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4] [53] [52] [51] [50] [49] [48] [47] [46] [45] [4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前言:
我有思考過這題目應該怎樣翻譯,雖然我用了最簡單的翻譯,但我懷疑能不能暗示失而復得…
當中包含超黑暗描寫,請看之前有心理準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

他不知道是什麼…他正失去他的心。受到太多太多的事讓他漸漸變得模糊。那些男人們站在那殘破的身體旁邊,歡快地思考他們接下來應該做什麼。他單純躺著,男人們的討論變成了爭吵,他讓自己的左臂被抓住…肩膀已經脫臼了,但他已經感覺不了什麼,反正他整個身體都已經變得麻木。一名男人把他拖到桌子上,肩膀更是疼痛。他並不是很重…事實上,從他被捉住開始已經不再成長。

過去五年,他的身體已經經歷了無數次的創傷…無數次。沒有一把聲音從他的咽喉吐出,兩年前他已經不再說話…他肯定自己的聲音已經永遠消失。那殘破不堪的身體被按在桌子上,那冰冷的金屬面讓他略感舒適。身體正在發燒,汗從臉頰及額上滴下來,燈照亮了他的胸膛,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肋骨,全身的骨頭猶如眼瘡一樣突出,畢竟每次除了一片麵包、一束芹菜及水之外,他就沒有吃過其他東西。

現在聽起來好像是一場宴會,他搖一搖自己的手…說不定永遠都無法再握起苦無了。含糊地,他覺得釘子遊遍他的前臂及大腿,這些男人只在第一年這樣做…當時他還會反抗,當時他們還會反抗…他們還活著。他從不落下哀傷的眼淚,畢竟這只會讓那些男人更想跟他耍樂,他的隊伍只有他一個人還活著,即使他過想自殺,但最後也是唯一活著的…

雖然他曾經討厭過自己,但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如普通村民般憎惡著自己。他咒罵自己及他的意志,然而,他從不讓那些男人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他絕對不會放棄而給他們想要的東西…他絕對不會背叛他的村子。他愛著他的村子,還有在村子裡活著的人們。他祈禱他們已經放棄了他還有他的隊伍,畢竟現在已經沒什麼遺留下來,他最好就是死掉。

在那蔚藍色的大眼所閃爍的生命力早就已經自行熄滅,那讓他如太陽一樣發亮的金髮已經變得亂七八糟。他亦討厭著太陽,那些人喜歡綁住他並把他赤裸裸地照在太陽之下,他的身體都被曬傷…但這些傷口還是很新,體內的妖物一開始還能不留痕跡地治好任何傷口,但現在已經磨損不堪了。九尾早已很累而且無法再從這些折磨中支持下去,有一次,他站在那狐狸所住的籠前並親眼看到牠的筋疲力盡,從九尾口中是刺耳及隆響的道歉。這是他最後一次聽到狐狸的聲音…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突然,一把解剖刀刺進了他的身體把他切開,沒有用任何藥…本來就不會用藥。他可以感受到一切,那些人除了切開他及看進去之外就什麼都沒做,這些人再也不喜歡把他們的手伸進他的內臟了,上次他們這樣做時他幾乎就要死掉。他讓眼睛盯住其中一名男人,當他被捉到時他就立即認得出那人…銀髮及眼鏡,現在有點不同的是…那人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是蛇的眼睛而且已經不再戴上眼鏡。另一人是他不認識的人所以他一般都會無視那個人。

另一次的下刀讓他感到非常不舒,失血過多致死…也快了。他覺得自己正滑向一個舒服的冰冷世界,但不幸地他很快就被拖回現實之中。那兒有著聲音,被男人們捉住之後他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聲音。一個爆炸,光…陽光照耀這三個人。這次的侵襲讓他有了死亡的希望,很多暴亂…他只是希望…安靜地祈求著…懸求著…乞求著有人殺了他。一張熟悉的臉正在凝視著他,他認得出…但他不知道為什麼。這是一名女生…蒼白的眼睛…烏髮。她是誰?那些釘子被小心翼翼地移離他的手臂跟大腿。

