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6] [55] [54] [53] [52] [51] [50] [49] [48] [47] [4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第二天太陽終於都出現,似是為了賠償之前的缺席而照亮整個被大雨摧殘的村子。鳴人坐在病床上…盯住坐於旁邊的男人。這人正在睡覺,他之前曾經徹夜未眠看顧這名金髮青年,鳴人知道他一定很累了…他亦知道旁邊的窗口沒有任何窗框,力量再次回到這小小的身體,他想離開…想逃跑…想消失。鳴人慢慢地把手臂上的針筒有條理地移離,被子及床單沒有弄出多少沙沙聲,他踏上地面。

他知道怎樣表現出如死亡似的安靜,他知道怎樣不警醒另一人而離開。不幸地,無論他多安靜,卡卡西總是有方法可以捉住他。鳴人步向窗口,安靜地推開了窗門,無聲地滑出窗外然後再次關上。他看著這片寬大的村子,這地方…就像是他之前待過一樣…他認識這村子。

他看到人,很多很多的人,忍者跟市民到處走動而且跟其他人聊天,鳴人不確定這個地方,他看著自己…沒有襯衣…只有白色的褲子,這已經足夠了,從窗邊跳下,笨拙地降落在地上,他並不習慣移動那麼多,讓他花了好一陣時間才能再站起來。躡手躡腳地步向比較少人的地方,他需要找一個方式離開,去一個沒人看得到他的地方。

他不穩定及不確定地前進,去到一個沒有任何人的空曠之地。他需要休息,只走了很少的路也已經讓他感到筋疲力盡,三年沒有動的代價終於都來了。他看到旁邊有三支樹樁平排起來,後面是很大的石碑,石碑上有一個符號蓋住了它…他認識這標誌,他看過。伸出那又瘦又髒的手,輕撫那個符號,他的指頭認得出這個…他的村子。他之前有一塊上面刻下這符號的金屬,不停提醒他這就是他的家。

用指頭感受著…記憶著,鳴人知道這就是他所忠誠的地方,亦是兜不停詢問他的地方。兜總是問他們關於這個地方的一切,他的隊伍總是拒絕告訴這男人任何事,他自己亦拒絕告訴那人任何事。五年了…他再次回溯這個標誌,五年了…他還是保持對村子的忠誠…對木葉的忠誠。鳴人看著那石碑,有名字刻在上面…是去世了的人的名字。他把雙手飄掃在這些名字上,閱讀並吸收著他們。宇智波帶土…波風四代目…猿飛三代目…猿飛阿斯瑪…奈良鹿丸…春野櫻…暗部佐井。

在暗部佐井後面本來還有一個名字…但已經被移除了。這名金髮青年把頭按在這冰冷的石頭上,感覺相當舒服,他決定靠住這石頭休息…感覺力量漸漸消失,鳴人把他的背靠在那片涼爽的石頭上。向太陽作了一個痛苦的表情,他提起了膝並把臉埋在裡頭。他在那兒坐了好久,沒人走到慰靈碑旁邊,這樣多年來他第一次能夠自己一個人待著,兜總是在附近…或是他的同伴。他的同伴更是糟糕,當要切開他的時候那個人比兜更要險惡。

「鳴人…?」一把聲音傳進金髮青年的耳內,立即抬起頭來,他完全感覺不到這人的出現。

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很高,有著一頭黑髮…黑眼睛…淺色的皮膚。他看起來非常熟悉,戴著刻下一個符號的護額。鳴人知道這符號很像石頭上的那個符號,這是木葉的標誌。所以這人一定是村子裡的人,事實上,想回頭…那個在醫院裡眼睛被護額蓋住的男人也有這個標誌,他們都是他的同伴嗎?他真的安全了嗎?這男人向前走了一步,鳴人立即以石頭作支持站了起來,男人停下腳步並抬起手表示歉意。

