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80] [79] [78] [77] [76] [75] [74] [73] [72] [149] [7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TwistedKat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覺悟



鳴人安靜地坐在地上背靠著沙發,毛巾從頭髮落下來。在他跑離公園的時候開始下雨,想像卡卡西現在的樣子讓他笑了。他當時有一次回望,只看到老師盯住了地面,手還握住了鞦韆。鳴人讓頭靠後,開始覺得之前所做的有多愚蠢,只得把臉埋在掌裡。『我真是笨蛋,卡卡西向我道歉而我只是逃跑。』雙手掉下,認真地望向那新鮮塗漆的牆。『我只要接受並讓事情回到之前就好了,但我單純把東西搞得更糟。』他可以感到眼角傳來熟稔的刺痛,但他拒絕去哭,他不能哭。然而,他可以感到液體燃燒了他的頰。

卡卡西都濕透了,但還只是站著。手更用力地握住鞦韆並嘗試去注意地面。雨水擊向頭上,進入他的皮膚,讓他結凍。但這完全比不上胸前的重擊,他從來都沒有發現自己有多依靠這名熱烈的金髮男孩,就算他想去讓自己變得更冷酷,把一切的感情都推開,然而鳴人總是可以可以穿過他。現在這名銀髮老師,出名的拷貝忍者,成為了碎片。『那些眼睛。』他從腦中的重擊中想過去。『那些眼睛很…很冷。』他感到呼吸又短又急。『我對他做了什麼?』卡卡西拼命地想回復過來。『我怎樣傷害到他?』當他跪跌在地時感到冰冷的水滲進了他的褲子裡。『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我應該做什麼?』他把手抹進頭髮裡,手指緊緊地挖著頭皮。『我應該做什麼?我應該做什麼?』突然雙手掉了下來,疲倦地望向鳴人走過的路。他覺得視野變得狹窄,然後勉強結印並在白煙中消失。

鳴人只是僅僅可以讓自己站起來並去開始燒水,然後他聽到門前傳來了大聲的敲門聲。有一刻他僵硬起來,完全清楚後面到底是誰。咬著牙並睜大眼看著自己的公寓入口,思索應該做些什麼。『混帳!』他想著:『我還希望自己有多點時間!』他把視線移開然而水鍋開水的哨聲表明他絕對在家。『我應該怎樣去解釋?』抓抓頭然後嘆氣,於是他走向大門。打開看到其預測正確,卡卡西滿身濕透地站在門前。但當鳴人仰望,他看到老師的臉上有些不同。是看起來不像只是發楞,看似…『他在生氣嗎?』鳴人想張口說話但很快就閉上來然後別過頭,已經感到雙頰在紅,他需要熬過它。「進來吧。」鳴人喃道,沒有動。他讓視線再次瞄向那銀髮男人,而他與感到眉頭在皺。卡卡西甚至沒有看著他,只是望向其他地方,沒有注意到前方那有點苦躁而且在發抖的男孩。

冷風在大門發出哨聲,外面的暴風雨開始要變強。鳴人感到自己在抖,但他忽略了。他討厭冷,但前提是他不想強迫這名拷貝忍者。他站著並讓風吹過二人,安靜地等著他的老師恢復過來。終於,一隻黑眼落在金髮少年的臉上,鳴人潛意識地把頭歪到一邊,但在察覺之後很快就搖頭。嘆氣然後重覆之前喃過的話,然而他決定這次還是去邀請而不是直接叫他進來。「卡卡西老師,你要進來嗎?」不知為何,他開始覺得緊張。卡卡西的視線再次落到其他空間,少年利用這個時間來打量,並肯定絕對是因為生氣。還是沒有動,鳴人清了喉嚨然後抓抓頭。「我、我只是剛、剛開始燒水。」他結巴地說,在老師那嚴厲的視線中感到相當尷尬。

卡卡西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只是看著金髮男孩在他的目光中輾轉不安。然而他還是站在這兒。『為何他現在又對我好呢?』皺起了眉視野變尖,暗地責罵自己突然出然卻沒有想過要做什麼。鳴人看來沒有因為看到他而吃驚。『他請我進去,兩次,他甚至只站在這兒讓冰風鞭打自己,只穿著襯衣還有短褲,耐心地等著我回應,他在抖而且明顯很不舒服,我到底在搞什麼?』最後,卡卡西嘆氣並穿過了那現在看起來很吃驚的下忍。「謝謝你,鳴人。」金髮少年只是看著拷貝忍者步向客廳,說話依舊口吃:「我、我幫你拿毛巾。」說完他就跑過了走廊。卡卡西整個人倒在餐桌旁──不想破壞那張沙發。他看到青色的雙庭位前方有一片潮濕,想著鳴人之前一定坐在那兒。用手抓抓自己那把濕髮並再次咒罵自己不知道應該做什麼。

