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鳴人撞上另一個人,咕噥了好幾句才後退,只能瞪視那兩名入侵者:他們的笑容很燦爛,燦爛得跟這鬱悶的天氣很不相襯。看著那一排閃閃發光的潔白牙齒,鳴人幾乎想要咆哮:為什麼?那麼多人之中,為何會是李走過來?鳴人準備向他那剛成為了上忍的夥伴尖叫,然而他的話卻不幸地被一個可以令人粉身碎骨的擁抱給打斷。
「鳴人君!!我終於都找到你了!小櫻她一直都在擔心你!」李大喊著。
「李,放開他吧,他不能呼吸啦。」一把女聲從上忍後方傳來。
「謝了,天天。」從熱抱中解放,鳴人只得用力喘氣。
天天站在她的前隊員旁邊微笑,她還不是上忍,但最近有不少謠言說她離上忍之路已經不再遙遠。鳴人對他們相當驕傲,他希望寧次、李及天天能是他的朋友之中第一隊成為上忍的,畢竟他們都比自己的隊伍大一年,果然還是要這樣子才對。
「呀,抱歉我最近不常出現,我只是在幫一個朋友而已,這非常花時間。」鳴人輕笑,心不在焉地抓抓頸背:「但如果有誰問的話,對他們說我在特訓。」
「你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你正幫朋友,鳴人君?」李問道。
「因為我所幫忙的事比較敏感…」鳴人莊嚴地說:「我們不希望被發現。」
「那你為何要告訴我們?」天天向鳴人皺眉。
「如果我告訴你們我在特訓,李絕對不會放過我的!」金髮少年用力指住李的方向以作強調。
「噢,的確如此。」天天點頭。
「所以請你們保守秘密哦。」鳴人裂嘴而笑:「天天,務必要讓他守秘密。」
「鳴人君──」對此李只能噘嘴,他明顯不是一個能守秘密的人。
「我會的了。」天天輕輕吃笑。
「對了,你們想要飲品嗎?不想離開的話可以不先走。」鳴人一邊說,一邊步向廚房。
「謝謝你,但我們只是任務完結路過這兒而已。」天天暗示了他們還是得向火影匯報任務而不能久留。
「這樣呀…對了,下一次麻煩你們不要爆進我房子好嗎?」
「對不起!我們需要毛巾。」李怯羞羞地說。
「我能明白,但還是…」鳴人從廚房離開,送二人出門。
向朋友們揮手並鎖上了門,想著他有時間的話應該要換一把新鎖了。因為李與天天的來訪,他完全忘了自己還是全濕的。步行至房間拿些乾淨衣服後就去了沖澡,這名中忍想著自己果然還是討厭梅雨天,畢竟這讓他需要洗很多很多的衣服。抱怨著走向廚房,然後就從卡卡西留給他的籃子中抓起了一件水果。鳴人可以發誓他昨天吃了不少水果,但現在看起來已再次被填滿。



第二天,鳴人作了一個分身才離開他的公寓。前往一樂後便變成菖蒲跟手刀打招呼。他如之前兩週一樣開店,雨如之前兩週一樣傾盆而下,二人如之前兩週一樣聊天。聊了幾個小時後,又有兩名客人出現,叫鳴人腦袋結凍的是,到底卡卡西多常來到這拉麵店?這次他有把小櫻帶過來…又或是相反吧?於是化身為菖蒲的鳴人為拿毛巾而走進房子。
「到底為何妳要把我拉過來,小櫻?」卡卡西懶洋洋地說,他明顯因為在這天氣下被拖出門而不高興。
「因為你最近的行為真的很奇怪,我希望鳴人會在這兒。」坐在上忍旁邊的小櫻只能嘆氣。
「這兒是兩條毛巾。」鳴人把毛巾交給小櫻及卡卡西,擺出了菖蒲那禮貌的微笑。
「菖蒲小姐,我想妳最近都應該因為洗毛巾而累了。」卡卡西笑著接過了毛巾。
「呀,不,這不算什麼。」鳴人讓菖蒲的臉泛起了紅暈。
望向正在弄一碗拉麵的手刀,鳴人思考這碗拉麵到底是誰叫的。在手刀完成了後,他把麵放在小櫻面前。呀,可惜。金髮少年只能制止自己扁嘴,畢竟今天沒機會看到卡卡西的臉呢。小櫻開始吃她的麵而卡卡西無耐性似地嘆息,這叫粉髮少女停下她的動作,向卡卡西擺出充滿疑問的表情。
「小櫻,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可以回家了嗎?」卡卡西喃道。
「不行!卡卡西,你最近到底怎麼了?」小櫻再吃了一口拉麵。
「沒什麼。」
「但…只要鳴人不在你就如此一厥不振,居然還能說沒什麼?」當卡卡西正視小櫻的時候,這少女輕笑:「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對嗎?」
「切…在第七班之中妳是唯一會把這句話放在心裡的。」卡卡西抱著手抱怨。
「卡卡西,到底怎麼了?」小櫻向他皺眉。
「什麼也沒有。」卡卡西的抱怨變得更認真。
