物都放好準備食用。直到現在,卡卡西還是很難相信鳴人的動作會那麼快及安靜,他還是希望以往那笨拙的、大聲的、快樂的鳴人可以回來。

卡卡西打算坐下,但被緊張地站在他旁邊的鳴人阻止。金髮青年把目光從一隻腳轉向另一隻…這真的很可愛。卡卡西疑惑地看著鳴人並把身子轉向他,鳴人望向六代目而且很快就吞下他的恐懼。前進一步並蹭起了腳趾,青年那小而膽怯的吻讓卡卡西眨眼,鳴人很快就移開然後自然地回到他的座位處。當青年看著另外一個人…他看到一個閃亮的微笑…所以他也笑了。

第二天…在他離開時鳴人給他另一個吻,之後那天…卡卡西得到了一個更長時間的吻,再之後那天…卡卡西得到了長吻而且還可以把青年擁進懷裡。接下來那天…鳴人不見了,卡卡西工作了整天…沒人來看鳴人…沒人知道鳴人到了哪兒。一隊搜尋隊出動了而卡卡西本人則被綱手及佐助綁了下來。沒人知道那青年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消失了,沒有任何村民看到他…亦沒有任何暗部看到他。

那金髮青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卡卡西向糟糕處猜想,就算綱手把卡卡西鎖在椅子上而佐助離開…就算佐助答應會把鳴人找回來…卡卡西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他覺得很恐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誰帶走了他嗎?兜或團藏還活著嗎?他們都還活著嗎?什麼事?綱手亦只能作最壞打算,那孩子無法自我防衛…他已經不是一名忍者了,當他想穩定地拿起東西或是想瞄準時手就會開始抖,他已經不可能成為忍者了。

很多天…木葉的忍者搜尋過但沒有發現,鳴人徹底地消失了,沒有任何關於鳴人的東西,沒有氣味…沒有衣物…房子不再一片凌亂。發生了什麼事?最後…人們不再談論鳴人的消失,卡卡西注意到村民都忘記了鳴人曾經回來…忍者開始忘記找尋他,很快…卡卡西看著人們怎樣忘記青年存在的時間,就連佐助…綱手…他們也完全忘了鳴人。然後有一天…卡卡西忘了鳴人…他覺得身體內似是有什麼被撕碎了一樣。

卡卡西不知道那是什麼…他只知道很痛,這是他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東西。他坐在辦公室內痛苦地大喊…所有東西都變得雪白,完全的白…眩目的白…他無法從痛楚之中看到任何東西。然後他聽到了一些聲音…在呼喚他。到底是什麼一回事?他聽到佐助…他聽到…小櫻?卡卡西向聲音掙扎著身,他還聽到另一人的聲音…那是他幾乎要忘掉…是在他思想中失去及找尋的人。鳴人。

「卡卡西!快給我醒過來!我們按著你已經好累了!你知道我因為你到底瘀了多少嗎?」這聲音…很健康…很大聲。
「鳴人!他只是剛從昏迷中醒來!別那麼兇!」一把女性的聲音…告誡著他…小櫻!
「你們能否別再爭吵好好按住他!」煩惱…有點茫然…佐助。

卡卡西張開了眼望向他的學生,他們都環繞著他…鳴人跟小櫻看起來比佐助受了更多傷,發生了什麼事!卡卡西的凝視最後落於那笑著…健康的…活著的鳴人。這…是真的嗎?或是…這到底是什麼?小櫻把她的拳頭擊向鳴人的頭頂…佐助只得搖頭嘆氣。他們三人就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他很困惑。然後他終於都望向四周…醫院?他在醫院內!

