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9] [38] [3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鳴人以菖蒲的身份莊嚴地站在店子裡,從天而降的雨水表示了雨季開始來臨。鳴人與手刀都知道這樣的天氣下應該沒有客人會來他們的店,但是鳴人不想手刀在這悲慘的日子裡獨自一人,對此高尚想法的唯一問題就是鳴人本身亦不喜歡下雨天。
以防萬一,鳴人還是保持著菖蒲的樣子,然而他跟拉麵店老闆的對話卻是另一回事;正當手刀打算關店讓他們能進屋子聊天的時候,有人衝了進來。
「呼…」那人搖走手上的水,然後用手把濕透了的頭髮梳到腦後。
「呀,卡卡西先生!」手刀表現得相當吃驚。
「呀!你都濕透了!我幫你拿一條毛巾。」鳴人盡力地保持禮貌,忍住了向這濕身上忍大笑的衝動。
「謝謝妳,菖蒲小姐。」卡卡西向退進房子的老闆女兒說,選了個位置坐好然後望向那些沒人的椅子。
「給你,卡卡西先生。」鳴人回來,露出羞怯的微笑並把毛巾遞給他的老師。
好在鳴人實在太熟悉菖蒲跟手刀,於是他可以完美地假裝成當中任何一人,至少在菖蒲回來之前這能力也會相當便利。他亦相當肯定自己可以騙過其老師──那偉大的旗木卡卡西,至少現在卡卡西沒有任何跡象表示他知道眼前的實際上是鳴人。
男人只是用抹乾身子,再把毛巾包在身上來保暖。外面落下來的是冷雨,這名銀髮男人不想因為簡單的傷風為自己帶來不便。
「那你要點拉麵嗎,卡卡西先生?」手刀問。
「嗯?呀,我不知道有何不可。」卡卡西面罩下的單目愉快地彎上:「鳴人不在呢,真令人吃驚。」
「為何這樣說,卡卡西先生?」在鳴人可以制止自己之前就把話吐了出來,好在他還記得保持菖蒲的語氣。
「即使是下雨他都喜歡來找你們。」卡卡西說出了事實。
「咦?你怎會知道的?」手刀雙目閃耀著興趣。
「我什麼都知道。」卡卡西茫然地笑了。
「你這樣說的話,別人會以為你在跟蹤他們哦。」手刀好心地提醒,鳴人暗地裡表示同意。
「是、是。」卡卡西哼笑了出來:「說實話,我比鳴人所知的更注意他。」
手刀把一碗拉麵放在卡卡西前方,盯了菖蒲一眼,鳴人知道他不能讓自己的情緒表現在菖蒲的臉上,於是努力去保持女性那好奇的表情。
卡卡西只望向眼前的拉麵,事實上他並不餓,但到這兒卻不光顧這位對鳴人好的老闆總覺得過意不去。的確,總吃拉麵並不健康,但只要那名金髮的元氣小子喜歡的話,卡卡西覺得這可以當成一個例外。
「什麼意思?」手刀問道,讓卡卡西回過神來。
「嗯?」
「你說你比鳴人所知的更注意他,卡卡西先生。」鳴人說。
「嘛…」卡卡西在面罩下微笑:「呀,廚房那些麵要焦了哦。」
卡卡西指向廚房放在麵的鍋,手刀跟鳴人一起衝過去,當他們弄好回來後,卡卡西已經拉回面罩而碗裡是空的,鳴人暗地裡希望卡卡西有一天會教他如何能做到那樣子不窒息卻能把食物吞進肚裡去,畢竟光是想像已經教人印像深刻;當然,鳴人亦知道他要扮成菖蒲那樣已經司空見慣了,她應該看過卡卡西做過無數次。現在這名上忍只是把手肘放在桌子上,手托下巴,用手指輕敲著臉頰。
「我只是不能放著他不管。」卡卡西突然喃道。
「你說什麼,卡卡西先生?」鳴人問,儘管他清楚聽到男人說什麼。
「沒。」卡卡西的眼睛再次彎上:「謝謝款待!」
他付錢後就便消失在一縷白煙之中,留下了菖蒲跟更是不安的手刀。然而,手刀對於鳴人在其女兒臉上的表情亦感打趣,畢竟現在鳴人看起來是完全迷失及非常困惑。過了尷尬的數分鐘,鳴人才能回過神來幫手刀關店,因為下雨,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他的公寓,沖了熱水澡並換了乾爽的衣物。
最後,這名金髮少年坐在他那小小的客廳裡盯住了牆。卡卡西那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思考其老師的話…好吧,前老師。鳴人已經是中忍了,不再需要老師了,現在卡卡西比較像他的隊長,就如大和一樣。於是鳴人深深嘆息,他還是搞不清楚到底卡卡西的話所指的什麼,天知道?也許那銀髮男人只覺得他還需要照顧,因為鳴人看起來像是不會照顧自己。對此想法鳴人只能皺眉,他已經不只一次表示自己懂得獨立生活了。