「發生什麼事了?」男人困惑地問。

鳴人用力盯住那名男人,他認識這個人…但他無法肯定他是誰。緩緩地…慎重地…鳴人步離了慰靈碑。這男人走近一步並把手放在身旁,他覺得鳴人很不像他自己,但他能看到鳴人正試圖想確認他的身份。於是,他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毫無威脅,然而,他無法阻止自己嘗試引領那名金髮青年的記憶。

「吊車尾,你應該在醫院好好休息。」他柔聲道。

鳴人的眼睛只是難以被注意地張大…這句話…吊車尾…他知道這詞語,之前他也聽過,當那人這樣叫他時總是讓他不高興,不是嗎?鳴人更小心地觀察眼前的人,他覺得有些東西在腦袋的後面閃爍著,然後再一次,更光更明顯地閃爍。一個名字用他的聲音大叫,是鳴人的聲音,從年輕的男高音開始…然後成長…變得成熟。他的聲音…那名字…鳴人閉上雙眼聆聽那正哭泣的思想。佐助。

睜開了眼,回憶開始飄回來。他記得他曾經鎖上了他的記憶並為其加上了鎖,這是很簡單的鎖…在他被捉了之後他曾經肯定自己不會再使用。佐助…叫他作吊車尾。這就是讓他記憶回復的鎖匙。鳴人喘了一口氣,用力哽咽著,向後絆了一摔在石碑旁。小櫻、鹿丸…佐井!他看著他們離世,鳴人發出了粗聲的抽泣,他已經很久沒有發出聲音所以聽起來非常唦啞。

「鳴人?」佐助走近了青年:「發生什麼事?」

鳴人整個人倒在石碑上,眼淚不受控制地從雙頰滑下,他記得太多東西了…這似是撕碎了他,心跳加速而且驚慌失措地呼吸,他想動,但他的身體不讓他動;他想跑…從這痛苦中逃跑。佐助向青年伸手卻發現他的手被人抓住,轉頭,宇智波只見是六代目阻止了他。在佐助站後一步後卡卡西便放開了他,鳴人注意到卡卡西並開始感到羞恥,這讓他爬離了石碑並吐出他胃中僅有的東西。

「鳴人!」卡卡西步向前,小心不觸碰到他,他不知道這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死…死…大家都死了…」鳴人發出了一把粗魯及刺耳的尖叫。

卡卡西停下來…他的聲音怎麼一回事?他只能僅僅聽得出鳴人喉嚨所發出的任何一部份聲音,之後必需要找綱手檢查一下鳴人的聲帶及咽喉。這名六代目跪在鳴人旁邊,不能碰這名青年讓卡卡西覺得想死。

「鳴人…沒事了。」卡卡西低聲道:「你已經安全了,記得嗎?」

鳴人從地面上爬起,他看著卡卡西…他的老師…繼自來也之後最尊敬的人。他想碰卡卡西…確定這全都是真的。鳴人伸出手抓住了卡卡西那火影羽織,這叫卡卡西征住了,鳴人碰了那些織物並看著這名銀髮男人。這是真的…這不是一個夢…所以他死了嗎?像小櫻?像鹿丸跟佐井?他能看到他們嗎?身後的石頭還在提醒他答案是不。他還活著,他只能咒罵自己的生命並沒有被撲滅。

「我認為他記得我們…」佐助在卡卡西的身後說。
「真的嗎,鳴人,你記得我們?」卡卡西問道,心裡燃亮了希望。

鳴人點頭,這令卡卡西的笑容可以從面罩之下看到。鳴人看著卡卡西跟佐助然後感到視野變得模糊,他已經很疲累了。回來的記憶摧殘了他的心,鳴人的眼皮變得越來越重,把頭靠下去…陷入了睡眠。卡卡西看著這名金髮青年昏倒然後嘆氣,溫柔地抱起了鳴人,佐助只是耐心地站在那抱住了鳴人的六代目旁邊。

「卡卡西…你沒事嗎?」
「我沒事…」
「不,你不是…」佐助抱怨著:「鳴人在四年半前被宣佈死亡,現在他回來了…但他已經不如以往。我知道他並不是沒事…而我也知道你亦因為這個原因而不是沒事…」
「那為何你一開始要問我?」卡卡西皺眉並步回醫院:「記得要保守秘密。」
「嗯。」佐助看著他的老師抱住了小小的金髮青年離開。