「聽我說,你看起來那麼淒涼實在很難讓人不去管你。」小櫻展露出悲傷的笑容:「或許你應該去探一下鳴人。」
「我之前有去…但他不在。」卡卡西生氣地承認。
「他不在?」小櫻眨了好幾次眼。
「他之後那天有來一樂,但大和當時亦在場。」
「大和隊長?」小櫻的臉立即化為微笑。
「吶,小櫻…如果妳打算給我關於鳴人的意見,那不如讓我給妳一點關於大和的意見吧。」卡卡西看著那名女忍者道:「不要等,直接告訴他就行了。」
鳴人被這句話吸引:小櫻打算告訴大和什麼?還有給卡卡西關於他自己的意見又是什麼?這名金髮少年只能阻止自己那無限困惑展露出來。
「但…」小櫻的臉泛起微紅。
「佐助不適合妳,小櫻,妳應該知道的。」
「…但如果大和隊長拒絕我該怎麼辦?」小櫻只能狠狠盯住她的拉麵。
「他不會的,我知道他不會。」卡卡西故意地亮笑。
「好吧,那你也應該告訴鳴人。」比起之前,小櫻看起來更有自信。
「這又不一樣…」卡卡西抱怨,再次表現得認真。
「為何不一樣?」
「不一樣就不一樣。」嘆氣,卡卡西站起來,從店子中走到大雨下:「我要回家了。」
「卡卡西,記得去找鳴人!」
小櫻很快就吃完了她的麵,付錢後就立即奔走,鳴人只能認為她去了找大和說些什麼。接下來鳴人花了幾分鐘就幫手刀關店,拿了作為報酬的拉麵便跑回他的公寓。回家後其分身便立即消失,於是鳴人在知道他的分身今天到底有多無聊而開始吃笑。先把拉麵放進廚房,他便如常前往浴室洗澡,並換了一身乾淨的衣物。
步出浴室後他便聽到了從廚房傳來滴水的聲音。是他的拉麵碗穿了洞嗎?跑到廚房卻見到卡卡西坐在桌旁懶洋洋地看著那碗拉麵。對此鳴人只能呆盯卡卡西,本以為這名上忍已經回家了,但為何他會在這兒?然後卡卡西望向鳴人,那看得到的眼睛彎成愉快的新月,這叫鳴人覺得他身體內的血液正衝向臉上,只能盡力阻止血液流到雙頰。
「卡卡西?」鳴人蹙起了一道眉。
「喲,鳴人。」
「你在這兒做什麼?」
「我有段時間沒有跟你聊了。」
「但你之前才看到我。」
「對,但我當是不是真的能跟你說話。」卡卡西輕笑:「嗚,鳴人…我可以借一條毛巾嗎?我都濕透了。」
「呃?呀…當然可以。」於是鳴人跑進浴室抓了一條毛巾。
回到廚房把毛巾交給卡卡西,鳴人感覺待在男人旁邊讓他非常窘困。他應該跟他的前老師聊什麼?於是鳴人單純坐在卡卡西的對面,輕輕摺起手臂,只見銀髮男人抹乾他的頭髮並脫掉那正滴水的外套,還拿開了護額跟手套,這叫鳴人覺得卡卡西似乎把這兒當成了自己的家。
卡卡西把毛巾卷在脖子旁,望向鳴人。
「嗯?」突然發現這少年身穿灰色的衣物,卡卡西眨眼:「鳴人,今天不是橙色嗎?」
「我最近幾月都沒有穿橙色了,卡卡西。」
「為何?我以為你喜歡橙色。」上忍靠前,把臉托上手上。
「我是喜歡…但我更愛灰色跟銀色。」鳴人羞怯地道。
「灰與銀?」卡卡西那炭色的眼張大了一點:「為何是灰與銀?」
聳肩,鳴人思考了好一段時間才回答:「唔…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只記得銀與灰能讓我聯想到安全,總是令人安心還很酷。」鳴人亮笑著:「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何人們總會認為這是代表了傷心的顏色。」
卡卡西只能沉默地凝視眼前的金髮少年。很久以前的事?他知道在鳴人還是一名小孩子的時候,自己是僅有會介入鳴人生活的數人之一。可是他經常戴著暗部的面具,這孩子唯一看到的只有他的銀髮。面罩下的唇有著小小的微笑,不知道鳴人喜歡這些顏色會否是他的錯呢?這名銀髮男人只能如此希望,如果是真的話,說不定他會比自己所認為的有更大機會,不過,要把這金髮少年哄進自己的懷裡看來還是有一定難度。



待續
====================
譯者的話:
原文有一處是寫「See beneath the underneath」(直譯是看下面的下面…也就是不能只看表面,要把事情看得非常透徹…)
因為我不只一次看過同人引用這個…我在想應該在英文漫畫中卡卡西真的有說過這話。
問題是我重新翻了一下中文漫畫搶鈴鐺的話數(最有可能出現的話數)卻沒有看到能有類似解釋的中文句子…
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翻譯了-3-
哎…感覺自己真失敗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