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33] [432] [431] [430] [429] [428] [427] [426] [425] [424] [42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同繪文──048 傳說
 
 
CP:不是重點
注意:架空,與寵物小精靈(神奇寶貝)CROSSOVER,內容幾乎都是自爽XD

拍手[0回]


+ + + + + + + + + +
 
 
「…傳說中有一種精靈一千年只醒覺七天,而你可以向那頭精靈許願,這樣的話牠就可以實現你三個願望…」小櫻抱住了手中的繪圖本感動地喃道:「天,這真是太浪漫了!」
 
「實現願望?那傢伙能夠讓我成為精靈大師嗎?」走在最前跟同伴六尾(全國NO.037)互相追逐嘻笑的鳴人因為被小櫻故事的重點吸引並回頭喊道,他先是彎身把紅色的小狐狸精靈抱起,然後興奮地跑到小櫻面前:「或是說給我可以吃足千年份量的拉麵?」
 
「這種東西你自己一個人努力吧!依靠許願什麼的,就算當你當成精靈大師,也沒有任何意義!」粉髮女孩用力按住金髮男孩的鼻子令到鳴人變成了豬鼻,這叫男孩先是不高興地哼了一聲,然後才別過頭:「那拉麵也行了吧!而且如果是小櫻的話妳又想要什麼?」
 
「當然是要跟佐助君恩恩愛愛地生活下去啦!」女孩雙手閤十而且還向天空作出了閃光,這叫鳴人悲傷地望著女孩惱怒地大喊:「又是佐助呀!」可惜小櫻沒有理會,單純神氣地穿過了金髮男孩那可憐的目光。鳴人因為自己一直暗戀的女孩結果還是對他不揪不睬而失落,但很快他便感到自己的腦袋被溫暖的大手輕按,轉頭望過去,只見自己以往的鄰人亦是從他出發旅行開始就已經照顧他的大哥哥卡卡西向他微笑,並提起了手指愉快地道:「嘛,反正這些單純是傳說,你們兩人有什麼願望的話,還是自行努力吧。」
 
「嘖。」鳴人低頭並輕輕地放鬆手,讓六尾再次落在地上歪頭向他困惑地嗚叫。嘆氣,十三歲男孩先是向一同成長的精靈伙伴擺出了過往的笑容,接下來整理思考,從手掌下奔前並追上回頭向他們大喊走快點的小櫻。的確如卡卡西大哥所言,他們只要自行努力也可以實現願望!現在他們需要做的就是向下一個城市出發,只要沒有走錯路的話他們應該傍晚前就可以去到風砂市,而鳴人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打倒那地方的道館館主赤砂蠍,得到他參加聯盟大賽的第二枚勝章。
 
 
可惜旅行總會有不同的變數,一場大雨就令他們全部迷路,並需要逗留在一座偶爾發現的石洞中。
 
「嗚,全身都濕透了!都怪你們慢吞吞的!」小櫻喊叫而鳴人因為那弱氣的女聲而畏縮。老實說,誰會希望迷路?火系的六尾因為淋雨而有點不舒服,鳴人把牠收回精靈球後便轉向在場唯一的成年人。「吶,卡卡西大哥,我們到底跑到哪兒去了?」
 
「嘛…不要急嘛,先讓我確認一下地圖…」男人從背包拿出了現在已經很少人會用的紙製地圖並放在地面上,手指追蹤他們之前前進的路線然後就是一道又一道的分叉路。金髮男孩看著他的大哥哥不停地指路最後垂下頭一副「我投降了」的模樣,那失意的表情令男孩不禁笑了出來。儘管卡卡西這個人看起來不可靠,但就是因為男人總會擺出那些有趣的反應,鳴人當初才會讓這名大哥哥跟上。
 
而且雖然男人看來不可靠,不過鳴人已經想不到有任何人比起旗木卡卡西更可以給予信賴。男孩在五歲開始就成為了孤兒,分別在精靈對戰與及華麗大賽很有名氣的父母在很久以前的意外過身了。鳴人已經幾乎忘了當時發生什麼事,他只知道是一頭野生的九尾(全圖NO.038)在那次的意外救了同時在場的他,也許是鳴人當時的衣著有點像六尾的顏色令到九尾以為他是自己的孩子,結果第二天卡卡西拖著整家犬類精靈散步發現他時,男孩只抱住了相當虛弱的六尾,在漸漸冷卻的白狐精靈屍體旁邊發抖。
 
