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4] [43] [42] [41] [40] [39] [38] [37] [36] [35] [3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本文なし

拍手[1回]


+ + + + + + + + + +
你有沒有試過,僅僅想著一個人會讓你心跳加速跟臉紅?
你有沒有試過,任何時候甚至是做夢時都只想著同一個人?
你有沒有試過,你會為了所愛的人去做任何事來讓他們高興?
當你的初戀是你唯一的真愛,那會怎樣呢?


初戀
最後一步:我全都記得了,這就是為何你是我的初戀
作者:Vicadin-Tea 譯者:夢兒


「糟糕。」
當他目擊前眼有著類似於天啟之類的情況時,唇中只能吐出這兩個字。
為何他的親人會在祭典的這時、這情況、這地點出現呢?
如果鳴人相信星星的話,他可能會說這是他之前的不安所引發的因果報應,又或是他其中一顆星突然爆炸成超新星。但因為他不相信,所以他只能咒罵其他人的不合時及那名白痴稻草人不在他身邊。
「喂!你以為你做了什麼?」他的祖父尖叫,帶著威脅的姿態步向他。鳴人睨視並數著老人的臉上有多少青筋,五個,綱手婆婆也不差,她有三個而且一些皺眉在她的唇邊冒出來。鳴人冒汗了,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會因為兩名接近他的老人而變短。
把他那雙充滿焦慮的眼眸轉向非常困惑的佐助,卻只能冒出更多汗。
──他們絕對會殺了他!我不可以把他也拖下水,現在看起來已經沒其他方法了…
想出了唯一的解決方式,金髮少年立即抓住了佐助的手逃跑。在他們身後的兩名老人喊得更大聲並追上去。而且像為了慶祝這次的災難,天空突然閃然出無數七色的煙火。同時,祭典會場進入了跳舞及喧嚷的高潮,讓鳴人感激的是這拖了些時間讓二人逃跑(或私奔,只看你從哪個角度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不容易終於都從吵鬧擠迫的街道逃到一個安靜的場所,兩人都用力喘氣。對於鳴人(及卡卡西)來說非常不幸的是食物被遺留在原處;但最起碼,他在手上還拿著面具。金髮少年疑惑他的祖父跟其他人會否將這件事告訴卡卡西,驚惶與害怕的感覺在他的胸前閃爍;他不知道當他之後回到家後卡卡西會怎樣「料理」他。
說不定他會把我交給好色爺及綱手婆婆,然後把我吊在火爐上;又或是他可能會綁我在椅上看他吃我藏起來的味噌拉麵…
思索著可能出現的折磨,藍眼不禁變得水汪汪。
「發生什麼事?」
「咦?」
黑髮少年還因為這即席馬拉松而喘氣:「為何我們要跑?他們不是你的親戚嗎?」
「嗯…」鳴人輕輕回答。糟!我還未準備好!
「到底發生什麼事,吊車尾?」佐助終於都回過氣來,抱著手問道:「為何我們要跑?他們不知道你跟我交往?」
「呀!是!是這樣!他們不知道…而、而且他們不答應我在這個年紀就跟人約會所以我才要跑…呃,是這樣。」金髮少年說謊,轉移他的目光。
「是這樣嗎?」宇智波皺起眉來。某程度上,這故事對他來說相當可疑,鳴人不是跟什麼人訂婚了嗎?等等!訂婚…!他完全忘記了鳴人答應他出來時的興奮及幸福。
「鳴人,有些東西我希望你能對我老實,可以嗎?」
金髮少年好奇地看著他,點頭。
「你是否…你是否…也許,被某人吸引?」
嬰兒藍的眼張大:「呃,這是什麼意思,佐助?」
「像…也許是訂婚?」
「呀─嗄─嗄?你、你、你說了什什麼?哈…哈哈哈哈哈。」鳴人緊張地結巴。
佐助看似要說些什麼,鳴人的電話突然響起。兩人面面相覷了一分鐘,然後佐助嘆氣,伸手示意放行;鳴人拿起他的電話,非常恐懼地翻開蓋子。
「鳴人!你現在在哪兒?」一把非常響亮及焦慮的男中高從耳邊響起,佐助對此蹙眉:那不是卡卡西老師嗎?
「我在…呃,狐神的神社旁。什、什麼事?」
「是效區那個少人去的地方嗎?留在那邊別動!我正趕過來。」
「嗯…等、等等!發生什麼事?」
「是自來也爺爺!他舊病復發了!說他看到了什麼很刺激的東西讓他非常生氣。我的父母不告訴我到底他們看到什麼。綱手婆婆的聲音聽起來也很有壓力。等我,我會來接你!」
「什麼?」祖父倒下的原因是他的錯!藍眼充滿了淚水。
就像是感覺到少年的情緒,卡卡西柔聲地道:「不要哭,爺爺會沒事的。」
「…嗯。」
「我會在十分鐘之內趕到。」然後對方就收線了。
鳴人蓋上他的電話,轉向佐助:「呃,佐助,你可以先回家嗎?…我之後再找你吧?」
「但…」
「求求你…我想一個人待一會。」
看到少年的失意表情,佐助嘆氣然後擦他的頭:「我知道了。回家後記得打電話給我,那我才能知道你沒事。」
「嗯,謝謝!還有…抱歉。」
比較高的少年向他微笑揮手:「不用擔心。」
當佐助消失在他的視野時,鳴人嘆了一口氣,坐在石級上等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鳴人!」卡卡西在黑暗之中呼喚著。當他無法立即聽到回應,他害怕了。難不成那小鬼發生了什麼事?這兒的神社又黑又少人,說不定會有罪惡在這兒發生,而且直到那死小鬼被發現失蹤前都不會有人知道。銀髮男人步至神社入口再次大叫:「鳴人!你在哪兒?回答我!」
「卡、卡卡西?」一個微小、溫順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於是他跑向聲音的來源。
──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同…
「鳴人?你沒事嗎?有沒有受傷?」
一束金黃與藍色突然撲向他,讓他幾乎跌倒。
「卡卡西!爺、爺爺到底發生什麼事?這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我、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我除了爺爺之外就沒有其他家人了…我應該怎麼辦?」少年幾乎歇斯底里。
鳴人一直坐在荒涼的黑暗之中,他想像出來的所有情景都向著他的爺爺在會非常危急的情況下終結,於是罪惡感與擔憂漸漸加重。當他看到卡卡西時,那失控的幻想變得更是瘋狂,所有東西都從被標籤為「鳴人的情緒」之中爆炸出來。
這看來不太好…他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較高的男人牽住那抖震的手並咬著他的唇:「鳴人,停下來,我發誓,一定沒事的。停下來,如果你不停下來,我…我就要吻你了。」
這些字句看來沒有被少年理解,還是發瘋地大叫:「但、但你不知道!這全都是我的錯!如果他死…死了,那我就是兇手…我…唔!!」
很溫暖,薄唇落在他的唇上,而且大手舒適地環住了他的腰。就算他知道那是他那變態丈夫在吻他及擁抱他,他也不覺得…奇怪。事實上,這感覺…很好。鳴人閉上他的眼睛,同時把他的手臂環住了男人的脖頸以渴求更多的接觸。他可以感覺到卡卡西的舌頭碰向他的唇,於是他緩緩地張開了兩唇呼了一口氣。
糟糕…他也將我變成變態了。嗯…這就是成年人的吻…嗯,感覺不錯…
然後另一種思考慘入他的腦中:他的唇很溫暖!我真的在吻他的唇!這代表…
他的眼睛立即張開,迅速地觀察銀髮男人的容貌。異色瞳帶著愉悅及少許不安地望回去,然後較高的男人輕輕地鬆開了手,於是旗木卡卡西的全貌被揭露了。
鳴人只得張口結舌:超酷…
他含糊地感覺到其配偶正扶著他的下巴,然後提起它讓他的嘴巴閉起來,再於他的額上印下了一吻。最後卡卡西還是拉起了那一塊邪惡的布,眼睛彎成了愉快的新月。「嘿…這讓你冷靜下來了吧?不用擔心!自來也爺爺不會有事的。在他會以為我們遺棄了他之前去探望他吧。」
年輕的少年無言地點頭,跟在其配偶身邊。幾分鐘之後,他終於急道:「卡卡西。」
「嗯?」
「…誰叫你吻我?」
冷汗從稻草人的背流下,憂慮就如大鎚子一樣打響了他:「…呀哈哈…」
「…不要『呀哈哈』我──!!」
「呀呀呀呀呀!」

