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31] [430] [429] [428] [427] [426] [425] [424] [423] [422] [42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047 異類
 
 
CP:雜多,男男、男女、女女都有
注意:劣質惡搞,角色嚴重崩壞,地雷有

拍手[0回]


+ + + + + + + + + +
 
 
忍界大戰結束,儘管本人不想承認,但宇智波佐助最後還是被漩渦鳴人毆回木葉。今天是佐助第一天重新以木葉忍者的身份投入工作的日子,在前往卡卡西班平日的聚集地點前,佐助決定還是在木葉四處走走,哼,反正他們的領隊是萬年遲到大王,聽說直到現在那傢伙的壞習慣也未有改善,所以佐助認為跟隨自我步伐慢慢來也沒關係。
 
烏髮青年雙手擠袋走在木葉的大街上,路上大部份景物都與他的記憶差不多,青年沉默地享受這種淋浴在「家」的安心感,直至他敏銳的眼睛瞥見一窩黑色的什麼正迎面而來。
 
眼前的景物叫佐助瞬間停下,他無言地盯住那一窩黑色從早晨的大街穿過,眨眼,再眨眼,直到他發現那些黑色的東西由一點點的什麼組成。雖然忍者的第六感正告訴佐助裡頭絕對有些他不能去理解、他不想去理解、他絕對不可以去理解的什麼,因為他肯定只要他看得到裡面有什麼東西的話他就絕對會吐血不過,永恆萬花茼寫輪眼就是關不上去。
 
所以,他結果還是看到了,在那些明顯是蟲子的黑霧中擁有兩個比較明顯的查克拉氣息,當中有站著的,另一個則明顯利用手腳抱住了前者,而且還在不停地跟隨步速上下擺動,而他那銳利的耳朵還令他聽到在嗡嗡聲裡頭夾雜了一些「呀~~~再來」、「唔~~好舒服呀~~」的嗚咽。佐助發現自己完全動不了,直到黑霧在青年旁邊路過,而佐助只能盯住那頭跟在黑霧後方瞇住了眼睛失落地低頭的大白犬。
 
沉默地看著那頭狗突然轉過來向他作出了「請好心收養我,我是原野家親愛的小白」閃光眼神攻擊,佐助實在不知道自己最後到底如何再次提起腳步、再次把目光放在前方假裝什麼也沒看見──但可惜,他的眼睛實在是太好使,令佐助捉到了兩名正在明目張膽地向那團黑霧發動白眼的日向家堂兄妹,而前叛忍只能感到自己的眼睛突然抽痛起來。
 
當然,他眼睛抽搐並不是因為光是捉到那兩人在偷窺,而是那兩人的身體動作。日向家的正式承繼人正把泛紅的臉藏在堂兄胸前並不停地扭來扭去,而那名分家的男生只是搖頭說什麼「雛田大人的隊友居然會在這光天化日下於這個熱鬧的大街上做這種傷風敗德的事」而沒有理會自己的豬手事實上正掐住了懷中女性的臀部而且自己的鼻孔還不停湧血,佐助只是無言地再次假裝自己沒有看見兩名日向的目光沒有一刻離開蟲子,直到青年終於都穿過了兩人,他來不及暗自嘆息便發現寫輪眼又一次抽了起來,佐助甚至有一種衝動想要按住腹部阻止突如其來的反胃。
 
兩個由綠色組成的生物正在他眼前上映了白雪公主中王子吻醒公主的情節,比較小的綠色怪睡倒在地上緩緩張眼,但那不是佐助記憶中的圓形眼睛,而是少女漫畫的水汪汪大眼而本身已經夠長了的眼睫毛還要比之前再長一倍。比較大的綠色怪物眼冒淚水,眼睛亦是一樣水汪汪而且牙齒正在不停地閃爍,兩人四周包圍了不知從何而來的薔薇,而且地面呀背景呀路人呀全數消滅,佐助那可以看穿任何幻術的眼睛此刻只見如薄紗般的網點裝飾著兩人以瘦得太可怕的手指互相撫臉的情節。
 
「李君!」「凱老師!」大綠怪向小綠怪移得更近。
 
「李君!」「凱老師!」小綠怪讓自己整隻細長的手都按在那張柔滑的臉上。
 
「李君!」「凱老師!」大綠怪與小綠怪的臉只餘下一紙之隔。
 
「李君!」「凱老師!」佐助把大綠怪的頭踩下去然後就不再理會那些破掉的網點與及枯萎了的薔薇。
 
嗚!好想吐…烏髮青年沒有發現自己腳步加快,他的生存本能正叫他快點從這條充滿異樣的大街逃離而且永遠都不能再踏進來,直到他發現的時候他已經提起了腳步拔腿就跑,儘管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臉都完全變青而且還不停地呼氣直至他跑到一座墓園裡。
 