銀髮男人接下來便把他跟六尾都帶到自己的小鎮子並給予細心的照料,儘管偶爾會抱怨家中沒有位置讓這男孩入住(畢竟那人養了至少有十頭犬精靈),鳴人卻知道卡卡西暗地裡不停懇求鄰家自來也跟綱手夫婦能夠收留他並給他當時缺乏的親愛,直到鳴人十二歲覺得自己夠大想要冒險時,卡卡西亦用「嘛,沒有人陪你的話你在路上一定會餓死」作藉口主動跟上。而且認真點說,鳴人可以活到現在,好幾次都是因為卡卡西出手幫忙。男人出手時幾乎不會明顯,但鳴人就是知道絕對是卡卡西幫了他。
 
即使男人此刻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也不代表卡卡西沒有辦法。很快鳴人就看著他的大哥哥放出了一頭路卡利奧(全國NO.448)並作出指示,鳴人還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總喜歡跟這頭藍色的犬類精靈一起訓練耍拳。路卡利奧閉上了眼睛感受一種叫作「波導」的東西,只消一瞬間,犬爪就為指出地圖上三人目前所在的位置。
 
「這就是我們所在啦…嘛,為了躲雨還是走得挺遠的呢~」銀髮男人以若無其事的唱歌語氣道,異色的目光懶洋洋地投向剛才一直在慌忙跑動害他們走錯路的小櫻。粉髮女孩用力畏縮,接下來別過頭假裝踢石子同時呀哈哈哈地想要扯開話題:「呀、那個…哈哈哈不知這附近有沒有人住呢哈哈哈哈,我們都濕了這樣下去會感冒的哦。」
 
說時遲那時快,鳴人「乞嚏」了一聲。於是小櫻抬起了鼻尖洋洋得意地望向卡卡西,而三人中的大哥哥只能抓頭嘆氣,接下來再次望向路卡利奧。藍色的精靈吠叫了幾聲,鳴人一邊拭鼻一邊回想有關「波導」溝通的說話。根據卡卡西所言路卡利奧只會向信任的人作出波導的交流,男孩聽不懂單純是因為他還未被承認。這叫鳴人悲傷了一陣子,但他很快就振作起來,下決心要成為所有人跟精靈都認同的精靈大師。
 
不過鳴人很快就注意到卡卡西的臉由之前的帶著逗樂漸漸變成了無表情。雖然從臉上讀不懂任何東西,但男孩知道這是他的大哥哥思考的時候。很快銀髮男人再次大聲嘆氣,輕吐:「謝了,路卡利奧。」然後就把精靈收回球裡。鳴人跟已經抱住了身體開始發抖的小櫻都帶著期待的目光看著卡卡西,不過男人單純再次擺出之前那輕鬆的表情抓抓頭:「嘛,我看我們在雨停之前都需要在這兒休息了。」這叫兩名孩子失落地垂肩,然後又打了一次乞嚏。
 
 
鳴人讓卡卡西幫他抹頭髮,小櫻進入了洞穴比較深的位置自行抹身。這洞穴中偶爾會有數頭波音蝠(全國NO.041)飛出來,但基本上也是一座相當安靜的山洞。雨水看來還會下好一段時間,這附近亦沒有精靈中心,如果卡卡西那張烏鴉嘴說中的話,今天他們就需要在這個地方過夜了。
 
「嗚,明明差一點就能去到風砂市…」鳴人換了比較乾的衣服後嗚咽道,卡卡西利用自己的風速狗(全國NO.059)為他們生火。小櫻坐在火團的一邊為自己的櫻花寶(全國NO.420)打理葉子,並不高興地嘆息:「沒有任何人想要下雨…而且鳴人,我們的旅程還要花好一段時間,有些東西不能急著一時。」
 
「我們的旅程…?」鳴人跟卡卡西異口同聲,粉髮女孩因為這個難以置信的語氣而畏縮。「什、什麼嘛!我、我要去的寫輪市離這兒還很遠,代表我還需要跟你們一起走好一段時間,就是這樣。」然後小櫻便把手放在下巴托住了臉,另外的手繼續以拇指左右掃拭櫻花寶的臉頰。鳴人清楚記得他們是在旅程上一站的岩煙市遇上這女孩的,當時小櫻追著一名叫作佐助的烏髮男孩並不停示愛,但那名男孩總是愛理不理直到最後甚至以一頭黑暗鴉(全國NO.198)把女孩當時唯一的精靈打慘。鳴人看不過眼便主要以六尾作挑戰,不過那名黑髮男孩卻拋出了阿勃梭魯(全國NO.359)令鳴人的六尾嚴重受傷,直到卡卡西需要放出路卡利奧並厲聲阻止。而結果事後小櫻就賴著他們而且還怎麼也趕不跑,嘛,也不是說鳴人真的想要那可愛的女孩離開啦…
 