當他失意時
(接吻並不是好方式)
十二碗味噌拉麵
更有效
────旗木卡卡西之一千俳句:跟鳴人和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宇智波佐助蹣跚地回到他的家,感覺非常失意及洩氣。他有太多未發問的問題纏繞著他,但其中一個問題,或是說人,目前來看是最重要的。
為何卡卡西會聯絡鳴人?為何卡卡西會知道鳴人的電話?事實上,卡卡西是鳴人的誰?
卡卡西老師跟鳴人,鳴人跟卡卡西。等等…
一個在被遺棄在佐助腦中那資源回收筒的細小檔案突然打開,黑耀石的眼睛不禁張大:鳴人不就是得跟一個叫作旗木卡卡西的男人訂婚嗎…?
幾個月的回憶如走馬燈般閃在佐助的腦中,突然所有事都能解釋到了──當他以為佐助沒有看到時的那些半瞪視;當他以為沒人看到時投向鳴人的溫柔眼神;還有鳴人在美術課時那些緊張的樣子。(雖然他還是不明白那壽司問題是指什麼)
這引起了另外一個比較急切的問題:如果鳴人跟卡卡西在一起的話,為何他會答應跟佐助約會?他真的愛他嗎?還是說這只是一個來自那玩世不恭的金髮少年的混帳遊戲?
如果這對他來說只是遊戲…佐助抓緊了拳用力咬牙,他說不定會殺了那個人:只要想著他跟我以外的人交往就讓我覺得想死…我不能這樣去找他。
如果我不能找那個吊車尾…宇智波低笑著:「…那我可以去找卡卡西老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卡卡西臉青了。
所以這就是自來也舊病復發的原因,真是很糟糕。
「母親大人,為何你們不在電話中告訴我?」卡卡西怒吼。
八重子嘆氣:「如果我告訴你的話,你會把鳴人帶來嗎?」
「他在裡頭可能會受傷!」
佐久茂哼氣並抱著手:「傻孩子,你對他太溫柔了,所以他才會有外遇。真是難以置信,他背叛了你而你現在卻在為他的安全著想?你還有作為男人的尊嚴嗎?」
卡卡西向他的父親咆哮:「鳴人的安全比我的尊嚴更重要,父親大人,他有外遇是因為他真的喜歡那個人,這與我對他溫柔或嚴格沒關係!而且,我怎對鳴人與其他人無關…」
他的父親生氣地從座位上站起:「你說什麼?」
「你們兩個都夠了。卡卡西,你之前就知道這段戀情吧?」八重子拍著丈夫的背去平復這發怒的男人。
「什麼!」佐久茂嘯吼。
「這已經沒關係了。」卡卡西從椅子上站起來,筋疲力盡地走向病房門前,握緊了他的手。
請不要讓鳴人有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鳴人,你還有什麼想說的?」綱手說,望向跪在她跟自來也前方的少年。
「我…」鳴人躊躇著。老實說,他並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其實他們到底想他說什麼?
「你跟那小鬼接吻,為什麼?」
「…我…」他想說那是佐助吻他但也沒分別,事實上他真的背著所有人與那名少年約會。
「你跟那小鬼一起多久了?在你跟卡卡西一起之前還是之後?」
「…之後。」
「為什麼?」鳴人不知道怎樣回答這問題所以他往下望。
寧靜包圍著他們。最後自來也失去他的耐性爆發:「你怎可以欺騙卡卡西?如果你是他的話你會怎樣想,鳴人?哼?如果卡卡西背著你跟其他人約會的話你會有什麼感覺?」
鳴人咬著他的唇,他的胸口再次痛起來:那樣的話我寧願死…
綱手把手放在老人的肩上平復他一點,然後再以嚴厲的眼神注視著那跪在地上的少年:「鳴人,為何?我從沒想過你會這樣做!你怎能這樣?如果你喜歡其他人的話,你可以告訴我們。最起碼,最後不會有任何人因為你這次的背德而受傷。你怎能在結婚之後再跟其他人交往?」
鳴人把手放在胸前,他的腦中因為浮現出卡卡西吻凜的畫面而沒有聽到綱手說什麼,自來也的話影響力比較深。
「這真是可恥…!我辜負了卡卡西跟旗木夫婦!」他的祖父說,拳頭拍了幾次床:「如果你出生於前幾代的話,我會叫你切開你的肚皮!切腹自盡也比這樣活下去好!」
呀,真的好痛…想著卡卡西碰其他人,跟其他人見面真的非常痛。鳴人疑惑著到底為什麼。
沒注意這少年的失神,自來也繼續道:「為何事情會變成這樣?你去世的父母會說什麼…唉…為何會變成這樣?你們應該如你父母所希望般快快樂樂地生活,說不定這樣的話你也許可以尋回你的記憶並能活在完滿的人生…」
鳴人注意到最後幾個字,立即回過神。
「什麼?我的記憶?與這個有什麼關係?」
他的祖父咆哮:「什麼也沒有!!線底是你作了這種可恥的事而應該受罰!」
「我才沒有錯!我根本就不想結婚!而且我不能相信你剛說的話!我要你告訴我到底我的記憶與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你…你!你竟敢!」完全鐵青──鳴人從來沒有像這樣般反駁過他(但這少年最近進入了他的反叛期)──的自來也終於都失控了。他用力地掌摑了鳴人的臉,在臉頰裡頭都能感覺到痛。
鳴人向他的祖父瞪回去,評估在口部的傷。鐵味跟一些苦味很大可能代表了壞情況。「是你強迫我們結婚!而你現在又向我隱瞞一些東西,為何你要這樣做?」
「你這粗野的小鬼!」又一次用力的巴掌。
突然,門被推開而卡卡西衝了進來。「自來也爺爺!請停手!鳴人…」
老人們都靜下來,然後卡卡西步向那發怒中的鳴人並推著他離開房間。當他們走出病房後,他擁抱了少年並擔憂地看著懷中那安靜的孩子。
「你沒事嗎?」卡卡西問道,用手帕輕擦鳴人的傷口來止血。
「…」
「看來是垃圾問題。你當然有事…很抱歉,我應該跟你一起在裡頭,幫你承受一點痛楚…我去找醫生。」卡卡西柔道,輕擦了金色的髮然後鬆開了懷抱。
「不!」一隻小手伸出並抓住了他:「不要離開我…」我不想你跟其他人見面或觸碰其他人…
較高的男人困惑地看著少年,通常這有著堅強意志的孩子會尖叫著要急救。血從他的唇上流出而且眼淚從那雙美麗的大眼中湧下來。但為何這孩子現在會叫他留下來?這很奇怪。
鳴人重覆:「不要離開我,卡卡西…」
稻草人曖昧地認為現在的情況給他似曾相識的感覺。類似的場景在好幾年前發生於一名更小的金髮孩子跟較年輕的卡卡西身上。那一天,他並無他選需要離開。但這次…銀髮男人再把少年包裹在他的懷裡。
──我會跟你在一起,直到你對我感到厭倦為止。
「我答應你,我會永遠待在你身邊。」
「…嗯…謝謝…還有,抱歉…」好溫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鳴?小鳴,來跟這兒的卡卡西哥哥打招呼!來!」溫柔的聲音跟溫暖的手…抬頭只見一名漂亮的紅髮女性向他微笑。
這一定是他的母親…
他看著他自己的身體,他的手又小又圓,而他則穿上了可愛的櫻花圖案和服。從他所看到的高度及四周的景象來說,他現在應該很迷你。
「小鳴?」他的母親再次呼喚。他抬頭並嘗試記住她的特徵。「對卡卡西哥哥打招呼!還有記得你的禮貌。」
他把他那雙又大又水汪汪的眼睛轉向那長有尖刺銀髮跟面無表情的少年。
這是卡卡西…他看起來很年輕…還有那白痴面罩!他到底什麼時候開始戴上它?
看著母親那笑臉,然後記得他的禮貌,他靈巧地鞠躬。「卡卡茲哥哥晚安!(1)」他的眼變大了,為何他會這樣說話?
他的母親咯笑:「不錯的嘗試,但再試一次好嗎?來說,卡卡西哥哥!」
為了集中而皺眉,然後他又試了一次:「…卡卡茲哥哥!」
卡卡西把手放在唇上藏住他的笑容,然後伸出另一隻手拍拍他的頭。「卡卡哥就行了,小鳴。」
一種陌生的感覺從內心湧出,驅使他伸出手並凝視那正在微笑的少年。然後不平穩地踏著他那小小的木屐,他撲向少年並緊緊抱著他的大腿,臉上堆滿了笑容:「卡卡哥!」