鳴人很快回來並把大毛巾交給他的老師,臉上擠出小小的笑容。「我來弄些茶。」卡卡西因為鳴人變得比較放鬆而安心,但還在想著應該從哪兒開始。鳴人拿來了兩杯熱茶然後從冰箱抓出了一些牛奶,當卡卡西蹙起眉讓鳴人笑了:「別擔心,這是新鮮的,我上次可得到教訓了。」卡卡西輕笑,回憶第一次來到這兒的時候那在鳴人桌上發現的可怕牛奶。就在鳴人把牛奶放回冰箱的時候卡卡西的思考終於都能接合上──那襯衣跟短褲。『我幫他買的。』他感到唇微微彎起,相信鳴人並沒有那麼討厭自己。當鳴人坐下來他謝過了茶並拉下了面罩,聽到年輕忍者的抽氣聲讓他笑了,但沒有打算以此開玩笑。『現在不是玩的時候。』他想著:『某程度上,我需要處理好這件事。』

「鳴人…」他開始說,鳴人俯視起來並把頭彎向一邊:「是,卡卡西老師?」卡卡西因為少年的禮節而笑了,然後搖頭:「鳴人,對不起。」鳴人讓另一個微小的笑容出現在臉上:「你為何要道歉?」卡卡西嘆氣,這就是他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的問題。「我想是全部吧。」鳴人沒有說話,卡卡西抓抓腦袋然後哼笑:「我絕對是一名很糟的人,我甚至不知道我要為了什麼而道歉。」少年睜大了眼,看著那名緊張的忍者繼續道:「我嘗試去想,但我就是想不出來。我一直都沒打算傷害你,但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傷害到你。」他微笑著,望向自己的茶杯:「所以,我因為所有事而道歉。」鳴人還是保持安靜,然後卡卡西嘆了一口氣。緩緩地望上,卻因為鳴人滿臉笑容而雙目睜大,然後卡卡西微微移動,嘗試將小塊連接起來以理解發生什麼事。「我…呃…什麼?」鳴人輕輕笑道:「你不需要為任何事道歉。」因為卡卡西那啞然失聲的表情再次笑出來:「儘管你不知道為何要道歉,但你還在這兒嘗試。你說你為所有事道歉,但你卻從來都沒有打算傷害我。」鳴人微笑著而卡卡西變得放鬆。「我才需要道歉。」少年移開了視線,小小的笑容還在他的臉上。「所有事都那麼麻煩,像是修練呀還有試著去思考我到底怎搞才可以把佐助帶回來。」卡卡西蹙起了眉頭讓鳴人再次吃笑:「對,我知道的,我在作一個計劃。我一般都會去想計劃,但看來常常沒有想出來。我的情緒還有希望被保護的想法一直都在礙事,所以我總是把自己丟進窘困的情況。」他笑著抓抓頭:「所以我最近表現得不像自己。」卡卡西微笑並啜飲他的茶:「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會想這種東西,但我不吃驚,你的決心是令人欽佩的。」卡卡西笑著,只因鳴人臉紅而且用力搖頭:「收聲,別向我拍馬屁!」

二人一同笑了,然後開始聊起第七班的舊回憶,卡卡西甚至說起他以前的隊伍,是就連伊魯卡也沒有聽說過一半的故事。拷貝忍者的老故事讓藍眼閃著興奮,於是卡卡西笑了。他們聊了好幾個小時直到兩人的喉嚨都因為笑聲而變得沙啞,接下來卡卡西才發現一直以來自己到底出了什麼毛病。看著那金色的腦袋躺在桌上而那些藍眼開始緩緩地要閉上,沒錯,他是知道的:他一開始總是努力想要變得冷酷來制止所有的痛苦,但這只會讓自己傷得更多;他想要堵住所有的感覺,但這不只是在傷害自己,他還傷害到鳴人;當他腦中思考著鳴人到底有什麼感覺時,他其實只是把疑問都推到可憐男孩的肩上。一直以來,他做的都只是讓這男孩覺得自己不被需要,他讓自己需要的人感到自己不需要他。用手把玩鳴人的頭髮,因為少年咕嚕著什麼並倚向這隻手而笑。卡卡西閉上了眼深深吸氣:「鳴人。」鳴人只是非常微小地張開了眼,睡眠開始勝過比賽。「嗯?」卡卡西向他微笑。「我需要你。」他喃道,吻向那金髮男孩的頭,同時亮藍色的眼輕輕閉合。




待續


=============================
譯者的話:
因為原文就是這樣…如果覺得段落太長可以果告訴我…
我看看有沒有方式搞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