「但小櫻這次也說得對,我們不需要太著急,各式各樣的旅行經歷對於你們來說將會很有用。」卡卡西笑道而鳴人只能再次垂肩,他真的好想快點挑戰赤砂蠍拿到他第二枚勝章呀!第一場對著那名爆炸狂真的是一場苦戰,鳴人真的不知道第一隻上場就自爆令到雙方精靈無法戰鬥到底有什麼好玩。無論如何,第二場道館戰本來已經近在咫尺了!為何他就需要在這地方拖著腳步不可!「這該死的雨天!停雨就好了!!」
 
卡卡西的風速狗突然由之前的伏地休息狀態抬頭,眾人還未有眨眼的時間,外面那些淋浴一樣的雨聲突然變小然後就靜止下來,陽光開始從雲間透進而鳥兒的聲音響徹,三人緩緩地走出山洞接下來望向美麗的藍天張口結舌。這…是什麼一回事?
 
「這…難道是上天聽到我的祈禱了?萬歲!」鳴人突然大喊,再次把精靈球裡的六尾放出來。一人一狐在洞外的水坑處愉快地互相追逐嘻鬧,直到風速狗再吠叫了一聲吸引大家的注意──
 
一頭奇怪的小傢伙從山洞裡帶著呵欠飛出,而且似是肚子的位置還張開了類似眼睛的東西,數人只得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一頭黃色星星類似是精靈的生物最後飄到鳴人跟前,露出了笑容然後開始於天空轉圈。
 
「這…這是什麼?」金髮男孩還未從震撼搖出,卡卡西亦小聲地道:「我從未看過這種精靈…」直到最後小櫻終於都從驚訝中回神,於背包抽出她剛才閱讀的繪本並大喊:「鳴人!那是基拉祈(全國NO.385)!就是可以實現人們願望的精靈!!」而兩名男性都立即誇張地後退並大聲地「咦!?」了一聲。
 
「哈,只是迷路就可以碰到傳說中的精靈…我們可以去買彩票了呢…」卡卡西努力眨眼回過神後才羞怯地抓頭,男人還是對於看到千年才會出現七天的精靈有點難以置信。鳴人倒是立即捉住了飄在他前方的精靈小手並快樂地喊道:「是你讓雨停下來的嗎?謝謝你!」而得到了祈願精靈快樂的喊聲。六尾在旁邊愉快地嗚咽,小櫻亦跑上前來喊著什麼鳴人不能獨佔之類的說話。金髮男孩於是放開了精靈並跑回卡卡西身邊,興奮地說這樣的話就可以挑戰道館了而沒有注意到銀髮男人笑容下對於四周的警戒心。
 
「這樣的話我們還是快點走吧。」卡卡西催促道,急拍了鳴人鳥巢似的金髮並匆匆回到山洞裡收抬東西。直到男人再次步出時,鳴人發現除了風速狗外就連路卡利奧跟大狼犬(全國NO.262)也被男人放了出來。當然,男孩此刻實在是高興得沒有對此想太多,特別是卡卡西以若無其事的笑容問:「基拉祈也跟我們一起嗎?」而得到祈願精靈興高采烈的回應,鳴人真的認為眼前一切實在是平常不過。
 
所以他跟小櫻也沒有發現一些暗自跟在他們身後的波音幅甚至是卷尾貓(全國NO.431)之類的精靈都因為偷襲與及神速招式而倒地。
 
 
回到他們之前被小櫻帶錯路的路口,卡卡西拿出了指南針放在地圖上同時眺望遠方。不知為何基拉祈很喜歡躺在鳴人的頭上打呵欠,對此小櫻似乎顯得相當羨慕。銀髮男人肯定了接下來前進的路後便向旁邊的路卡利奧點頭,波導的對話讓他知道一直都跟在身後的敵人已經再也等不及。事實上打從從一開始以波導探路時卡卡西已經知道這附近有人,不過路卡利奧的犬類嗅覺亦叫銀髮男人得知那些人們並不好惹。基拉祈的出現叫卡卡西肯定那些正在接近的人們到底有何目標,於是他想著需要快點保護這群孩子與及基拉祈,畢竟小孩子許一個「想要天空放晴」的願望也比成年人們想法來得單純。
 