鳴人因為超人迪加的鈴聲而醒過來。「夢…?感覺好真實…」從床上爬起來,抓住他的鬧鐘並關上鬧鈴。
「鳴人?我要進來了。」卡卡西從房門外大喊。
「嗯!」
「而今天的菜式是…御粥!」
「咦?又來?胡…我討厭這個…」
鳴人小心翼翼地吃著湯匙裡的粥(卡卡西堅持要餵他),使他基本上忘記了那個夢,繼續享受銀髮男人的存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惡夢。這是個惡夢。」鳴人一邊說,一邊把筆擦塗在白色的布幕上。暑假相安無事地完結了,新學期就如突如其來般開始。
在發生了醫院自來也掌摑他的事件後,卡卡西將鳴人帶到牙齒療所那邊作了個檢查。結果因為那兩個把掌讓鳴人受了些震盪,牙齒亦有明顯的傷口,他需要在家中休息而且只能吃些易咬的東西或流質食物。在這個暑假之中,卡卡西就如約定一樣待在他的身邊。
但在新學期開始後,他就被那班上那些粉絲給拖走了…胡…
鳴人悶悶不樂地去創作他的主題──這是一棵樹。一棵大樹在最前方而很多小樹則站在背景處。事實上,他整個主題都來自一個很簡單理念,亦即為環保理念,他打算畫出一個森林來,想著這應該可以提升學生們的環保意識。而且理論上這個主題對他而言比較簡單,他不需要真的畫出整個森林來,幾個小時之後,就基本上就畫完那棵大樹跟一些草地。
鳴人向後退了幾步欣賞他的成果。如果他不知道的話,他肯定會說這是幼稚園生的畫作。嘆了一口氣,不知道八天後葉王學園文化祭開放日會有什麼地獄及酷刑等著他。再次嘆氣,他能想像一名邪惡伊魯卡在他四周盤旋,這些日子看來也離他不遠了。
就在他更為陷入那無底的失意中,一把熟悉的聲音突然從後傳來:「嘩!這是什麼鬼東東?」
他轉身怒視那名入侵者…或應該說是一群入侵者。
一把冷淡的聲音接續:「幼稚園生所畫的圖說不定比那個更好。」
什麼!他們竟敢侮辱我…?這完全比幼稚園生畫得更好!這些傢伙…絕對是來在我的傷口上擦鹽。
鳴人的怒氣更是沸騰:「你們想要什麼?」
牙、志乃、鹿丸及丁次站在入口,回盯著他。
兩邊的互盯比賽持續了幾秒。
最後鳴人終於都忍不住怒火,抱著手咆哮:「你們到底想要什麼?」
然後四人舉起了手並把手伸向後…
(鳴人認為他們打算拔出武器,於是拿起了他的漆刷。如果他們打算欺凌他的話那至少他可以塗他們作防禦。)
…然後抽出了…漆刷。
五人拿住他們的漆刷,臉上是嚴肅的表情。他們繼續互瞪著,四人則自負地舉起了漆刷,鳴人開始覺得不知所措。
「什、什麼哦。」
牙轉動著他的肩膀:「終於…」他喃道:「這東西是什麼呀白痴鳴?我們當然是來這兒幫你的。」
鹿丸吐出一口嘆息:「這真是很麻煩…你最好感激我們。」
「嗄?」來自腦中的結論是鳴人眼前出現了幻覺:一定是來自畫這東西的壓力…或其他…
他看起來絕對是非常的困擾因為丁次的微笑真是是他平日的微笑,然後丁次緩緩地重覆:「我們是來增援的。鳴人,不要擔心!我們會努力幫你!」
咦?那麼突然?為什麼?
鳴人想問他的問題,然而四人已經擺著他們的漆刷走近他。
「如果你以為我們是來騷擾你的話,那就免了。」鹿丸把他的筆刷泡進了綠色的油彩上:「即使我們不同意你所幹的事,我們還是你的朋友。」
「而且,老師幫我們隱藏所以沒關係啦…」牙高興地笑著,把油彩混在一起。
「老師?」
鹿丸拍了一下牙的頭,再給那困惑的金髮少年一個微笑:「不用在意那個。」
「你們…」鳴人突然感到臉頰有些濕,輕輕擦了他的眼。
志乃推高了他的墨鏡:「不需要那麼感動。」然後他開始塗著牆壁…可以看到他那沒表情的臉上出現了小小的笑容。
牙尷尬地擦擦他的頭:「喂喂,不要現在就哭起來呀,小鳴。雖然你是我們五人中的吉祥物而我們某程度上也習慣了你的哭喊,但你現在開始哭的話,我們會因為你的淚而苦惱哦。」
金髮少年點頭並擦拭他的眼睛:「…嗯,謝謝。」
五人開始牆壁上的工作,每隔幾分鐘就會無特別理由地笑起來。能再跟他的朋友一起實在太好了。
有關哪個老師的問題暫時被他遺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鳴人他很高興,牆上的圖看起來滿不錯。雖然還是很簡單,但至少已經從幼稚園程度升級至中學生程度。這樣的速度,他很大可能可以在文化祭之前佈置好禮堂。而且,他能再次跟他的朋友在一起了!這是他經歷過最美好的事,他很希望快點跟卡卡西分享這個好消息。
在七夕的意外之後,他跟卡卡西之間有很多事情都改變了。譬如說,每次看到那男人時他都會覺得心好亂,另外一件讓他困擾的事就是他最近看到男人半裸時臉都會變得超紅。他懷疑那是因為那個「成人的吻」或是因為他看到卡卡西的臉。而且,佐助在那之後也再沒有跟他說話,這情況同樣適用於他的祖父及綱手婆婆…這讓他不禁嘆氣,快樂的情緒緩緩消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需要走了,真的很抱歉,小鳴…」
「不要!不要走!求求你!不要離開小鳴…」
溫暖的身體包裹著他。「我…我沒有選擇!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逃離這個永遠跟你在一起,鳴人!但這是戰爭而我的隊伍也被徵召了…」
他把那溫暖的身體包得更緊,抽泣:「不,小鳴不要這樣!小鳴討厭這樣!為什麼?為何卡卡哥要離開我?媽媽跟爸爸都不在了,小鳴不想卡卡哥也離開!」
黑耀石的眼睛變得有點濕,他知道那少年無法忍受看到他的淚,所以這是少年的最後策略:「不要哭,你知道你哭的話會讓我心痛對嗎?」
他點頭擦擦眼睛,他知道卡卡西看到他哭時非常心痛,他不希望卡卡西會痛心。「卡卡哥,你不會忘記小鳴吧?你會像媽媽跟爸爸一樣離開我嗎?」
少年微笑著:「我說不定會忘記所有人跟所有事,但我發誓,只有你我絕對不會忘記。我答應我會回到你身邊,所以當一名乖孩子在這邊等我可以嗎?」
「嗯!鳴人會是個超級好孩子並聽所有人的話,所以快點回家可以嗎?」
「啊。來…勾手指。如果我不回來的話,我會受到比吞一萬顆釘子更糟的痛苦!」
「小鳴也答應你!」