鳴人以菖蒲的身份打了一聲很大的呵欠,他今天很早就來到一樂拉麵店了。這天亦是雨天,雖然不比之前那天厲害但還是大得讓人不想出門。鳴人跟手刀坐在店面櫃台後面,一同看著傾盆而下的大雨,哼著鼻,少年肯定梅雨季節已經來了,還真是多雨的一天,這兒還被叫作火之國呢!兩人站著懶洋洋地聊東聊西,讓鳴人高興的是他又有機會能好好理解手刀。
手刀跟菖蒲都是最先對鳴人表現出友善的人,在鳴人成長的時候,這男人一直都支持著他。跟手刀的相處就如跟祖父一樣,這叫鳴人回憶起當他不是特訓時跟自來也相處的時刻,實在是相當舒適、放鬆及難忘。鳴人喜愛理解別人,但不愛告訴別人他自己的事,的確,他會說很多,但幾乎都是他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他實質的生活狀況,結果很多人以為自己很理解他,然而他們所知的其實單純是那光鮮的外表而已。
沒人知道他最喜愛的顏色不是橙色,事實上,他總有著灰銀色的東西,最近亦開始常常穿上它們。用橙色只是希望能從黑暗單調的影子中吸引其他人的注意,換了新顏色後,小櫻說她很高興看到鳴人不再是一片橙了,她總是覺得橙色讓鳴人很看起來很可怕。鳴人不能怪她,但沒辦法畢竟橙色真的比較能吸引注意;就算這種天氣下,他習慣穿的橙色亦能照亮所有人。
「看來又是無聊的雨天呢。」手刀說。
「嗯。」鳴人同意道。
突然,兩人跑進店子裡,鳴人跑進屋子裡抓了兩條毛巾,然後跑回來以甜美的笑容把毛巾交給兩人,這兩人亦感激地微笑接過毛巾。事實上,她們是小櫻跟井野,在抹乾身子的過程中座位都相當安靜,直到點完拉麵後,井野開始吃吃笑。
「但小櫻…妳怎能夠肯定?」井野審視著小櫻。
「信我,我比妳更清楚卡卡西。」小櫻說。
「對,但你只看過他做一次。」
「不,不只一次,我第二次發現已經過了好幾年。」小櫻笑道:「我告訴妳,卡卡西並不是直男。」
「但他總是讀那些書!」井野反駁。
「我知,但我亦知道卡卡西對女生沒興趣,或…最少是雙性戀。」
「好吧,雙性戀我可以接受。」井野點頭同意:「那為何是鳴人?」
「唔,我得承認,鳴人比較特別。」小櫻小心翼翼地道:「不肯定該怎麼說,但他總是能吸引別人跟著他。」
「的確,儘管忍者學校時我不在意他,但我現在已經把他當成朋友了。」井野點頭道。
手刀把兩碗拉麵放在女仕前,二人都以笑回應。裝成菖蒲的鳴人只能站著,為這兩人那麼簡單就在他跟手刀面前說這些話而吃驚,這讓他好奇當自己不在時,他身邊的人們到底多久來一次並於菖蒲及手刀面前談論類似的話題。努力地保持著禮貌與天真,鳴人盡其所能阻止自己插話,但對於這兩人的話愈來愈好奇。到底卡卡西對他做什麼?還有小櫻說關於他的性取向的事是真的嗎?
「但…我還是不知道為何他會吸引到…那類型的注意。」井野說。
「吶,妳還記得佐井跟鹿丸談論他時所說的話,對吧?」
「嗯。」
「那就是原因了。」小櫻咯笑著。
「唔…我還是不明白,但怎說也好,這看來會變得相當有趣。」井野亦一同小聲咯笑。
兩人付錢離開後,手刀笑著站在鳴人身旁,假裝成菖蒲似乎會變得愈來愈有趣。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誰又會走進拉麵店討論關於他的事?討論關於卡卡西的事?金髮少年幫手刀關店,收下一客表示謝意的外賣拉麵,在濕透之前奔回家,然後坐在廚房中咬著他的麵。鳴人理解到手刀跟菖蒲絕對是聽過不少類似的對話,明天將會變得不尋常。

待續




譯者的話:
事實上這位作者的陳述風格與我個人的文風實在有差…但我卻喜歡他的意念。
總之我還是會努力翻譯的!請大家多多支持~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