「鳴人君?」那名女性羞怯地說。

他看著她…他只是一片空白。這名字…鳴人…是他的名字嗎?他這五年沒有被人稱呼過,只能依稀記得自己有一個名字。呀,剛才的名字是什麼?隊友們的名字是什麼?三年前他們去世了…他記不起他們的名字,只記得他們的臉。另一人來到桌旁,棕髮…頰上還有紅色的三角,這人也很熟悉,為什麼?這些可怕地看著他的人是誰?他只知道已經不值得去擔心什麼…他被拖回自己的死亡之中。把頭轉回天空,然後閉上雙目。



整個村子都在吵鬧,紅跟他的隊伍回來,而且他們似乎亦把某個以為死了很久的人給帶回來。醫院嚴格禁止任何人進入這人的病房,綱手跟靜音已經在這兒治療他好幾天,那身體是可怕的形狀,證明了這名年輕人受了好幾年的摧殘,對於其心理狀況綱手只能想像。靜音已經把不少想走過來房間的人給轟離醫院,畢竟她跟綱手嘗試去拯救的人可能會無法承受。

不少人站在醫院牆外等待最新消息,還出現了輪休制,所以當綱手弄完之後那些人可以立即發佈新聞,無論那消息是好是壞。最後,過了一週的集中護理…綱手相信他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能活下去,便離開了醫院並前往火影塔,她需要告知六代目關於年輕人的情況。她知道那名火影一直都在想要知道那是誰還有那人是否沒事,她步進了火影辦公室而在桌旁的男人立即站起來,走到她面前。

「卡卡西…坐回去吧。」綱手輕道。
「綱手大人,那是誰?沒人對我說過什麼!」卡卡西挫折地大喊,除了紅、牙、志乃及雛田知道跟他們回來的人是誰之外,就沒有其他人知道了。「我需要答案!」
「這…卡卡西,這是鳴人。」綱手道,那忍了一星期的淚終於都爆發出來:「他活著!」
「鳴人…?」卡卡西那面罩下的嘴完全張大:「他…」
「對,他還活著。」
「我要去見他。」卡卡西從綱手旁邊穿過,但卻被肩上的手給阻止。
「任何人都不能去看他…你不知道紅的隊伍看到他之後得怎樣經歷過來,你不知道靜音怎樣經歷過來。」綱手悲傷地說:「我怎樣經歷過來…卡卡西…你要等待。」
「不。」卡卡西咆哮著,並推開了她的手。

綱手只能跟著他,她知道他看到鳴人現在的情況絕對不會覺得好,那名金髮青年比起之前看來已經比較好,但他還是非常糟糕。鳴人受了可怕的傷還很瘦,五年前的任務之後他完全沒有成長。即使這名男生本應是一名健康的二十二歲…現在看起來卻還像是十七歲,甚至比這更年輕。綱手走在六代目身後,堅持自己對他反應的想法。二人步進了醫院,穿過了紅跟她的隊伍,卡卡西注意到鳴人到底為他們帶來多少影響。

這隊坐在精神科的病房內等待醫生,紅跟雛田互相擁住對方抽泣著,二人都不受控制地震抖;牙睜大雙目僵直地盯住地面;志乃坐在牙的旁邊,雙手用力抓住他的頭。精神病院的護士注意到卡卡西正看著他們便關上了門。他只感到自己的胸膛被拉緊,轉身離開病房,順著大堂前進。靜音正在房間照料著鳴人,然後房門被推開。