又是這個怪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嗯,這跟鳴人有關。」
「咦?」
「我知道,你跟鳴人訂婚了。」
「…原來如此。那?」
「我想你跟他斷絕關係。」
「…什麼?」
「這是個媒妁婚姻吧?他被強迫的吧。現在,鳴人跟我在一起,我們兩人相處的非常愉快,我知道他不跟你斷絕關係是因為他害怕傷害你,所以請為了他你跟他分手吧。」
「…這些話…是鳴人叫你對我說的嗎?」
「……最近幾天他跟我在一起時有點失神,就是因為這樣,我肯定,請你跟他斷絕關係那他就不會再因為這件事而苦惱。」
一個簡短的寧靜,然後,「原來如此,他因我而苦惱,這就是為何他在家裡什麼也不說吧…」
「…所以停手吧。我…我真的很喜歡鳴人。我…我無法忍受他跟其他人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話,我會把他藏在一些只有我才知道的地方所以他不能跟其他人在一起。我如此喜歡著他!卡卡西老師…你很大可能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他,你也是被強迫結婚的吧,無論如何…我真的很愛鳴人。」
「…原來如此。事實上,我很高興你如此喜歡鳴人。我…我希望你可以令他快樂,不要禁止他做他喜歡的事件,鳴人因為過去常被欺負及排斥,所以他很喜愛自由及交朋友。他喜歡跟人們在一起所以請不要為了你自己而孤立他。我不知道你有多喜歡他但我也有愛著的人…那人又美又亮,那人對我來說太過耀眼而難以留著他,那人只值得獲得最好的。
就是因為我太過愛他,我不可以把他留在我的身邊;因為我無法給他應有的幸福,所以如果他想離開的話我不會阻止。」
「…!別告訴我你喜歡鳴──!」
「佐助,我無法就這樣跟他分手,這對他太過份了。但我從現在開始不會再接近他,所以他不會再因為我的存在而感到困擾。最後,他會主動跟我斷絕關係,到時我不會去阻止。」
「…我明白了,謝謝你,卡卡西老師。」
「…請讓他幸福。」
兩名站在教室門外的女生聽到了整個對話過程,面面相覷,然後,她們奸險地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為何他那麼遲?」鳴人在房門旁等著,現在已經是深夜而卡卡西還未回到家中。他開始擔心這名男人。
從學期開始就是這樣了。就算是因為文化祭,三天前也應該完結了呀!金髮少年再次盯住鐘,十二時零一分:可惡!我做了什麼錯事嗎?為何他這幾天那麼遲回家?
這很奇怪,那人看起來正在躲他──很晚回家並很早出門;留下一些信息在冰箱或是SMS,不接他電話只留著一些錢讓他可以乘坐交通工具回家;而且全都以文化祭作為他的藉口(這已經無效了因為鳴人已經問過班上的人,他們已經在學期開始頭四天便完設計及道具;而且鳴人還在好幾天前已經完結了他那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單人璧畫項目)。他最近很難得再看到及聽到卡卡西了。他有很多的事想跟那人分享──他跟牙與其他人重修舊好;他做了很多奇怪的夢而且感覺上好像他的記憶;他出席了公寓的委員會活動討論在家中養寵物的議題;他在美術科中拿了更好的成績;他學會了新菜式…很多很多的東西他想告訴卡卡西。然而,那人看似完全在鳴人的世界裡消失。
他明明答應我會一直在我身邊…那騙子…
鳴人咬著唇擦拭他的眼,再看看時鐘,十二時零五分:胡!我做錯了什麼?為何他不睬我?
金髮少年從地上站起來,衝到客廳拿起電話。然後撥了他最近幾天記熟了的電話號碼。
「你所撥的號碼暫時未能接通,請遲點再嘗試,嗶。」鳴人用力按下了話筒並尖叫,用力吸了幾口氣再嘗試另一個號碼。
「喂?」從話筒對面傳來了睏睡的女性嗓音。
「呀!凜小姐…我是鳴人。呀…抱歉那麼晚打擾你但我只是疑惑,卡卡西是否跟妳在一起?」
「咦?鳴人君?呀,你那天沒事嗎?你跑開了但沒有回來哦。」
「噢…呃,真的很抱歉,讓妳跟久間先生及雷同先生擔心了。」
「呀,沒關係,你現在沒事就好了。哈,你的配偶是最擔心的人!他跑了整個海灘為了找你,甚至向那說沒有看到任何金髮少年的可憐救生員大呼大嚷…」
「噢…」鳴人皺眉:但為何他找到我之後表現得那麼不同?「那個,凜小姐…妳知道卡卡西在哪兒嗎?」
「呀對了!他沒跟我在一起…嗯,他不是應該在你學校幫忙弄文化祭之類的東西嗎?」
「咦?但那應該在幾天之前弄完了…」
「嗯?沒可能…他不是綁架了久間跟雷同去塗什麼璧畫還有佈置禮堂之類嗎?」
「…!什麼?」
「咦?你不知道?他兩天前衝進了『再吻一次』然後拖了那兩人到你的學校去塗畫。久間還投訴過他要非法潛入高中及重新畫過一個非常醜陋的繪畫而只拿到幾片薄餅…哈哈,雷同也咕噥著什麼打擾美好睡眠之類的話。」
──而且,老師幫我們隱藏所以沒關係啦…牙那奇怪的話終於都通了:那即是他,他請他們幫我…
「呀呃?鳴人君?」
「抱歉打擾了你,凜小姐!我有些事要做!謝謝妳的幫忙!晚安!」他放回電話筒並奔到卡卡西的睡房,鑽進男人的洗衣籃(堆滿了男人這三天的衣物)並把裡頭的東西挖出來。
找到了!油漆痕跡!綠、藍、橙、棕…這些都是我佈置時所用的主要顏色!
少年把稻草人的衣物按在胸前,茫然地看著那些污跡。
這就是為何卡卡西會在荒唐的時間才回到房子,這就是為何他不再如以往般偷偷走進鳴人的房間輕撫鳴人的臉並幫他蓋好被子。
他一定很累了…
奇怪的感覺從鳴人的心底湧出,突然他發現眼淚從他的雙目流下來。
為何他要對我那麼好?
他把稻草人的衣服抱得更緊,用力抽泣著。從衣服內傳來的紙皺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然後他翻找那些口袋。
抽出了裡頭的東西,鳴人好奇地看著手上已經發黃並弄皺了的照片。在照片中有一名可愛、歡快的金髮小孩在一名微笑中的銀髮少年懷中。他翻轉了照片閱讀後方兩行潦草的字。