也不是說卡卡西自己沒有任何願望,但因為他從一開始就不讓自己抱有希望所以亦不會因為機會出現而選擇利用。童年的旅行令他失去了很多而他接下來開始把保護同伴與及精靈放在首位,所以現在…「嘛,鳴人、小櫻,你們跟基拉祈先走吧。這兒一直向前走大約一個小時後就可以到達目的地,當中只有一條分叉路,記得走右邊。我在這兒有點事做,很快就會跟上,現在去吧!」
 
「為什麼?」鳴人疑惑地問,連小櫻也在旁邊有點憂心。不過卡卡西沒有在兩名孩子面前露出馬腳,男人的表情相當輕鬆自然:「嘛,只是有點事…而且你們再拖下去的話鳴人便來不及於入夜前挑戰道館了,我保證我很快就會跟上,行嗎?」
 
「有什麼事比起看我的道館比賽重要…」男孩有點扁嘴,這叫銀髮男人有點內疚,但再這樣拖下去的話他們很快就會被追上,於是卡卡西便讓伸手將鳴人他們推向正確的路,並催促:「好了,快快,否則我便讓路卡利奧拿著骨棒把你們當成棒球般擊向目的地。」
 
這個玩笑似乎太嚴重了,害鳴人跟小櫻立即畏縮向前跑。卡卡西眺望著孩子們的身影消失,接下來才放開一直掛著的假笑,以最認真的表情望向剛才他們不小心走錯的路。他不需要等太久,就有一名男人帶著一大堆的惡系精靈與及一頭超力王(全國NO.297)出現。當中那頭巨型的格鬥系抓住了卡卡西兩頭昏倒了的犬精靈,看著風速狗與及大狼犬被超力王像丟垃圾般拋在地上,牠們受了重傷喘氣的樣子令銀髮男人不禁咬緊牙關。
 
「這兩頭狗是你的嗎,面對我們一大群對手還能做到這個地步,實力相當不錯。」一頭橘髮的男人輕道,卡卡西好奇那人臉上那些像是釘子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這點不重要,他拿出了精靈球以莊嚴的語氣吐了一聲:「辛苦你們了。」便把兩頭處於瀕死狀態的精靈都收回各自的球內。銀髮男人再次以懶洋洋的姿態直視著那些穿上了奇怪黑袍制服的敵手,並對於眼前所有敵對眼神心裡有數。
 
──他打不過這群人。
 
不過只要阻擋到鳴人他們進入城市就行了,如果在這之前那兩名呆子能把基拉祈的三個願望紙片都用光就更好了。
 
「路卡利奧,你知道應該怎麼辦吧?」於是他輕吐,藍犬只是勾起了唇角以笑容作回應,接下來便揮動骨棒刻意擋在敵人面前。橘髮的男人只是臉無表情地望著卡卡西,接下來才喃道:「上吧,超力王。」
 
不需要訓練員喊出招式的名字兩頭精靈便開始對戰。如果論速度的話卡卡西可以肯定路卡利奧更勝一籌。不過在屬性上超力王擁有優勢,而路卡利奧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利用骨棒與及波導彈來拉開距離避免直接攻擊。當然,波導彈很有用,可以看到巨型格鬥精靈被打得節節敗退,不過那巨型身體居然可以再次跳前向路卡利奧使出撥擊,為同時擁有鋼系屬性的波導精靈帶來很大效果。
 
過於集中看著路卡利奧的戰鬥以便隨時作出指示,令卡卡西沒有注意到瑪狃拉(全國NO.461)已經走到他旁邊,直到男人反應過來,他抽出另一顆精靈球時卻感到冰系精靈的勾爪已經刺進了他的肩胛並把他整個人用力壓落在地,腦袋擊中地面叫他大吼了一聲。路卡利奧在這瞬間分神而從後吃了超力王的會心一掌並被擊倒在地,卡卡西想要站起來為自己的精靈檢查,然而勾爪的痛楚卻令他再次倒下。
 
他伸手抓住了瑪狃拉的爪子,同時帶著苦臉望向那緩緩地前進為他擋下天空的身影。橘髮男人只是以有點空洞的眼神盯住了卡卡西,而犬精靈訓練員只得用力咬唇,以最尖銳的目光直視著對方。經過了沉默的兩秒,那無感情的聲音再次響動:「基拉祈到底在哪兒。」
 
