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235] [153] [152] [151] [150] [82] [81] [80] [79] [78] [7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TwistedKat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現在該向何處走?



卡卡西視角


我離開醫院時剛好鳴人回來,卻沒有把佐助帶回,只看到那蔚藍色的眼睛閃著沒有流出的眼淚。我可以感到胸前那熟悉的痛苦,心臟因為我那心碎的戀人而悸動。我有跟大和討論過並知道發生什麼事,因為我不敢去問鳴人,特別是現在他看起來那麼破碎,所以只想勒死那個粉碎了鳴人夢想的白痴烏髮混蛋。我聽到身邊的少年傳來微微抽咽聲,而我只得把他擁得更緊,當他把頭靠在我胸前時我微微笑了。大和的話還在我腦中徘徊,他告訴我佐井思想上的改變還有佐助的嘲笑,以及鳴人的說話。

『我連拯救一名朋友也做不到的話,當什麼火影?』

大和跟小櫻都有告訴我鳴人對佐井說了什麼話,感覺這就像是我一直所認識的自信金髮忍者。我很高興佐井加入我們的隊伍,但綱手的動機讓我擔心。他單純只是來取代佐助的嗎?儘管這人結果沒有太大改變,但最起碼他放棄了自己的任務。我不相信佐井現在就會理解他一直被強迫所做的事到底是什麼,說不定他天生就是如此又或他是被命運拋棄。可惡,為何我隊伍幾乎所有人都有同類的問題?我想這一定是因為在跟鳴人一起前我沒有承擔隊伍中任何一人所作的業,因果報應給我耳光。其實我在生存考試之前已經在考慮了,當時知道把九尾人柱人交給我,真的讓我對這份工作完全失去興趣。

但第一次跟那過度活躍的金髮小男孩相遇那天讓我過得非常有趣,真的很難想像他裡頭有妖物存在。他看起來很純真,教我回想人們怎樣對待這可憐孩子時我還是會覺得可怕。當然,這不代表我會對他放水,而之前讓我最好奇的是我注意到他追求小櫻的臉跟對待佐助的表情一樣空白,為何他要假裝對小櫻有興趣呢?哈,我現在很清楚不是嗎?我討厭別人怎去對他,眾人都把他當成廢物,打他、侮辱他、嘲笑他。現在當他失敗時人們就斥罵他,又或是期待他會為其他人做所有事。這讓我非常生氣,而且我很快就注意到,他甚至沒有發現別人對他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

一聲窒抽讓我回到同一名金髮少年在我的胸前哭著的場景,我討厭這樣,上次看到他這樣糟時就是我愛羅被綁架的時候。手鞠不是唯一知道在追蹤地達羅時鳴人有哭過的人,我愛羅失去力量,但他還是活著,在我眼中這就是勝利。然而鳴人不是這樣看,我愛羅死了,而千代婆婆交出生命讓他活過來。用老年人的生命換年輕人的生命,老實說,我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聽起來好像很冷血,但這就是我的思考方式。鳴人常常因為各式各樣的事傷害自己,這總是讓我瘋狂,但我知道他絕對不會改變,這就是為何他將會是一名最奇妙的火影。我懷疑他會永遠準備把佐助帶回來,但這不會改變一個事實:他還是一名卓越的忍者。我知道他現在心碎了,但我也知道他會再次振作起來,最起碼我希望他會。

我聽到鳴人輕輕抽氣然後別過頭揉擦眼睛。他還會因為在我面前哭而覺得自己很蠢,然而他可有著任何權利。在這可憐孩子經歷過的所有事後,他怎能不哭呢?可惡,就連我也有哭過,我想鳴人不知道這件事。我真的在別人面前哭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帶土是我最後一名,也是唯一對著他哭過的人。我想我可以向鳴人展示這一面,我一直都抑制很多東西,但他現在最不想做的就是處理我的問題,對吧?這些問題大部份都不再困擾我了,為何還會呢?我有一名愛我是因為我而非其他的好伴侶在,這些藍色的眼眸期待地看著我,等等,他說了什麼嗎?