給卡卡哥:小鳴會永遠跟卡卡哥在一起,所以不要忘記小鳴可以嗎?──你所愛的,小鳴
給小鳴:卡卡哥會永遠都記住小鳴,所以跟卡卡哥一起可以嗎?──永遠,卡卡哥

咦?我以前跟他那麼親密嗎?沒人告訴我…
鳴人皺眉,然後醫院的意外突然回到他的腦中。這一定是爺爺說的事!少年開始環顧著房間,然後他的目光落在凌亂書桌上的一本厚厚的但有小小書皮的書,他走過去並將其翻開。
這是一本日記,在書的最後,有一些老舊的信。
他小心地抽出一封信出來,這是給卡卡西的信,地址看起來是某些軍營之內。他望下去然後因為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寫在信封的最下面而吃驚。
我寫了這封信嗎?
金髮少年好奇了,他打開了信封。

親愛的卡卡哥:
你好嗎?八重子媽媽超級擔心你…她說戰爭變得更糟而你可能會很危險。然後她說了很多小鳴不懂的話但她哭了,卡卡哥,你應該沒事吧?求你平安回來!小鳴希望你回來跟我玩…只有跟你在一起才有趣哦(笑臉)
還有,小鳴成功升上二年級了!太好了!因為今天是第一天,老師向我們說了一個故事,這是有關於オンブ的故事!小鳴覺得好興奮!小鳴就像是オンブ,而卡卡哥則像アンバ。(アンバ是オンブ的媽媽,他們有三米高呢!他們還很強哦!)但小鳴還是覺得他希望成為卡卡哥的新娘子。
你還記得嗎?你沒有忘記小鳴對嗎?當我說要當卡卡哥的新娘子時,爺爺跟其他人都笑我。為何他們要笑?是不是…因為小鳴說的話很有趣?胡…但小鳴很認真的哦!小鳴可以說sa-shi-su-se-sou了(2),所以我可以說「我要成為卡卡西哥哥的新娘!」但他們還在笑,為什麼?
吶卡卡哥…小鳴很想你!所以…快點回來好嗎?小鳴會跟卡卡哥永遠在一起所以請不要忘記小鳴,快點回來哦!
你所愛的,
小鳴

「說謊…」鳴人的淚從眼眸中脫眶而出:那些夢…真的是我的記憶!
他打開了其他的信,發現它們全都是他所寫的而且也有著同一願望──希望卡卡西能快點平安回來。就在他閱讀這些書的時候,美術課的事件在他的腦海中重播。

(回憶開始)
「吶,卡卡西老師!」卡卡西的女頭號粉絲舉起她的手笑說:「能告訴我們多點關於你的事嗎?你在這兒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我們幾乎都不怎麼理解你…」
「除了伊魯卡老師對你很瘋狂!」另一名粉絲吱叫。
(除了某個皺眉的金髮少年外)整班都爆笑了,卡卡西只能滴汗:「嘛…我想你們可以知道多一點東西,反正我們的關係非常不錯。」
女粉絲再次笑道:「那…我們想知道老師的戀愛生活!」
於是,卡卡西沉思了一回,然後他那黑耀石的眼睛彎成快樂的新月:「不存在!」
「咦──!」「騙人!」「從實招來!」「告訴我們吧!」
這老師把手指按在唇前要求整班安靜,在吵鬧聲消失後他清一清喉嚨:「嘛,我現在沒有真正在談戀愛…但我以往曾經瘋狂地愛著某一個人。」
「嘩呀──!」女生們尖叫:「告訴我們──!」
卡卡西微笑:「好吧,那人是我的初戀,那人在我從軍的時候向我寄了一大堆一大堆的信。我想你們當中應該有人知道以前這國家曾經爆發過了戰爭,而我是遊擊小隊的成員,於是我被送上戰場。那邊真的很糟糕呢,我因為失去了其中一名重要的朋友幾乎要崩潰了。但那些信所帶給我的希望跟鼓勵讓我能夠活下去。寄信來的人是一名愛哭鬼而且告訴我如果我死了的話那人會淚流如河,所以呢…」
女生們都在鴣叫,而那之前皺眉的金髮少年表情則變得如殺人犯一樣:一定在說凜了…切!真氣人…!
「老師,之後那女生怎麼了?」
銀髮男人一開始看起來有點歡樂,然後他的眼睛化為悲傷。接下來他以平日的歡快聲音回應:「嘛…我太遲回到那人身邊,那人把我忘了。」
(回憶結束)