「嘛…基拉祈?那是什麼?」卡卡西決定裝傻,不過銀髮男人很快就發現自己的臉頰被皮鞋用力踩住。他沒有理會口中突然湧出的鐵味,但赤眼左眸被用力踩住令他感到相當不爽。橘髮男人再次問:「基拉祈在哪兒。」而卡卡西單純嘲笑似地哼聲:「我都說過,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真實之眼只會向擁有由衷願望的人打開,如果不是有人向基拉祈許願的話,牠是不會離開那山洞的。」靠,現在卡卡西真的有點慶幸鳴人當時說了希望停雨的話,如果找一頭精靈也要利用這種態度,銀髮男人實在不能肯定眼前這傢伙到底擁有什麼願望。
 
現在只要鳴人逃遠的話…至少進入城裡的話…那麼這群傢伙就不能明目張膽地找尋基拉祈──
 
「卡卡西大哥!」
 
而卡卡西此刻真的很想向基拉祈乞求剛才只是幻聽。
 
可惜現實不會被改變,他從那輕微放鬆了的腳步移頭,發現鳴人抱住了祈願精靈站在離他們大約十米遠的位置而吃驚。橘髮男人只是以平淡的聲音說道:「發現基拉祈了。」但還是沒有把腳移開。卡卡西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慌張還是生氣,但他阻止了不自己內心對鳴人的擔憂:「鳴人,帶著那孩子快跑!」
 
「我不要!沒有卡卡西大哥看到我得勝章的一刻我才不要!」金髮男孩大叫,而六尾亦提起了尾巴向敵人憤怒地嗚咽。小櫻亦在旁邊顯得有點臉青,不過還是拋出了精靈球,最近才收服的皮皮(全國NO.035)從裡頭冒出來。「我、我也不會把同伴棄之不顧的!」
 
這句說話令卡卡西有種被打敗的感覺,因為教那兩名孩子絕對不能捨棄同伴的,就是他自己。銀髮男人只好努力地提起之前那顆本來想要拋出去的精靈球,事實上排在三頭犬類之後的精靈他一般都不會用到,但現在情況相當危險,如果他不能讓那兩名以為自己就可以搞定那一大群惡系精靈的笨蛋逃跑,後果絕對會不堪設想。
 
但在他能丟球之前,本來踩臉的皮鞋變成了踩著他的手臂,那突如其來的力度令卡卡西連精靈球的按鈕亦按不上去。他大吼了一聲結果吸引了兩名孩子分心,六尾的火焰噴射明顯對於擁有厚脂肪特性的超力王沒用,就連皮皮的搖手指也…「我說皮醬不是彈跳!這樣根本就不能攻擊呀!!」小櫻的嗚咽叫卡卡西有點想會心而笑,這頭皮皮真的是卡卡西見過最沒運氣的皮皮…
 
這樣下去真的會輸,銀髮男人好不容易才能以嘶啞的聲音忍痛喊道:「鳴人!快帶著那孩子逃!」這句說話令他的臉龐得到了來自瑪狃拉的一爪。鳴人憤怒的嗚咽傳來,而卡卡西在異常的痛楚下隱約看見男孩抱住了的祈願精靈正在發光…
 
「真實之眼又再次打開了!」橘髮男人的聲音相當吃驚,卡卡西嚇了一跳並想起剛才敵人所說的話然後以最大的力量大喊:「鳴人!快許願!」他不在乎鳴人到底想取什麼願望,因為他相信鳴人絕對不會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但他就是無法相信這名橘髮男人。他可以感到被踩住的手放鬆代表了敵人正打算跑向鳴人,在心底最慌張的一刻,卡卡西卻聽到了──鳴人那孩子以最清晰的聲音大喊:「我要救出卡卡西大哥!!」連眨眼的時候也沒有,銀髮男人感到自己身體發出了藍綠色的光,一瞬間視野內的天空就好像變得不同了而且他的肩膀亦再也沒有刺進任何利器,側眼看到昏迷的路卡利奧就在旁邊,而鳴人跟小櫻呼喊的聲音亦令他突然放鬆,覺悟到他們的第二個願望是瞬間移動,接下來便不醒人事。
 
 
鳴人抱住了六尾坐在精靈中心的病床旁邊低頭,聽說卡卡西所受的傷應該要被送到大醫院而不是精靈中心然而這個鎮子就是沒有這種設施。小小的火狐狸拭舔鳴人的臉頰令到金髮男孩只能苦笑,小櫻亦站在男孩旁邊顯得有點哀傷,不過目前情況用生氣來形容女孩的心情比較準確,無論如何,當小櫻找來了喬伊並把卡卡西送進院的時候,很多人目睹基拉祈就在他們身邊。一大堆聽說傳說精靈就在這房間的村民湧到門前,喬伊小姐與及吉利蛋(全國NO.113)幾乎抱起了用來掛點滴的鐵枝把人們趕出去才能鎖門,不過也不代表外面已經變得安靜,就算被門口與及牆壁隔開,那些傢伙還是盡說什麼開賭局來猜基拉祈是真是假,又或是許什麼成為大富翁的願望之類,感覺真的很麻煩。
 
