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152] [151] [150] [82] [81] [80] [79] [78] [77] [76] [7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TwistedKat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我的日子:之一



卡卡西的日子


我被弄醒了,比我所喜歡的時間還要早,而且我是被臉上的枕頭弄醒的。對,我已經習慣了,但我也會用盡方法來使他讓我回去睡眠。這一天早上,我決定用咕噥,這看來有用。我還滿想念那些無夢的夜晚,做夢總是很奇怪…而且這是他的錯。不是我真的很介意,但夢都是奇怪的,夢著鳴人用枕頭讓我窒息並不很有趣,雖然我還很享受與那孩子共處的時間。當然,是我堅持他要住在我這兒的,每次看到他的公寓我都無法不去想那些刻在牆上的名字,這還是讓我生氣,那些人竟敢對鳴人做這種事?可惡,但現在他有我照顧…對,我知道聽起來很傲慢,但我可不在乎你們想什麼。

大約一個多小時後──好吧,三個小時後──我爬起來蹣跚地走到浴室。我向鏡子中的自己懶洋洋地笑了,我喜歡悠閒的日子,我在說什麼?每天都是閒日。我不知道我何時早過,無論如何從童年開始就這樣。把些冷水潑在臉上然後很快刷牙,向依舊飄浮在家中的拉麵味吃笑。你知,我總是以為他會吃一次正常點的早餐,但我錯了。我慢慢走到廚房並在桌上找到了便條,我知道是鳴人寫的,絕對說是他去修練了。我打開爐頭開始為自己弄些麥片,『呀,最起碼我還比他健康。』只得這樣想,因為自己現在沒有陪那金髮忍者一起修練而有點內疚。我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後很快掃視著字條。

『早安!或是應該說午安嗎?』

我對此而睨起了眼,鳴人真夠理解我。

『我正在老地方修練然後找小櫻一起吃午餐,你會去廚房也代表現在果然是午飯時間』──中間插進了一些笑話說我很懶很之類,這次他選擇用一名稻草人跟沒有用作暗喻。

『來找我們吧,小櫻一直都投訴幾乎沒有看到我們,所以你欠我們拉麵!』

對此我提起了眉。『搞啥我會欠他拉麵?』我決定不去反駁然後回到房間更衣。匆匆穿上我平日的制服與及商標深藍面罩,脫下了頭上的繃帶再戴上護額,讓深藍蓋住左目。有時我真的覺得這眼睛是咀咒多於祝福,好吧,我幾乎都在這樣想。帶土總是有著可怕的幽默,儘管他總是試圖表現出天真;某程度上,鳴人總是讓我想起我的舊隊友,我因為這些老回憶閃在腦海中而笑了,我很高興有聽從帶土的建議,隨和一點的確會讓生活變得更愉快。就算佐助不在,我還是覺得自己與朋友跟隊友之間相處不錯,不是嗎?呀,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金髮小美人跟神奇地比較不惱人的粉髮少女在等著我。

我很快看著鏡子,頭髮豎向四周,嗯,完美。唔…我記得鳴人說我濕髮時很性感…但我懷疑如果我跟趴在我身上的女生走進來的話他會不會高興。好吧,又是傲慢,但像我之前所說的我可不管你們會想什麼。而且,這天不是性感與否的事,我看著身後的鐘,下午一時半。鳴人跟小櫻一定在聊著…任何他們會聊到的東西。而這真搞嗆,他們會花整個永恆時間盡是聊些廢話,而我,當然,需要花整個永恆時間來聽他們說話。神一定是討厭我了,沒錯,祂真的是討厭我,但也不是說我會介意跟鳴人以永恆時間相處。這些想法還是等一會再說,我需要抑制一下自己,我不想小櫻打我,說起來…如果跟小金髮有關的話伊魯卡也會變得令人吃驚地危險。

我離開房子並前往一樂。我已經試過把鳴人帶到其他地方去,畢竟我認為花上幾乎整個人生都吃同一樣東西會讓你有點像老頑固。不是我想投訴,鳴人整個星期都在偷我的小說,這真是地獄,呀,如果有美麗的小金狐轉移注意力的話倒不會…不、不、不,我要把這些影像給搖走,推開了門幕看到鳴人跟小櫻不斷地聊,而鳴人也還是他的第六碗而已。我想著如果我說忘了錢包是否需要付錢,嘛,這可不會有用。我走到鳴人身後並擁緊了他,同時徹底享受小櫻的臉變得比她的頭髮更暗,而菖蒲看起來就像是要昏倒。為何我不能再像這樣讓鳴人尷尬呢?可惡。