是我…他愛我…是我…他愛我…
鳴人張口結舌,滑倒在地面上,兩腿發軟。
自己在那男人身上所加的傷害正如一噸重的石頭落在他身上,然後抽泣聲更響。你那愛的人居然忘記了你到底會有多痛心…更糟的是,那個人還背著你跟其他人交往,這一定撕碎了那男人的心…如果鳴人是他的話,他絕對會因為心痛而死或殺了那個人。
「但卡卡西還是…輕輕抱緊我並待在我的身邊…」鳴人從地面上爬起,緩緩走到客廳等待。
──如果我不回來的話,我會受到比吞一萬顆釘子更糟的痛苦!
已經夠了,你回來了,你不用再受到那種痛苦了,我不會再傷害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卡卡西…你不如殺了我們吧…」久間按按他那發痛的太陽穴。
「對,來看看我的眼睛?眼袋還有黑眼圈會把我的同事嚇跑的。」雷同拿著一罐油彩走近牆壁。
銀髮男人無視了所有投訴,繼續在單調的森林綠上輕擦陰影,來讓草木看起來更有立體感。
「喂,卡卡西!」
「是、是…我知道,再做完今天就好了,明白了嗎?這要在一天內完成,剛好趕得上文化祭。」
「切!如果你不是我們最好的朋友,我會勒爆你的喉嚨、剝去你的衣服、在你身上塗顏色並將你掛在校門還所有人都見到。」久間喃道,把他的擦筆淹在油漆裡。
「哈哈,謝謝!我會請你吃比薄餅更好的東西。」
「你最好記得!」
只餘下一天…卡卡西想著,繼續塗抹牆壁:只餘下一天…我會向鳴人說再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鳴人嘆氣,直到最後卡卡西還是沒有回家。今天已經是文化祭的開始,他從沙發上站起來並去梳洗。
我現在看起來真像河豚。
他把冷水沖到臉上去洗刷那些紅腫。他的臉因為沒睡覺跟哭了整晚而又青又腫,於是他懷疑自己是否也要戴上面罩來隱藏它。然後他搖頭,繼續他日常早上的動作再走向大門,就這此時,電話響了起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喲唦──!!終於都完成了!」久間以勝利的聲音大喊並把他的手舉到天上搖晃,雷同恭賀並跟他一起搖。
「卡卡西,快、快!來為我們的成果歡呼吧!」
銀髮男人笑了,放下了他的工具並跟他的朋友一起大叫。「喲呵──!嗚呵!!」
「好!終於都可以跟晚上繪畫、油漆、起司薄餅跟非法潛入學校說…再見了!!」久間大叫並拿起他的東西離開,雷同亦很快跟在他身後。
卡卡西提起他的東西,站起來看著他們的成果。除了廣大的森林及天空外,前台的大樹多了一個鞦韆。在那鞦韆上是一名金髮小孩,而推著那孩子的則是一名長有尖刺銀髮的少年。他們兩人都笑得很快樂。卡卡西回憶起二人相遇的時候不禁微笑──他目擊到一群的小孩欺負那金髮孩子並破壞他的玩具,於是出於同情走向那孩子身邊;在知道這孩子是其父母的朋友的兒子時,他就一直都在孩子身邊保護他。
──但現在,其他人會代我去做…到最後,初戀還是能在愉快的回憶下結束,對吧?
「卡卡西,如果你還不走,你就會被捉到了…」
「對,你在表演完結之後還需要出席儀式對吧?今天是你正式離開學校的日子…」
「嗯?對,現在就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咦?」鳴人張口結舌:「什麼…?」
「哦呀?卡卡西沒告訴你嗎?」八重子驚嘆。
「不。他…他這幾天都沒有回家…」
「咦?那孩子…他到底在想什麼?我以為他告訴你,因為你的岳父的生意,你會跟他一起去意大利。他甚至叫我幫他買來今天下午的兩張票!」
「但…但他沒有對我說過什麼。」鳴人喃道,然後他記得了一些東西:「那個,媽媽,妳會否怪我?七夕祭的時候…」
從話筒傳來輕輕的嘆息,然後八重子回應:「小鳴,有時在人生裡,我們會做出不少傻事。我不會怪你…沒辦法如果你不喜歡卡卡西…」
「不!我喜歡!」鳴人衝口而出,幾秒之後,他的眼因為吃驚而張大:我…我…我說了!
「咦?」
當他談論其他人時的心痛、當他把我當成孩子時的憤怒、當有些人欺負他時的狂怒。是這樣呀…因為我愛他…
吃驚變化成理解然後接受。
「小…小鳴?你…你是否說…?」
「我愛他,媽媽。我…我想我一直都愛著他…但我只是笨蛋去忽略那些感情。我…我…真的很對不起。直到現在才發現。」然後笑聲變得苦澀:「我無法相信我居然花了那麼多時間來理解自己的感受…我真是個蠢材。」
「…你告訴了卡卡西嗎?」
「咦?」
「你把你的感受告訴他了嗎?他在跟你再見面那天就一直等你告訴他這番話!你應該不記得了但…」
「我記得,我記得跟他一起的時間。但前提我想不起為何我會把這些完全忘掉。」
這孩子…某程度上真的很像卡卡西…八重子滴汗:「根據自來也大人及綱手大人,你因為精神創傷而失去了跟卡卡西的回憶。以前有個戰爭而卡卡西被徵召過去,你叫他留下但他沒有選擇,於是你們答應互相通信及等待對方。有一天,軍營送來了一封信告訴我們他的小隊被伏擊而也許沒有生還者…我們打算暪著你但你最後也發現了並發狂了好一段時間,好不容易綱手大人才讓能你睡覺,當你醒來,你就忘了所有事。你的腦說不定是嘗試把所有卡卡西相關的記憶都消除因為你也忘了我們…」
「但那封信…他沒有去世…為何沒人告訴我什麼?」
「呀,我們也以為他已經離世了但好在他活了下來。但他整個小隊跟最好的朋友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因為卡卡西在戰爭中失去了左眼,他的好友把左眼給了他…這孩子在戰爭完結後也花了很長時間才回復過來,整個人就像改變了一樣。」八重子陳述著。
「…呀,原來這就是凜小姐的意思。」
「咦?你認識凜?」
「嗯…媽媽也知道嗎?」
「她是帶土的未婚妻,帶土就是救了卡卡西並把眼睛捐給他的最好朋友;而且凜也是幫卡卡西作手術的人,當他康復時負責照顧他…我本以為他們兩個最後會在一起。」
「…」
「嗯…吶,小鳴,快點去跟他表白吧,你們如果能像以前一樣那麼情意綿綿就太美好了,呵呵呵…」
才不是呵呵呵!「呀,我會,謝謝媽媽!那就這樣!」
於是,鳴人就從家中奔出往學校跑去,他等不及要去見卡卡西並對他說他愛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鳴人去到學校的時候,葉王學園的文化祭已經是人山人海。「跟媽媽通電話比我想像中更花時間…」他望向攤位疑惑應該從哪兒開始找人。現在,舞台表演已經要開始了,那他說不定應該先去那兒…
「鳴人!」有人喊他,於是轉身望看聲音來源。
呀…這真是糟糕…鳴人擠出微笑,尷尬地揮手:「呀…呀!佐助…很久沒見…呀哈…哈哈…呃…」
黑髮少年抓住他的手並拖他離開。「我有些話想告訴你。」
「咦…咦?但我…我正趕時間。」
「只花你幾分鐘。」佐助道:「我知道你跟卡卡西老師訂了婚。」
鳴人目瞪口呆了一段時間,然後他不安地道:「事實上…我們已經結婚了。」
較高的少年看起來受到打擊,然後回復沮喪與安靜。
鳴人相當不安而且看起來像是想要說什麼,但很快又把嘴巴閉上。短時間的寧靜,二人開始淹沒於自己的思想內,金髮少年終於都說:「佐助,事實上,我想告訴你但我卻無法說出來…也許是因為我對自己的感覺也很困惑…但現在的情況是,我發現我對你的感覺有點比較像是,嗯,一見鍾情。這就是為何我從不向你顯示真正的我…」
「…為何你不告訴我真相?」
「我…我很抱歉但我…」
那平日沒感情的少年大怒了:「為何你要暪著我?為何你要暪著我!?我對你而言只是一場遊戲嗎?」然後他的聲音轉成耳語:「…我愛你,鳴人…」
看著那沮喪的少年,後悔與痛楚擊向鳴人。「…佐助…真的很對不起。但我已經知道誰是我的真愛,我再也無法跟你在一起了…如果我們繼續交往只會同時傷害你跟我…」
「…所以這就是你為何不再因我而臉紅;跟我一起時會分心;不再花時間跟我在一起的原因…最後,我都是輸家吧…」
藍眼被染上了困惑:「輸…輸家?你說什麼?」
「我輸了,我把你輸給卡卡西老師。」佐助四周都包圍了失意及終結:「我…我從跟他對話後就一直在思考…然後我發現我對你的愛是永遠不可能勝過他對你的愛,但我以為最少你還是喜歡我…」
「什…什麼?」
「…鳴人,對你而言卡卡西是什麼?」
看著宇智波那難得的表情,鳴人不禁認真起來,沉思好久才回答:「卡卡西就像…空氣。空氣是必需的,而且還會支持著生命。空氣雖然看不到但一直都存在,所以你有時會把它當成理所當然。無論我做了什麼,卡卡西都會一直支持並幫助我,但他從不讓我知道他在幫我;他都默默地幹所以我總是沒有注意到。因為他總是在我身邊,我從來沒有認真思索過他的存在所帶來的影響並幹一些自私的行為。但就算是這樣,他亦只會因為能待在我身邊而高興…如果卡卡西不在我身邊,我…我說不定無法生存下去。」
鳴人把一隻手放在胸前,閉上雙目:「如果他不在我身邊,我就不能再做我自己了。」
佐助鑽研著鳴人的話,然後彎下頭:「完全輸了,我無法做到這樣。」
「咦?」
「我不能像他這樣,我無法忍受單純默默站在你身邊幫助你,或被當成理所當然。我只想你注意我為你做的每一件事而你就只能想著我。」
「佐助…」
「去找他吧,把你這番說話告訴他,他一定會很高興。」
「佐助,真的很對不起,還有謝謝你!…你終有一天一定會找到真正適合你的人並得到幸福!」金髮少年揮手並向他展露那耀眼的笑容,然後跑向禮堂。佐助看著那漸漸消逝的背影傷心地微笑:我才應該這樣說…謝謝你給了我那麼多愉快時光,鳴人。
鳴人跑過了擠湧的通道,帶著更剛才更輕鬆的心情微笑衝向禮堂。很快就會是閉幕式,卡卡西一定會在那兒!
卡卡西,等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鳴人跑到禮堂的時候,他第一樣看到的是他(跟他的死黨們)所繪畫的禮堂已經被改頭換面。代替了那單調塗畫的,是能讓森林充滿了真實的美感的綠、藍、棕色影子。而且前景的大樹多出了一台鞦韆,坐在上面的是一名金髮孩子,如保護他般站在他身後的是一名銀髮少年。鳴人不禁笑了,他在自己的夢中看過類似的場景。
混合了如女妖尖叫聲跟男人叫聲的聲音入侵他的耳朵,於是他把注意力放在舞台上的表演團體。那是小櫻、井野,還有她們在啦啦隊的朋友們,一同唱著來自Morning娘的歌。當這組人跳著矯揉造作的舞步時,台下的男生都瘋狂地尖叫並搖著他們的香蕉。鳴人輕輕一笑然後立即掃視著教師坐位,他的目光終於都落在正跟阿斯瑪老師交談的卡卡西身上。只要看著那名銀髮男人,他覺得自己的臉頰在燃燒而心跳開始加速。「我一定要告訴他我的愛意!」他發誓然後開始步向那些座位。
「謝謝大家!」小櫻拿住了麥克風向男支持者們送上飛吻:「演唱會已經完結了,但在我們離開前,我想跟大家宣佈一件事!」她的目光轉向教師席並作了一個壞笑。
「就如大部份同學所知的,卡卡西老師來到我們學校當臨時導師並與我們渡過了整個學期。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名出色的老師,他還在美術課中教了我們其他東西,就如同伴互相合作的精神等。事實上,他因為太出色所以也擁有一個粉絲團!」
於是卡卡西的官方(及非官方)粉絲團歡呼,小櫻的笑容變得更寬然後繼續。
「但大部份同學應該都不知道這件事…」整個禮堂變得安靜,等於之後的句字。
井野接續:「各位先生、女仕!我相信你們都不知道…但卡卡西老師…事實上有一名配偶!而且還是我們學校其中一名學生!」
有一刻,整個禮堂都非常安靜,甚至感覺時間都已停止。當大家終於都吸收了這消息,整個禮堂都沒入吵嚷的地獄。
「什麼!?」
「不可能!!」
「誰!?」
「咦!!」
「怎能這樣!?」
「不──!!卡卡西醬應該跟我求婚!!」(!)
小櫻跟井野彼此交換了一個笑容,然後小櫻道:「吶,老師,為何你不跟我們說更多有關你跟那個…漩渦鳴人結婚的事?」嘩哈哈哈哈…雖然有點對不起卡卡西老師,但就來看你怎樣處理這件事吧,漩渦鳴人!
鳴人好不容易才從震撼中回神,他幾乎要衝上台向那些女生報復,但銀髮男人卻比他更早走到台上。於這名老師從小櫻手中拿走麥克風之後,整個禮堂再次變得安靜。
「各位午安,就如你們所知,我是旗木卡卡西。春野同學剛才所說的…嘛,我不否認。的確我跟鳴人結婚了但事實上,他是被強迫嫁給我的。他的祖父之前生了一場大病,他的遺願是希望能看到鳴人嫁給他所認識的人,鳴人亦相當孝順地順從了。」男人暫停了一回,作了個微小的笑容:「好在他的祖父最終能夠康復,但鳴人還是需要跟我結上讓他寂寞的連繫。這對他來說是不幸…因為他只像這兒的大家一樣──年輕、魯莽、反叛、喜愛玩樂跟談戀愛。你們知道嗎?他喜歡一樂的味噌拉麵,而他因為經常去於是居然從老闆那兒拿到了學生優惠卷呢。」
笑聲從大部份的學生及教師間爆出來。
卡卡西微笑並繼續:「他喜歡在週末很早起來去看動畫,特別是火神忍者疾風傳(3),在星期三的時候,他會奔去書店買少年JUMP,然後他會閱整晚結果第二天因為遲了起床而遲到。跟你們一樣,他只是一般的學生,喜歡玩及在最後關頭才去溫習;跟你們一樣,他只是一名喜歡動畫與漫畫的少年;跟你們一樣,他會拍拖及喜歡跟朋友們吵鬧。他只是不幸因為其祖父而被迫跟像我一樣的老頭建立無意義的關係而已。」
鳴人用力地擦拭他的眼睛:卡卡西…夠了…不要再笑著說這些話…
「所以請大家不要因為他的情況而疏離他,而且這場婚姻只有名字,對我而言,鳴人像一名小孩多於一名配偶。所以,請大家像平日一樣對他。還有,大家做得很好,這次的文化祭真的非常成功。」於是銀髮男人笑著鞠躬,離開了舞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卡卡西完成他的演說後,鳴人嘗試走向他。但那煩吵的Morning娘(亦即大家所知的小櫻、井野及她們的朋友)盯向他並張口結舌。然後禮堂內其他人亦跟隨她們的視線看到了他。人們開始從座位上跳起包圍住鳴人並問他這些那些。沒人對他心存敵意,然而就如他想像中當大家都知道事實後的情況一樣:只是太過好奇及熱心。結果,他無法從人群中突圍而卡卡西在他的視野內漸漸消失,這就是他現在拼命地在機場中來回跑動的原因,只為了找尋那一抹的銀髮。
混帳!旗木卡卡西!當我找到你時你就等著瞧!這白痴、不負責任的混蛋!
鳴人生氣地想著,焦慮地在大堂跟櫃檯之間奔跑。隨著時間流逝,這少年亦顯得越來越自暴自棄,對比手錶及電子板上的飛行時間表,二十分鐘之後鳴人便說不定再也無法跟那人相見。
混帳!到底他在哪兒?咖啡店找過、廁所找過、商店找過…十二分鐘。
可惡!可惡!可惡!他還能躲在哪裡?櫃檯找過、長凳找過、等候間找過…六分鐘。
等等!我還未去看過那邊的電話亭…說不定他在那邊?──鳴人奔到那一列電話亭處──請…請讓我趕上!不要離開我!不要再離開我!──電話亭找過,視野內沒有任何沒有拿著色情小說、打扮可疑的銀髮男子…三分鐘。
洩氣,鳴人向牆邊伸拳然後大叫:「卡卡西!你這大笨蛋!你最好快點出現否則我會永遠恨你!」兩分鐘。「…算我乞求你了…」
──最少讓我能對你說聲我愛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解:
(1)一些小孩一開始不能好好地發好S字頭的音…反而會說出CH音。
(2)同上,這兒的小鳴說他終於都可以發好S字頭的音了。
(3)你知道這是什麼…(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尾聲