「下次你想掉下懸崖的話,在鳴人身邊做。」佐助觀察卡卡西的方向。
「懸崖?」卡卡西茫然地眨眼。
「對…記得嗎?我們有任務要到沙之村…然後跟曉的新追隨者大戰了一場。」佐助沒精打采地解釋著。「你被擊中了胸膛然後掉下了懸崖,這大約是兩週前的事了。」
「對,完成任務之後我們就立即回來這兒了。」鳴人咧嘴而笑。
「事實上…卡卡西,這比較像是鳴人拖我們過來。」小櫻說。
「喂!他可是我們的老師!他醒過來時我們當然要在這兒…而且那些護士根本就沒有對他睡著時那些踢腳及尖叫作任何事。」鳴人笑道。
「說到這個…」佐助的聲線帶著興趣:「你一直都在喊著鳴人的名字呢。」
「喂!!」金髮青年的臉燒了起來:「我以為大家都同意不說這件事!」

卡卡西看著三人繼續嘻鬧,在床上坐起…他的頭在痛。佐助所說的事開始飄回他的腦海裡。沒錯…佐助、牙、井野還有他自己前往沙之村,但回程的時候被敵人突襲。他們離開的日子亦是鳴人、小櫻、鹿丸及佐井出任務的日子,卡卡西僵硬了起來…他的思考亦回到失去意識時所發生過的事,卡卡西回憶著那些惡夢…然後他笑了。一會兒後…他徹底地大笑,其學生都靜了下來盯住床上的上忍。

「什麼事,卡卡西?」鳴人問。
「…沒什麼…我只是作了一個…很糟糕的夢。」卡卡西吃笑道。
「那你為何在笑?」佐助覺得他的左眼在抽搐。
「因為這夢告訴了我一件事。」卡卡西平復他的笑意。
「告訴你什麼?」小櫻害怕她的前老師是否被什麼東西敲中了腦袋讓他失常。
「告訴我要這樣做。」卡卡西伸出了身子。

他抓住了鳴人的中忍衣抽並把他拖前,卡卡西不顧一切地拉下面罩並讓雙唇衝向鳴人那薄唇上。佐助及小櫻都吃驚地把他們的椅子從床邊推開,他們的前老師…那昏迷時被選為六代目的人…在吻他們的隊友。小櫻發現自己明目張膽地觀察這兩人而覺得相當窘困,佐助只是因為看到卡卡西那開放的愛意而覺得尷尬。鳴人在另一方面…倒是挺享受的。

他從來沒有跟任何人分享羅曼蒂克的一天,不包括雛田…他對她說他有其他「興趣」,她能明白並保持作一名好朋友。被如此徹底地…如此熱情地…如此鍾愛地吻著,實在非常美好。當卡卡西終於分開了這個吻,他很開心看到鳴人只是驚歎而非不高興。他露齒而笑並把面罩拉回原位,鳴人坐回去幾乎被從床邊倒下來,好在他可以保持著平衡。綱手咳了一聲…讓其他人發現她的存在…跟給卡卡西一個表情說著之後要跟他好好地聊一聊。

「旗木卡卡西…你被選為六代目了。」綱手說完就轉身離開,她不需要待在這兒詳細說明。
「咦?在我睡著的時候你們就搞了這些?」卡卡西歪著頭道。
「你之前都在昏迷,卡卡西。」小櫻板著臉:「現在我想我們都知道為何你一直都在喊鳴人的名字了。」
「…那你為何要叫兜及團藏呢,卡卡西。」鳴人那夢幻似的眼神消失了,突然看起來相當不安。
「兜跟團藏?」卡卡西回憶為何他們在他的惡夢中會是那麼重要…然後他深深蹙眉甚至可以通過面罩清楚看到。「他們…嘛…這只是一個夢而已,鳴人,我絕對不會讓這真的發生。」
「呃?」鳴人眨眼。
「那麼…你什麼時候願意跟我搬到火影塔呢?」卡卡西侵略性地笑道,接下來將會變得相當有趣。




========================
譯者的話:
想殺了我的人麻煩出門轉左找作者,我只是翻譯而已,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英文用中文表示出來而已,所以不要殺了我!(喂)
這事實上是作者對於「夢」所作的定義,失去及找尋。當你睡著的時候…你不是感覺到失去就是覺得在找東西。所以當卡卡西醒過來發現他有另一個機會,他可不想再次失去。
那麼當然的是沒人死啦~伊魯卡亦沒事還是一名中忍XD
所以我之前才一直說沒事的沒事的,看?真的沒事吧XD
希望大家能喜歡這個結局而不是一句「切…在說童話結局」這樣啦~(這可是作者的話哦)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