此刻基拉祈腹前的眼睛已經再次閉上並睡在卡卡西的枕頭旁邊,而銀髮男人的精靈被喬伊檢查過後發現基本上沒有任何大礙就是需要休息。外面的天色已經變黑,而且他們只降落在之前的岩煙市,並不是鳴人目的地的風砂市,不過男孩並不後悔,對他而言,萬一救命恩人的卡卡西大哥出事的話他才會後悔。
 
回想起剛才他跟小櫻走到一半看到那分叉路時鳴人就已經感到相當不對勁,他想不到卡卡西有什麼理由需要留在那兒除非男人是在做一些不想被他看見的事──比方說是暗自跪下來懇求綱手與自來也收留他並給予他親愛但事實上在鳴人十歲左右時便聽說兩名老人跟他說這個故事──於是在小櫻走向分叉路的右邊時鳴人說他們走錯了,但亦不是左邊,而是回頭。在看到卡卡西被人採在地上的一刻男孩真的感到相當憤怒,同時慶幸自己當初有回來否則他真的、真的會後悔。
 
卡卡西的肩胛受了嚴重創傷,臉上亦有些需要縫針的傷口而且也有輕度失血。儘管目前沒有生命危險,不過不轉到大醫院的話康復進度會很緩慢,當然也不代表到達大醫院可以令到男人完全復原。小櫻最後終於都放棄站在鳴人旁邊而選擇爬上喬伊給她的床,這房間還有另外給男孩的床但他並沒有任何睏意。外面那些吵鬧的聲音令鳴人覺得相當苦惱與無助,直到最後小櫻暴躁地翻開了被子,跳下床並向鳴人伸手:「我受夠外頭那些傢伙了,鳴人,把你的夢鈴(全國NO.433)借來!」
 
鳴人的腦袋還被懊悔的濃霧掩蓋令他不知道小櫻到底打算做什麼,但他還是從身後抽出了精靈球把那金色的小鈴鐺給放出。回想起來,這孩子可是鳴人十二歲生日說要出發旅行時卡卡西送他的,而且那個時候這孩子還只是一顆剛被發現的蛋,回憶當時男人的笑容令鳴人更是咬牙切齒,因而沒有聽見小櫻那句:「好,記得好好閉上耳朵哦!」
 
結果女孩抱住了夢鈴大步跑了出門,鳴人疑惑為何女生要關門時,吵耳的聲音突然響徹天際,把鳴人嚇得幾乎心臟病發同時六尾也跳到地上,基拉祈幾個彈起並用力抱住鳴人的臉發抖,害金髮男孩幾乎窒息才能把那頭白色的精靈從臉上扯下。
 
小櫻回來的時候感到相當滿意,鳴人可以瞥見門外有很多倒在地上的人直到女孩再次關上了門。夢鈴若無其事地掉落在地上接下來跳上了卡卡西的床上,基拉祈似乎對於這新出現的精靈擁有好奇,但鳴人很快就把這孩子收回球中以防止剛才在外面發生的意外再次上映,直到他望著小櫻滿意地倒在床上,才用力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搖頭苦笑:「小櫻…一定是叫夢鈴用了吵鬧吧…而且有反效果呢。」呀,現在對她又多一份好感了。
 
無論如何,鳴人再次把目光轉向卡卡西,甚至沒有理會醒過來的基拉祈拉住他的臉皮想要跟他玩的行為。男孩的悲傷再次得到六尾失意的嗚咽,而祈願精靈最後終於都落在男孩鳥巢似的頭髮上,選擇疑惑地看著那名失意的男孩。
 
 
時鐘滴答滴答地響,基拉祈發現鳴人跟六尾都已經伏在卡卡西的床上睡著,而小櫻亦轉過頭明顯進入了無夢的睡眠。精靈中心的護士喬伊為卡卡西作簡單的檢查並喃喃自語地說一些類似沒有兩三個星期男人絕對不能動之類的話,然後轉過來向基拉祈微笑並為鳴人蓋上了被子。直到女護士步出了門口(外頭的吉利蛋正把倒地的人們一個又一個拖走),祈願精靈不禁飄向窗戶,抬頭望向漫天的星光。
 