「呀…果然麻煩死了。」一把聲音傳進佐助的耳朵,青年轉頭只見奈良家的男孩提起了煙支向天空吹了一口氣。寫輪眼用者肯定這地方沒有其他人,接下來才按著胸膛強迫自己從剛才那些嘔心的景物中冷靜,並向同屆畢業的天才輕輕點頭,而得到對方一個哼鼻。「是佐助嘛…你也很久沒有回木葉了呢,哈,是否感到這兒改變了不少?」
 
佐助沒得選擇只能再次點頭,如果沒有看到剛才那些景象的話說不定他會有另外的回應,不過這兒絕對不是他以往所熟悉的木葉,絕對不是。對此,束髮青年哼了一聲,接下來便再次向天空吐氣:「你果然也是這樣想…唉…沒有阿斯瑪的木葉果然不同了…」
 
烏髮青年感到自己的眼睛再次抽了起來,他沉默地看著天才忍者沿住了墓碑滑落於地,接下來開始抖著身體苦笑:「阿斯瑪,沒有你的木葉天空都是灰的…哼,麻煩死了。我明明有一句說話從來都未跟你說過,你居然就這樣離開了我們…後悔什麼的也超麻煩。」
 
佐助覺得自己需要跑掉,可惡,剛才那些變態也算了,連這傢伙也──而且對象還要是死人?看著束髮青年以修長的指頭憐愛地掃向墓碑,佐助已經提起腿準備好──
 
「我沒有告訴你的是…」束髮男孩無神地哼笑:「本以為你當爸爸我就不用麻煩了靠,無論如何,紅老師肚裡的孩子也是我的呢。」
 
──瞬身。
 
 
佐助落在一棵樹下並用力喘氣,他右手靠樹,左手壓在臉龐上,永恆萬花茼寫輪眼在指間透出了紅光。直到青年感到自己終於都能冷靜,他才把手掌從臉上移離並以哆嗦的目光直視那冒汗發抖的掌心,太多青年完全無法預想的事情發生令他因為不安而反胃,直到他抬起頭來時,他便發現自己的兩名(自稱佐助的永恆)隊友正以關心的目光注視著他。
 
「佐助君,發生什麼事了嗎?」小櫻有點不安地伸手輕按在青年的肩膀,鳴人也枕住了頭瞇起了眼睛扁嘴:「切,佐助混蛋你就別學卡卡西老師遲到嘛…雖然他還未出現。」
 
烏髮青年提起了赤紅色的眼睛直視兩人,好,沒有,這兩人沒有在他不在木葉的期間冒出不需要的桃紅色與及那些薔薇或心心,也代表了鳴人跟小櫻還是他認識的好伙伴,而佐助讓自己輕聲嘆息。「不,什麼也沒有。」青年小聲道,努力把剛才的回憶掃走,暗自雙手閤十帶淚感謝不存在的上帝他的隊友沒有改變。
 
但在讓自己稍為放鬆的瞬間佐助便感到眼睛又抽,永恆萬花茼立即對準了旁邊某處正在閃閃發亮的位置。青年感到眼眉跳了一下,看到一名棕髮男人正坐在樹蔭下抱住了另外的一名黑髮青年在看書。「呀,雖然佐助你應該見過了,不過那可是大和隊長與佐井。」鳴人活躍的聲音傳來,小櫻亦無奈地加了一句:「天天都在我們面前放光呢,那對混蛋…」而佐助的眼睛因為這句而又抽跳了一下。
 
他聽到黑髮的那名青年盡說什麼「現在的人過了十六歲還沒有戀愛經驗就是異類」,而那個棕髮的就哈哈哈地喊道「別這樣說嘛佐井,那些沒有交男朋友或女朋友的人聽到你這樣說會很傷心的哦」,接下來佐助還聽到什麼「剩男剩女」的話題還有「為了不落伍天天已經決定跟武器結婚了」與及「說不定沒有戀愛運是因為小弟的長度」之類,木頭的手指輕戳白晢青年的臉頰令到又一盞耀目的燈泡在紅眸前方亮了起來。
 