「六代目!」靜音立即站起來張口結舌。
「鳴人…」卡卡西完全動不了。

那名躺在他面前病床上的青年不是鳴人,他不可能是鳴人。他的皮膚比之前更黑…更紅。髮色幾乎變白,身體上沒有任何的肌肉或脂肪,只有皮膚及骨頭。皮膚上佈滿傷痕,還看到有一個比較新的傷口。最糟糕的是鳴人實在太小了…非常非常小。卡卡西總是想著如果鳴人五年前的任務能活著回來,他應該會很健壯,說不定鳴人最後還會比他高,而且有著比他還寬的肩膀。那名躺在病床上的人不是鳴人…不可能會是鳴人。

然後他看到了它們…這名六代目只能搖搖欲墜地步向洗臉盆前,拉下了面罩把胃裡的東西都吐出來。在臉頰上的是鳴人那六道鬍子傷疤,就算在拆磨之中還是能保留下來。卡卡西喊出了如被勒住的抽泣聲──那是鳴人,那是木葉最出奇不以的忍者,這是那名他一直鍾愛著的金髮青年。無法真正承認自己的愛意讓他這五年活得非常羞愧,然而,看著這名青年現在的情況…他只覺更糟。綱手步進了房間,悲哀地看著卡卡西跪倒在地上用力抓住那洗臉盆。

「我已叫你等待。」綱手輕道。
「六代目?」靜音嘗試步向那近乎發狂的火影。

綱手跟靜音幫忙扶起了卡卡西,在綱手稍微清理了那男人的身體後,他們一同步向鳴人的床邊。卡卡西覺得自己正在發冷,倒在床邊的椅子上。鳴人的呼吸亦淺亦粗,雙唇是分開並皸裂。這名六代目希望有些東西可以緩解那片唇,靜音就如知道卡卡西心中想什麼似的拿了些護膚膏塗在青年的唇上。他伸出了手想觸碰那名青年,然而綱手抓住了它,並向卡卡西認真地搖頭。

「他不能出去…」靜音輕道。
「我們在這房間及外面的大堂弄了些特別的限制,我們不希望任何人看到他這樣,特別是起碼要先讓山中家檢查一下他的精神狀況。」綱手嘆氣:「紅說他們只找到鳴人…到處都看不到小櫻、鹿丸跟佐井。」
「她相信他們已經不再生存了…」靜音咽著淚。

卡卡西心裡正吸收這些訊息,但他沒有反應,只是坐在椅子上,垂著肩雙目矇矓。看著鳴人的方向…他看不到任何東西但也同時看到一切。這年輕人還活著…但他也已經死了。卡卡西知道的,他知道鳴人不可能回復以往,再次感到不適,這名六代目閉上了雙目並把右手放在眼前。他不想看到鳴人…他不想看到他之前看到的東西…但他還想待在這兒。他不想離開,絕對,他絕對不要離開。

綱手步出了房間,指示靜音留下同時注意鳴人跟卡卡西。這名前火影穿過了大堂踏出了醫院,立即被兩名上忍迎接。其中一名女性長有長長的金髮及淺藍色的眼,另一人則是比較豐滿的褐髮男人而他的頰上有著漩渦狀的花紋。井野跟丁次亦聽說紅的隊伍帶著某人回來,而且那某人還是五年前消失的一個人。他們希望這是他們其中一個朋友…他們祈求這是其中一名朋友…一人也好…誰也好…四人之中是誰也沒關係,他們只希望有人能夠回來。

「井野、丁次。」綱手向二人打招呼,再次壓抑她的情緒:「這是…鳴人。」
「感謝天!其中一人活著!」井野大喊著,但發現難以高興下去:「我們可以看他嗎?」
「不,任何人都不能看他…至少要等到妳的父親評估他的心理健康。」
「他的心理健康?」丁次皺眉:「他發生了什麼事?」
「…」綱手用力嚥下一口氣,她已經無法阻止淚水逃出她的眼簾:「太多太多。」


待續


===============================
譯者的話:
這部比較黑暗,也比較虐,我認真地說尾二那一回真的讓我哭了,但現在光是翻譯也已經搞得我很想吐,畢竟我還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打出來的,我打這話的那一天可沒有吃任何午餐。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