有一瞬間,基拉祈感到這個地方再也沒有牆與天花掩蓋牠與繁星的連接,令到白色的精靈平躺於空氣中沐浴於萬天星光下。星星的光芒成為牠第三隻眼睛的力量,基拉祈讓腹前的真實之目完全張開,並聆聽這世界上各式各樣來自不同人由衷的願望。
 
如果鳴人沒有說出第一個願望讓牠第三隻眼覺醒,也許這年的七夕牠亦會依舊於洞穴中睡過去。不過牠現在覺醒了的話,那牠就會實現那名讓它醒覺的人最由衷的願望。基拉祈能聽見男孩內心的願望有很多,不過那些願望都因為出現了另外類似的東西而顯得不再重要。就在牠找尋男孩的心聲希望可以實現這孩子最大的願望時,牠聽到了。
 
事實上基拉祈不需要找尋,鳴人在夢話中便已經吐出:「卡卡西大哥一定要痊癒…我們接下來再一起去旅行…所以你一定要痊癒…」這令祈願精靈笑了起來而腹前的眼睛開始發光,直到星火完全包圍在自己身上,頭頂上的三支籤紋都寫滿了字,祈願精靈讓自己化為逆流星,離開了醫院並衝向天際,直到牠在世界的另一個盡頭消失。
 
 
岩煙市的道館館主地達羅看著逆流星的出現並笑著哼了一聲,在他對面的橘髮男人沒有表現出任何表情,而在他身後是一大堆被炸倒了的精靈。金髮館主讓身後的頑皮彈(全國NO.101)因為磁力而浮起,身後還跟著大堆的雷電球(全國NO.100),雷光於圓球四周閃爍而且已經準備好再來一場爆炸。「那麼,現在你沒有藉口能進來我所管轄的地方啦,彌彥?」道館館主以看戲的語氣問,橘髮男人只是直接盯住金髮男人然後讓手下把所有的精靈都收回球裡。
 
「…我們佩恩是不會放棄理想的,請你們這群叛徒好自為止。」名為彌彥的男人以無感情的語氣說,接下來便轉身帶著手下們離開。地達羅對著男人的背影聳肩,然後向天堂拋出了一顆小小的黑球,身後頑皮蛋向那黑球發出了電火花,令到那小小的火藥爆炸,成為一枚美麗的煙火。
 
 
鳴人因為鳥叫聲而醒過來,從上半身趴著的動作提腰令他感到渾身酸痛同時打了一個呵欠。一個熟悉的「早安」傳了過來而鳴人很快就回收一個:「早安,卡卡西大哥。」他甚至沒有注意到有任何東西出問題直到男孩終於都睜開眼睛看見卡卡西坐在病床看書。
 
事實上金髮男孩需要眨眼,直到睏意完全消失而昨天的回憶湧進,鳴人才立即大喊:「咦!卡卡西大哥你沒事啦!」當然,突然得到小櫻從後而來的巴掌也是男孩預料之外,但無論自己的頭皮到底有多痛,男孩還是因為昨晚被告知沒有兩天也不會醒過來的卡卡西在他面前精神地朝他微笑而高興。「這…這是什麼一回事?」
 
「不知道呢,也許是因為基拉祈吧。」銀髮男人帶著逗趣哼聲,閉上了書並把手憐愛地放在鳴人的頭上。小櫻這時亦背靠在卡卡西的病床,以有點失望但整體還算是高興的語氣道:「我醒過來時基拉祈已經不見了,說不定牠而聽到鳴人君你希望卡卡西先生痊癒的願望而幫你實現了呢,這麼一來牠的任務也完成了。」最後女孩吃笑地補充:「雖然牠沒有幫我追到佐助君還真可惜。」
 
「又是佐助呀…」鳴人扁嘴,然後低下頭來思考那頭已經消失不在的精靈,明明交了朋友那麼快便離開,連一句再見也沒有真的叫金髮男孩有點失落。閉上眼睛嘆氣,張眼時卻瞄到了床上的被握住的書,很快便再次把目光轉向卡卡西並厚臉皮地笑了起來:「這樣的話,我真的要謝謝基拉祈幫我實現了願望呢!」然後男孩抬起頭,讓雙手圍住嘴邊,向天花版大喊:「謝謝你~基拉祈!!」
 
「那我也得謝謝你幫我許了這個願望,鳴人。」銀髮男人再次拍打了一下男孩的頭得到一聲吃笑,然後就將手掌移向小櫻。「也謝謝妳在這兒,剛才我聽喬伊小姐說過妳昨夜向外頭的人做了什麼。」被拍頭的女孩臉紅起來,然後才小聲地道:「不…不客氣。」
 