佐助發現時他已經阻止不了赤眸因為佐井的說話落到自己的下半身,接下來小櫻才帶著同情的語氣向他笑道:「不需要理他們啦,那兩人恩恩愛愛時就不會管別人。」而鳴人則是哼鼻:「這都怪卡卡西老師,總是遲到害我們的眼睛快要瞎了。」不知為何佐助因為自己熟悉的隊友而有點感動,就在他想要向兩人大喊:「我們是剩男剩女又如何我們可以組一個去死去死團呀靠!」的時候,一把期待以久的懶洋洋聲音終於都傳了過來:「嘛~對不起呢大家,我的人生路上太過閃耀,令我看不到前進的路…」
 
「說謊!」就是佐助熟悉的雙重奏回應,烏髮青年下決心不去理會旁邊那棵連理樹,反正第七班還是他所認識的第七班就好…而佐助這時發現眼睛抽得很厲害。
 
「卡卡西老師!你害我們都要看著大和隊長他們在那邊發閃光了!」金髮人柱力突然撲向銀髮男人的身上,而上忍則自然地接過了那名孩子並讓對方繼續環住自己的脖頸。「抱歉抱歉,我們下午到一樂算是賠罪了好嗎?」男人讓雙手抱住了青年的金髮並搖擺身體似是在安慰小孩。烏髮青年在旁邊無言地看著人柱力興奮地大喊:「萬歲!我要特大豬肉拉麵還有味噌拉麵跟牛肉拉麵還有特製漩渦鳴人拉麵!」還有上忍憐愛地吐出:「是~什麼都聽你的。」佐助覺得自己的永恆萬花茼寫輪眼正在流血淚。
 
特別是在眾人旁邊被烏髮青年刻意無視的外來者二人組突然在說:「果然沒有情人的忍者會是異類呢」的時候,佐助發現自己想也沒想,就捉住了旁邊小櫻的肩膀,並以他人生中最迫切、最認真、最乞求的語氣說:「小櫻,這是我一生最大的請求,請妳跟我交往吧。」
 
佐助看著粉髮女孩的臉在泛紅,心想如果是這名小妞的話應該會立即答應不過──「對、對不起佐助君,你、你這樣說我真的很高興,但我這些年其實已經有交往對象了…」
 
就在這時佐助感到自己被雷砍中,此刻他左邊是在討論拉麵的聖誕裝飾,右邊就是在若無其事地同情單身漢的少女漫畫式閃光。在佐助感到寫輪眼快要受不了的時候,女孩突然抬頭,碧綠的目光穿過了烏髮青年的額頭並臉紅地向佐助身後的人揮手,幸福的笑容開始化為太陽:「呀~親愛的我在這兒~」
 
這叫佐助緩緩地轉身,赤色的眼睛已經準備好用最強的幻術丟向任何他接下來會見到的男性──不過小丘上的身影令佐助停下了任何查克拉流動並只能用力瞪眼,很快,青年便帶著血淚望著粉髮少女興高采烈地飛奔上去並向金髮的女孩──井野雙唇作出一啄,佐助立即雙腳發軟並跪坐了下來。
 
…這算什麼。
 
…你們都在做什麼。
 
…難道全木葉只有我一人連一名(至少正常點的)對象也沒有!?
 
佐助抱住了頭大聲哀號,但那些已經處於二人世界的傢伙完全沒有聽見,直到青年感到自己被人拍肩,他轉頭發現秋道丁次正向他伸出了薯片,並有點臉紅地說:「佐助,我非常理解你現在的想法,反正我們都落單了,我把我的薯片送給你,不如我們來交往吧。」
 
烏髮青年沉默地盯住了秋道,他內心的厭惡結果只讓他說出這句話:「走開,肥豬。」
 
然後世界變成了紅。
 
 
在佐助回神的時候,他便已經發現自己躺在無人的地上,地面因為巨大的巴掌而下陷,而烏髮青年最後的回憶就是秋道那句:「嗚呀你這壞男人居然傷了我弱小的心靈!」
 
「……」佐助眨眼,接下來以無感情的語氣向無雲的天空輕吐:「還是…再當叛忍吧。」
 
 
 
 
=======================
作者的話:
帶著嚴重睏意打文的結果就是打了一篇完全不受控制的文章XD
嘛,打之前基本上沒有大綱,單純想讓佐助去眼紅那些在他身邊變成一對對的葉忍而已,然後就開始把半昏的腦袋想到的東西吐出來,嘛…時勢變化事實上真的可以很大呢…佐助君,辛苦你了XD
上面提到的基本上都是我個人支持的西皮,當然啦鹿丸的部份被我放雷了XD(但我真的是阿鹿派的!要不然就鹿井。)小櫻跟井野則是我最近才開始注意的百合配,不知為何我個人滿喜歡W
那就這樣,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我雷倒了呢(靠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