「唷,卡卡西。」鳴人向我微笑而我覺得自己的心跳了一個拍子。再次,可惡!他怎能做得到的?我掉進他旁邊的椅子上並困惑地看著他面前那疊起來的碗。「有什麼問題嗎?」他說,還是傻笑著而那些藍瞳在向我微笑,我肯定這雙眼睛某一天一定會殺了我,呀,如果伊魯卡跟小櫻沒有先幹掉我。「你怎能吃那麼多?」他為此而笑了,看來我真的不是在幫自己。我嘆了一聲並把頭靠在桌上,閉上了眼逃開我的學──隊友那些奇怪表情。嗯,隊友,現在不是那麼難記得吧?無論如何,回到桌上,如果我再閉上眼的話他們會完全回到我的話題上…奇怪的是他們不是真的向我說話。我喜歡小櫻,而我想也應該很明顯看得出我愛鳴人,但這兩人不時會像一些老大媽一樣。對,如果我可以從中找到什麼對抗伊魯卡的話還真是最捧了,認真點說那男人比媽媽更糟。不,還沒有聲音,我最好還是要開張眼。

我微微擠開了眼看著我的右邊,呀,他們都在盯住我。「你沒事嗎?」鳴人超甜,這小可愛在擔心我,我應該給他安心的微笑…儘管他不能看到,但他知道存在,所以我笑了。「呀,我沒事,只是等著你們會選什麼話題而已。」哈哈,小櫻看起來很生氣,等等,這不好玩,糟了,靠!「只是向你們開玩笑而已,我只是想著我今天要請你們吃多少。」他們都笑了,兩人都是!這很嚴重,我的錢包危險了!好吧,也不是那麼糟而已,我的收入比他們二人加起來的還要多很多,但最起碼小櫻看來沒之前可怕而二人再次聊一些關於…任何可以說的事。現在我可以集中不去攻佔鳴人,而或是我應該集中去攻佔他呢?這不會很難,他還是比我小,儘管小東西可以更是惡毒。我真的應該去注意他們說什麼,他們再次看著我。「什麼?」可惡,我就不懂說別的了嗎?鳴人再次笑了,對此我之後絕對要讓他好受。「我是在問你想去其他地方嗎,像是公園之類的?」呀,任何神也好謝謝你把這個想法放進他的腦子裡。「當然,有何不可?」

我們都走到公園去,當然在我付錢之後。嘛,要公平就要為兩人付錢。但反正也沒關係。有關係的是小櫻那奇怪的羞怯表情,這女孩在想什麼?應該是在思考我跟鳴人在閒時會幹什麼。呀,她知道就好了,我想著鳴人告訴了她什麼,應該不會很多,至少那個話題還會讓他臉紅,這讓我不禁吃笑,可惡他臉紅時真的很可愛。我真的不想知道為何小櫻會有這種表情,特別是因為鳴人臉上也有一樣的羞怯笑容。我有種感覺說我接下來不會有好結果,呀,會的,我會保證這樣。但很大可能如果不是讓我尷尬的東西就是我會被一些精心製作的惡作劇所玩弄,又或是兩者都有。今天看來是反轉的日子,等等,鳴人沒有想過向我報復嗎?我真的不記得,為什麼我又會想起被枕頭窒息的景象呢?認真地想,我越來越擔心了,絕對不是好事,更不用說自己會被打中腦袋,可惡,那很傷呀。

醒過來並不美好,我懷念臉上的枕頭。等等我在哪兒?老房子?這兒有點熟悉…呀混帳,尋寶遊戲,這就是他發誓要向我報復的方式。但也好像不是很糟呢,床上的是新的床墊嗎?而且也滿暖。我想我應該可以繼續睡。有一種香草味,鳴人應該在某些地方,我想躺在我身邊的會是鳴人,望下去,呀真的是他。這有點奇怪,但依舊…我用手撫著他的頭髮。「我醒著的,只是等著看你打算做什麼。」他再次向我笑了。「發生什麼事?」他從後推著我然後兩手支撐在我身上。「我想做些特別的東西,但我們總是被打擾,人們似乎以為我們總是在做。」他笑容滿臉地望向我。「不是我想敲昏你的哦,你要感謝小櫻,我真的不知道為何她會覺得這是好提議。」他笑著道:「帶著你走真的超混帳。」「嘛。」我聽到自己在叫。「我會讓你知道我到底有多健壯。」又是那個笑容,那計劃著什麼的笑容。「好吧,我知道是。」我清著咽喉然後掃視這房間,很遠的角落中有兩支蠟燭投影些奇怪的影子。這很不錯,沒有太過亮。今天應該會是奇怪的一天。「那,特別的東西呢?你腦中想的是什麼?」他再次笑了,在我有時間思考發生什麼事之前我感到他的唇印在我之上。呀,這就是他腦中所想。我推開他然後再向他笑,然後翻身並把他壓在我身下。

呀,今天真是好日子。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