門鈴聲響起,於是他停下了切肉的動作出去應門。
「喲!我們是來…這是什麼鬼東西!!」牙指著又大又鼓脹的金髮大叫。
鳴人皺眉,伸出手去碰他的頭髮:「嗄?有什麼問題嗎?」
「你…你…你的頭髮!」牙結巴作說:「這就像…非洲式髮型!」
金髮少年眉頭皺得更深:「這才不是什麼非洲式髮型!」他更正。
「這是。」志乃作聲並抬一抬他那粉紅色的墨鏡,當他看到鳴人的…新髮型時,墨鏡歪了過來。
「不是!」鳴人堅持,煩惱地把手叉在腰間。
鹿丸嘆氣:「這不是非洲式髮型,那東西應該比這個大。這是…」他暫停付予一個戲劇性的效果:「大媽頭。」
丁次的小食條掉了下來:「天!這不代表了…小鳴現在變成了鳴大媽?」其餘三人倒抽一口氣,然後牙向鹿丸擺出了八字眉:「喂鹿丸同學,你看起來很清楚大媽的世界呢…為何?」
懶蟲抖了一下才說:「我媽。」
「大家,把你們的東西放在這邊然後過來廚房。」鳴人命令道,把他那(粉紅色印著花的)圍裙脫下並到廚房洗手。
「噓…看起來完全是大媽了…真為他擔心。」牙喃道,但還是跟從少年的命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呀,你們已經來了嗎?」
「嗯!想來問你關於我們作品的意見。」
「噢,好吧…等一等,我很快完成。」
「…又是剝大蒜嗎?」志乃問道,看著較高的男人剝著蒜頭的皮。
「對…鳴人之後要用來烤肉。」
牙狂笑著:「我不是想說什麼,但你娶鳴人只是為了剝大蒜?每次我們來到你都是在剝蒜…!」
另一人羞怯地微笑,他本想回應但鳴人突然向他塞了一個洋蔥:「剝完蒜之後去洗一下這個。」
「是、是。」
「一個『是』就可以了。」
「是。」
鹿丸嘆氣:「完全被吃得死死的。」就像爸爸…大媽…他們都超擔小。不,我絕對不會跟任何人結婚。
丁次擦去他的口水(他從聽到「烤」及「肉」開始就一直流口水)並笑道:「沒錯,從沒想過卡卡西老師會那麼害怕鳴人…」

