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0]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二天鳴人起床比之前更有活力,昨日跟卡卡西一同聊天的時間真是非常捧。他需要一些時間跟他的前老師相處,特別是他想去理解到底卡卡西最近發生了什麼事。跳出床後穿好衣服,鳴人作了一個分身便抓了一顆梨子跑了出門。金髮少年下了樓梯衝進大雨,然而他沒有因為雨水而洩氣,愉快地走到手刀的家再化身為菖蒲。
「咦?鳴人,你今天看起來挺高興呢。」手刀微笑道。
「我昨晚跟卡卡西聊得很快樂嘛。」鳴人以菖蒲的臉露齒而笑。
「咦?他到了你家嗎?」手刀輕輕提起眉。
「嗯,我們聊了很多。」鳴人抓抓他的脖子:「你知道嗎?他能流利地運用六種語言!」
「六種?真多!」手刀吃笑:「難怪總是聽到他說些奇怪的話了,我已經困惑了好幾年啦。」
「對…如果你常常待在他身邊,久而久之就能習慣忽略那些突如其來的外國話,或是可以自行理解吧。」
「的確。」手刀點頭。
走出了店頭開店,二人比之前幾天聊得更快樂,能再次有如此開心的聊天時間果然不錯。然而鳴人心底還是有點擔心,畢竟手刀與菖蒲已經吵了三週,他亦不清楚手刀是否知道菖蒲到底去了哪兒;可是他沒有作聲,手刀之前已經說過會自己處理菖蒲的事,鳴人害怕萬一得罪了拉麵店的老闆自己會有什麼後果。
兩人看著大雨,梅雨季節似乎快要到達高峰,天色已經如晚上一樣全暗了起來。手刀雖然叫鳴人今天可以不用留下來幫忙但這少年只是伏在櫃檯前微笑,他還是不想遺下手刀觸自一人,怎說也好,鳴人已經答應過自己要好好幫手刀的。於是這名拉麵店老闆便叫鳴人解除他的變身術並如常一樣享受拉麵,這叫鳴人立即解除變身跟屋子裡的分身。好在他的分身今天沒有碰到什麼重要的事,或要處理任何難搞的問題。
「鳴人!」金髮少年轉身便見到濕透了的小櫻及大和衝了進來。
「小櫻!」鳴人高興地笑著揮手。
「我幫你們拿毛巾。」手刀微笑並走進屋內。
「真高興能見到你。」小櫻坐在金髮少年旁邊,而大和則坐在少女旁。
「我也是,小櫻、大和隊長。」
「嗯,你好。」大和微笑。
「鳴人,你完全沒濕呢,在這兒很久了嗎?」小櫻好奇地問。
「嗯…應該大約五小時左右吧?」
「那麼長?」小櫻不禁眨眼。
「如果你有那麼多時間浪費的話,你應該去找卡卡西前輩。」大和無精打采地說。
「呃?為何?」鳴人蹙起了單眉。
「因為他──」
「大和,噓!」小櫻叩了旁邊的黑髮男人。
「咦?」鳴人只覺困惑的心情湧出。
「總之,你上次看到卡卡西是什麼時候?」小櫻突然問。
「呃…昨晚,他來了我的家。」鳴人鈍然道,這時手刀把一碗拉麵放在他面前。「呀!謝謝!」
「是嗎?你們說了什麼?」小櫻的笑容亮了起來。
「唔…什麼都說…他問我東西,我問他東西這樣。」鳴人一邊說一邊咬著在他面前旋轉的拉麵。
「鳴人,那即是什麼呀!」小櫻板起了臉。
「咦?呀…為何我喜歡銀與灰色呀,他會說六種語言呀,為何我會覺得好色仙人的書那麼無聊呀,還有他實際上是否總是看起來那麼無聊及懶惰?答案是:沒錯。」鳴人心不在焉地道:「總之說了一大堆,能跟他這樣聊還挺不錯的。」
「真的很可愛!」小櫻亮笑著,然後立即以咳遮掩。
「無論如何,鳴人君,你跟卡卡西前輩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唔…隊長跟下屬?隊友?朋友?」鳴人聳肩:「很多關係,你喜歡怎說也行。」
「你看來根本就不明白…」小櫻皺眉。
「沒法子啦,這畢竟是鳴人嘛。」大和吃笑。
「喂…我說,我知道我不是非常聰明的人,但我知道自己何時被侮辱。」鳴人扁嘴,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拉麵上。
「抱歉呢,鳴人。」
「去探一下前輩吧,他昨天感冒了,有人陪他的話可能會比較好。」
「他昨天感冒了?」
「嗯。」
「呀!!是因為那場雨…而且我的衣服不夠大不能讓他穿上。」鳴人臉紅了:「這是我的錯…」