卡卡西抱著這微小、瘦削…輕得危險的身體。他之前只是睡了一會…只有幾秒,當他醒過來後,鳴人就不見了。驚惶立即湧進了他的血液,從座位上跳起並開始搜尋這名少年的蹤影,找了好幾小時,偶然發現佐助跟鳴人完全是因為好運,他慶幸自己在鳴人發出他第一次的哀號時趕到現場,聽著這些聲音可以使卡卡西被撕成碎片。這名六代目跳上了窗子進入鳴人的病房內。

「卡卡西,發生了什麼事?」綱手站著,等待他的回來。
「當我打盹時鳴人逃跑了。」卡卡西把青年放在床上:「但他的記憶好像已經回來。」
「真的嗎?」靜音向前走了一步。
「那似乎你並不需要我了。」卡卡西望向山中亥一。
「不,我還覺得需要檢查一下鳴人的心理狀況。」綱手道。
「我同意。」卡卡西點頭。
「好吧…」亥一步向前,然後開始結印。

男人把手放在鳴人的額上,當亥一閉上眼他就飄進了鳴人的思想中。一開始相當混亂,進入一個人的思想一開始總會是亂七八糟,顏色、交替的影像、聲音、情緒等全都展露在他面前,當他進入鳴人思想的中心地帶這些混亂都平復了下來。亥一所走的通道上佈滿了水跡及生鏽了的門,這不像是一般人的心,所有東西看起來都如此支離破碎…亥一之前從來都沒有看到類似的東西,步進了另一個大堂,他聽到了…咆哮聲。於是亥一走進那亮得令人不安的房間。

他被一個大籠迎接,邪惡的查克拉從籠出漏出,籠子旁邊躺著一名金髮男人,亥一認為這就是鳴人內心的自己。他走近這人卻被從籠出湧出帶有脅迫力的紅色查克拉阻止,亥一跳後而這查克拉變成九尾的樣子待在鳴人跟前,他只能仰視這頭比自己要巨大得多的妖狐。

「你想要什麼?」九尾帶著威脅沉聲道。
「我是來檢查這孩子的心理狀況。」亥一說,把他的猶豫推到一邊。
「那護額…你是木葉的忍者。」九尾吼叫:「那這孩子現在已經安全了…」
「對,他獲救了。」
「那就好…」九尾的查克拉退回籠子裡:「離開這房間…你想要去的地方是大堂盡頭的左邊…在那又黑又鏽,掛有木葉標誌的門後。」

亥一點頭然後離開,走到大堂盡頭並轉左,當他來到九尾所說的黑鏽大門時,他覺得相當緊張。其他人的心從來不像這個樣子,他不能肯定自己將會看到什麼。一般來說,他所走進的思想總是跟那人的外表非常相像,他總可以找尋到正確的神經線來收集他所要的資訊。然而,鳴人的心似是一座又黑又濕的建築物,亥一為自己壯膽然後推開了門,眼前的一切讓他非常吃驚。

一名小孩子坐在房間的中心,這看起來很像鳴人…只是比較野性。他有紅色的眼睛及更明顯的六道紋,以及…沒有穿衣服。狡猾地笑著,瞇住了眼…就像是一頭狐狸。亥一走向前並疑心重重地盯住眼前的孩子,這名孩子只是輕輕抬頭然後站起來,突然,一個大屏幕從這潮濕房間的天花板滑落,亥一只能好奇地看著這捲下來。那孩子走到他旁邊望著他,他很小…看起來那麼年輕…但那雙紅眼告訴亥一他不是。

「你打算看什麼呢,山中先生?」孩子單純問。



待續


====================
譯者的話:
一個一個字打出來真的比光是看更痛心…
明明之前看的時候還沒有如此悲傷的,現在總是感到有些淚水要湧出來…

嘛,總之最後沒問題的…信我…絕對沒問題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