溫馨很快便包圍了三個人,這片沉默的陪伴令到他們都感到相當舒服直到「咕嚕」的聲音突然就從某人的肚子響了起來。大家都一同眨眼,又一聲咕嚕,鳴人終於都按住自己的腹部臉紅了:「呀可惡…我餓啦,想起來我昨晚也沒吃晚餐!這兒有沒有拉麵?」
 
「早餐就吃點健康的東西啦!」女孩又拍了一下男孩的金髮害鳴人扁嘴,但他還是從椅子跳下並做了一些伸展運動然後才快步跑了出去。小櫻追在後方大喊:「別在精靈中心亂跑!」結果兩名小孩都沒有注意到卡卡西的笑容漸漸變淡然後變成了皺眉。
 
男人思索昨天所發生的事與及那名橘髮男人到底有著什麼目標,也許單純是追尋基拉祈實現願望的力量不過作為多年訓練員的直覺告訴他事情絕對不可能那麼簡單。但無論如何,他或是鳴人小櫻都只是在這個世界裡的一名普通人,應該沒有任何大事會直到牽涉到他們吧…這讓想著,男人亦發現自己的胃袋傳來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呀。」就是卡卡西的自言自語,他不好意思地四處張望直到他發現鳴人的六尾正在對面的床上歪頭看著他。銀髮男人阻止不了自己臉紅起來,只好把手放在腦後,並羞怯地向小狐狸微笑:「嘛…看來我也餓了呢。」
 
而小狐狸只是再把頭歪向另一邊,接下來閉上眼睛伏於床上休息。
 
 
 
 
 
 
===========================
作者的話:
其實我現在很想翻鍵盤(炸)
這篇文章…直到寫之前的最後一刻我都不知道應該寫什麼,雖然是傳說但我又沒有心情去改寫任何已經聽過了的傳說但又不想寫什麼校園不思議這種好像已經被用到爛的提材。
然後想想,傳說→傳說的寵物小精靈→POKEMON→好就寫這個吧!於是我就寫了(炸
嘛,話是這樣說,但因為真的無大綱無組織什麼也沒有,所以我一開始也花了不少時間才能進入狀況…原來想寫雪拉比的但不知為打第一句就變成了基拉祈,於是將錯就錯直接讓腦袋跟著情節流下去了(死
結果還是滿一塌胡塗呢囧TL
(是說遊戲中的基拉祈是沒有瞬間移動的)
 
有關設定:
其實我沒有設定太多。
在大約半年前我出於好玩,為整個第七班設定了如果他們有PM的話會是什麼,但單純就是這樣而沒有其他可以被稱為情節之類的東西,所以上面很多都是我即興搞出來的XD
嘛,道館館主是曉沒錯,分別是用爆炸類PM的地達羅、替身類的蠍、詛咒類的飛段、多屬性的角都、雙打賽的絕、魚類的鬼鮫、混亂類的鼬、蛇類的大蛇丸(但跑掉)。佩恩是反派,阿飛我還未定。
嘛,我就是覺得PM不一定要用屬性來玩道館嘛XD
不過主要都是2VS2沒錯。
 
 
 
至於上面出場過主角們的PM…
鳴人:
六尾(火):關東PM
夢鈴(超):神奧PM
這是他目前所有的,我事實上把六頭都設定好了XD
 
卡卡西:
大狼犬(惡):豐原PM
路卡利奧(格鋼):神奧PM
風速狗(火):關東PM
他家中養了所有犬類,帶出來旅行的是上面三頭,而他還有三隻PM不是犬的(其中一頭我想不難猜,其他是用來平衡隊伍。)
另外我個人覺得大狼犬真的超適合他。
 
小櫻:
櫻花寶(草):神奧PM
皮皮(普):關東PM
當然遲些也有其他。
 
佐助:
阿勃索羅(惡):豐富PM
黑暗鴉(惡飛):城都PM
當然遲些(ry
 
事實上我還設定了大和跟佐井,但上面沒有他們出場於是我就不寫了W
 
 
 
 
至於其他…
其實我不肯定接下來會否再寫同一個世界觀XD
因為如果寫的話我基本上都是單純是一些單篇小故事,很難連成串…我實在沒有腦力再去思考一個新世界觀了寫連載了(喂)
至於CP的話我想最多也是跟上面的感覺差不多吧…(聳肩)
總之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作聲,儘管我這篇真的單純是寫爽而已…
(話說回來,看到POKEMON與信長的遊戲真的要出現了,令我囧了好久…)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