小櫻跟大和交換了閃爍的神色。沒錯,令到鳴人怪罪自己使他們感覺有點邪惡,但只要他會去探卡卡西,那一切都是值得。二人都知道卡卡西不會承認他對鳴人的感情而鳴人又太呆了不懂理解,於是小櫻跟大和都猜想…可以給他們一個推動力,讓這兩人彼此之間更接近。反正試試沒壞,不是嗎?吃完拉麵後,鳴人便向小櫻及大和揮手,給了手刀一個鞠躬跟笑容之後就跑向卡卡西的公寓,他之前只到過那邊一次。
那時還真是讓他驚恐,因為綱手正追殺他。鳴人需要一個能藏起來的地方讓他能回過氣繼續逃,於是卡卡西帶著驚呆的表情讓鳴人躲進了他的公寓,老實說,看著鳴人因為躲避綱手或小櫻而陷入恐怖還真是相當有趣。而且連一般的村民也覺得這樣很滑稽,村民們都會給鳴人躲藏的地方,但綱手總是有能力找到他。有一次,一名婦人讓鳴人藏在她的衣櫃中,綱手把整個衣櫃門都丟開而被衣服纏著的鳴人就這樣掉了出來;藏起鳴人的婦人沒有因此而生氣,反而覺得這是她一生碰到最有趣的事,接下來鳴人跟她比之前變得更熟絡。
金髮少年最後終於都去到銀髮上忍的寓所前並敲了門。他可以聽到裡頭傳來咒罵聲說如果那是凱及他帶來的白痴感冒藥,卡卡西會立即屠殺他。這叫鳴人不禁吃笑,沒錯,永恆對手不存在的話凱絕對會因此而迷失,於是那粗眉上忍肯定會為卡卡西帶來各式各樣的藥,當中有些…應該說大部份都相當令人反感。鳴人搖搖頭,便去為大門撬鎖。事實上應該不會有人能撬開卡卡西的大門,但鳴人有經驗──之前已經無數次被反鎖在自己的公寓前,他已經是專家了;雖然他永遠都不會承認自己曾被反鎖了半天。
「卡卡西,是我,鳴人呀。」
「不是凱?」
「不,不是凱先生。」鳴人脫了他那滿是水的涼鞋:「我濕透了…說不定會把水滴到周圍哦…」
「你可以穿我的衣服…浴室裡有毛巾…」卡卡西的聲音似是被什麼塞住,鳴人可以想像上忍把他的臉埋在枕頭裡。
「謝謝。」鳴人輕輕步進浴室並抓了一條毛巾。
努力不讓水滴在那木製的地板上,鳴人掃視衣櫃中的衣物,拿了一些看起來應該會合身的衣服便回到浴室。脫掉那些又冷又濕的衣服再抹乾了身,鳴人套上了卡卡西的衣物卻突然發現自己很小,那些衣服對他而言太大了。好在褲頭上有繩子可以拉緊不會滑下,但襯衣看來相當寬領,這叫鳴人不禁皺眉…因為卡卡西那些大衣服,他現在看起來相當「女孩子」。
「大和跟我說你生病了。」鳴人從浴身步出來:「因為你昨天冒雨出門。」
「不是你的錯…」卡卡西含糊地喃道。
「有部份是,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你穿。」鳴人站在卡卡西正趴著的床邊。
「呀…你很小也不是你的錯…」卡卡西笑著道。
「喂…我正嘗試對你好耶。」鳴人抱怨。
「你很好…相當好…」卡卡西的話比之前更含糊了。
「喂,你沒事嗎?」鳴人蹲在卡卡西旁邊。
「沒事…因為你很好…真的很好。」上忍微笑,伸起了手碰了鳴人的頰:「還很像太陽。」
「呃?」鳴人因為那隻手而臉紅:「卡卡西?」
結果鳴人只得到了輕輕的鼾聲作為回應,因為這銀髮男人居然睡了而微微發怒。嘆氣,少年轉身並背靠住床邊;他決定為了這名上忍而留下來,如果卡卡西需要些什麼的話,這樣鳴人就能立即幫忙。一直聽著男人的鼾聲,鳴人不禁會心一笑,因為他發現自己並非唯一會在睡覺時打鼾的人,於是把這小知識收藏在腦中作後用。就這樣,鳴人安靜地坐了一個小時然後自己也睡著了,腦袋躺在卡卡西的床墊上。
不久後鳴人開始發出鼾聲,這讓銀髮男人醒了過來,他還是半睡,眼睛只模糊地看到旁邊那一把金黃色的頭髮及鬍子臉,是夢嗎?微笑,上忍把手放在這充滿陽光氣息的頭髮並驚訝著有多真實,他根本沒有發現鳴人因為這溫柔的觸碰而醒來。他甚至沒有發現鳴人已經張開了眼,於是拉下了面罩,向少年的唇上印下了一吻。不知道鳴人整個人僵硬了起來,卡卡西所知的只有他的頭髮突然被用力拉扯。
沒有阻止自己的腦袋被扯開,卡卡西只覺整個人清醒了,而自己則凝視住那名張大了眼跟嘴不停口吃的鳴人。真相使他感覺就如被千斤重的石頭丟中…他吻了鳴人,這不是一個夢,他真的吻了這名少年!現在應該怎麼辦?眼前的中忍明顯因此而不安,沒說一句話,鳴人就立即躍身跑向大門。卡卡西從床上爬起,但頭暈目眩讓他的世界上下倒轉於是整個人掉在堅硬的木地板上,只能咒罵倒在地上的痛,還有鳴人那表情為他帶來的痛。




待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