(回憶開始)
洩氣,鳴人向牆邊伸拳然後大叫:「卡卡西!你這大笨蛋!你快點出現否則我會永遠恨你!」兩分鐘。「…算我乞求你了…」
──最少讓我能對你說聲我愛你。
「…那個?你在找我嗎?」一把溫暖的男中音從少年身後問道。他轉身看到卡卡西!…還有凜。
「凜小姐在這兒做什麼?」鳴人大叫,怒視並指向男人身後的女仕。
卡卡西冒汗:「呃,她去意大利探望她的老師。」
凜微笑:「鳴人君,我們從大堂另一邊都聽到你的聲音…哈哈,我打算去探我的老師,他說在基因及繁殖的研究上有了新突破,所以我非常興奮…」她雙目發光,四周都是閃亮:「嗯?鳴人君,你在這兒做什麼?」
少年回想起他一開始的目的,把頭轉向正舉高手作防禦動作的卡卡西。
走向較高的男人,鳴人咆哮…然後撲向他。「你這超級無敵大笨蛋!如果我找不到你的話你打算做什麼?白痴!變態!章魚!(?)」
稻草人臉紅了,嘗試忽視來自四周的目光,輕拉鳴人抓住其襯衣的手。「喂喂喂…你不應該正在學校幫忙清理嗎?…還有佐助呢?」
鳴人把卡卡西抱得更緊。「我跟他分手了,我喜歡上另外的人。」
「…原來如此,那你現在喜歡的是誰?」
「…你。」藍眼認真地注視著那震驚的黑耀石單目。「我愛你,旗木卡卡西。所以你一定要負責任,讓我愛上你…還有從我還是小孩時就已經追求我。」
「!…難道…」
「我記得所有事了。在我還是小孩時你怎樣對我好,還有你怎樣說愛我。你令我把你當成我的初戀所以現在給我負責任,明白了嗎?呀,我還記得你說過會永遠待在我身邊呢。你不能離開我,我也不會再讓你走了。」鳴人決斷地說,讓自己埋於男人的懷抱裡。「如果你沒問過我就離開我,我這次會讓你吞一百萬顆釘子哦。」
在緊張的寧靜後,卡卡西終於都道:「…抱歉,凜,看來妳要一個人去了。」
凜微笑:「沒關係!你們過得開心點!嗯,再見!」她匆忙地離開那輕鬆卻尷尬的場面:呀哈…新婚果然是甜蜜的。
「我會待在你身邊。」卡卡西向鳴人的耳邊耳語,然後他提起了少年的凝視,打趣地微笑:「所以能否不讓我吞釘子呢?」
「嗯。」
在來自路人那震耳欲聾的掌聲跟歡呼包圍下,鳴人得到他第二次的成人之吻。他想知道日後跟卡卡西分享的吻會否會如這般那麼美好。
(回憶完結)

「旗木卡卡西!這.是.什.麼?」鳴人從一堆書中拿起一疊照片,咆哮。
銀髮男人暫停跟四名少年對於顏色光暗的討論,臉色變青了:不!我從澀谷買來的特別收藏!而且我還特意把它們藏在我的美術文件夾內…怎會!
「小、小、小鳴…」
鳴人冒煙了:「不要『小鳴』我!我告訴你多少次不要買這種骯髒的照片!她們是高中女生嗎!什麼?你有了我還不夠嗎?…你今個月的家用減少20%!」
「不──!等等!聽我解釋!」
「不要!!」
儘管對他的親熱系列及各種收藏有著無數次的威脅,卡卡西還是深深愛著鳴人。儘管無數次(無效地)嘗試丟棄那變態的收藏及因為其配偶的懶惰與變態行為而被激怒,鳴人還是深深愛著卡卡西。所以,就如所有夫婦一開始住在同一屋簷下的時候,他們不停地吵架然後和好,而每次的吵架之中,他們的愛只會因為漸漸學會如何跟另一人相處而擴大。
無論如何,他們都是另一人的初戀;就如大家所知,初戀永遠都是特別的。(眨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譯者的話:
…突然之間有種自己將不可能化成了可能的感覺…
完了!真的完了!萬歲!!!(淚)
老實說這一話幾乎由頭到末都讓我熱淚盈眶…因為翻譯同時也要去思索整個場景,而我又是一名非常眼淺的人…

正如我之前所說,我更希望能看到大家實質的感想…
一句都可以,讓我覺得我翻譯這篇並不是浪費時間就好了~
那麼,就此拜過!(喂)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RE佳期如夢
哈哈,這篇真的是很久以前翻的了,應該說我想要翻譯英文同人全因為這篇,所以也是我翻譯的處女作XD
雖然說比起原作的確這處那處都有崩,不過對角色成長表現豐富,而且也沒有出現了是不需要的角色(這是改篇自韓國電影的,伊魯卡那個角色存在本來是為了引鳴人妒忌,不過作者好像寫淡了)。
我也是直腸直肚的人,不過初戀的界線嘛,還是比較模糊的吧XD
佐助也沒必要一直當壞蛋嘛ww
謝謝喜歡這翻譯,你喜歡這翻譯的感激心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QVQ
夢兒 2014/01/14(Tue) 編集
……- -
这篇是喜剧没错 但从佐助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看得很窝心(堵)两个人哪怕有十分钟在一起好好谈谈也比绕那么多弯来的爽快 我个人比较习惯有话直说 越精简明了越好 (于是也被人说过 好公式 - -)但这样的口气显然不适合爱情故事 要是两人只是利索的询问是否爱对方 即使得到了明确肯定的答复也不会真的就安心接受 。酸后知甜应该会更体味
佐助说实话在这篇里不讨厌 进退有余这样不至于让我看不下去 倒是伊鲁卡老師我没想到呀 但……还是比较喜人的设定(大概是指导他不会真正伤害鸣人和卡卡 恩)
还有雷同和久间 他俩好像在大哥大嫂家蹭饭的小弟XDDDDDD琳有点天然(?)我是这么觉得的
哦对 卡爸卡妈的设定好棒!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像波风夫妇的相处模式 不过卡妈跟我的料想差不多就是了……
还有牙为何会说意大利腔XDDDD
这些都是没营养的吐槽……但是相当感谢梦儿你做的这些翻译 感动 惊喜(吓) 擦泪 - - 燥郁 心死都很高兴的接受!(并且为我打开了一些新世界- +)而我也受了些影响
这回复已经离你翻完这篇好久了 但分享的这份感觉依然是很棒!不知你是否能理解 我也不是很习惯表达自己(抓
总之就是很棒!(笑)
佳期如夢 URL 2014/01/14(Tue)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