鳴人視角


「還聽到嗎卡卡西?」我皺起眉,另一名忍者轉成微微困惑的表情。不知道他之前都在想什麼。

「是,鳴人?」

「我只是問你有沒有事。」現在他看起來比較緊張。我真是個自私的混蛋,因為佐助決定滾走而且還破壞我未來的所有希望而在這兒像小女孩般哭著,無論如何之前幾個月這些希望都有變糟過。可惡,從佐助離開那天開始一切都改變了。對,我覺得自己像廢物,而且我可不認為自己之前有想過卡卡西有什麼感覺,他總是在我身邊但我從來都沒有在他身邊,這表情真的讓我非常不舒服,他在想什麼?

「卡卡西,你沒事嗎?」我因為他臉上的微笑與及纏在我頭上的指頭而感到稍為安心。

「我沒事,鳴人,真的。」

我微微笑著,轉向戀人的大腿上然後俯前深深吻著他。這人真的改變了我的生命,而我打算要向他表示他對我而言到底有多重要。我很高興他還要我,我認為要處理像我這種一生任務都是要追著一名面癱混帳的情緒波動者應該不會簡單,事實上更不能說這很有趣。他又給我這個表情了,我應該要告訴他我討厭被同情,但可以等另外的時間,我知道他有很長時間真的沒有表現出任何感覺,而且因為類似的事罵他的話他會傷心的,我絕對不希望這樣。我再次吻向他並向他笑嘻嘻,現在他知道我的笑容什麼時候會是假的,但我已經一段時間沒有向他表現出這種虛假笑容,所以現在都是真的,感覺很奇怪但也美好。

有時我會思考卡卡西的過去會是怎樣,我不是知很多,他偏向避開這話題,所以我不再問他了,我知道他會在合適的時間告訴我。可惡,我還會因為他在我面前脫下面罩而吃驚,去吻一名戴口罩的人會相當尷尬,沒錯是有趣,但還是尷尬。我不知道為何他要戴上那混帳東西,他看起來太驚人了,特別是他笑的時候,就像現在。可惡,我不應該再盯住他,我只是無法相信這名有著迷人笑容、深色眼眸與刺狀銀髮的男人事實上是我的人。我很害怕隨時醒過來發現這兒什麼都沒有而只是一場快樂的夢。沒錯我是知道的,我很悲觀不是嗎?好吧,整個人生都跟九尾一起把我搞成這樣,事實上我跟九尾一起完全沒問題,他事實上滿具保護性的,我總是嘗試去向人解釋,但他的力量對我的身體及思想來說實在高得難以一刻就應付過來。說不定有一天我可以駕馭他的力量並讓大家都知道我不如別人所想般那麼壞。



二人安靜地坐著互相望住對方,一同感謝任何把他們連繫在一起的神,幸福讓他們沒有察覺到新的烏髮忍者正在近處觀察他們。佐井有聽過小櫻及大和討論鳴人跟卡卡西的關係,並覺得這是好方式來讓他更為理解希望成為朋友的人。然而,這不是他真的所料到的東西。他從小一直被培育成相信愛只是一種必須避免的常見病症,更不用說兩名男生之間的愛。看著這兩人,佐井覺得自己的唇彎成了一個小笑容,這絕對改變了他對於愛情的想法,可以感到有些溫暖的東西停留在心中,這很奇怪,但也不煩惱,只是很安靜地從窗子離開回到村子中,他非常希望可以像這兩人一樣,只得祈求總有一天他可以找到這一種的愛,他甚至沒有覺悟到自己的想法跟其餘每一人腦中打漩的思想都是一樣的。


現在該向何處走?


============================
譯者的話:
好了~直到現在這故事翻完了。
沒有完結的感覺對吧(笑)
事實上作者一直都只是打算去作出各式各樣的心理描寫,甚至說過第十二話的尋寶遊戲只是神來一筆。
嘛~反正就是這樣了~謝謝大家看到最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