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夢兒的NARUTO相關同人小說創作處。
[55] [54] [53] [52] [51] [50] [49] [48] [47] [46] [4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者:Abunai Himitsu 譯者:夢兒

拍手[1回]


+ + + + + + + + + +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冗長、孤獨亦陰鬱。天空佈滿了黑雲而雨水從天上降下,似是天國亦如所有人一樣為鳴人而哭泣。漩渦鳴人回來的消息就如野火一樣瞬間傳開,有一些村民組成團體並把錢丟在一個大瓶子中,他們打算用這些為那名金髮忍者買新房子。有一些人則為他買傢俱及其他用來裝飾房子的東西。這不是很大,但對於鳴人這種單身忍者來說就剛剛好,這房子很接近火影塔所以不會被隔得太遠。

有關金髮青年帶著嚴重的傷回來的謠言沒有嚇退任何一人,當跟鳴人一同畢業的忍者聽聞他回來後,立即組織設立一場歡迎會,他們很想能快點見到他,事實上,整個村子都相當興奮並等不及想看那面笑容。然而只有那些真正看到鳴人的人才知道這名青年將會有很長時間不會笑,有些甚至覺得他永遠都不會笑。綱手她…害怕他不可能再當忍者…這代表…他不可能成為火影。

卡卡西只能凝視著床上那名年輕人…他非常安靜。從四天前開始,他就沒有離開他的椅子,這是他等待鳴人康復的最長時間;畢竟一般來說,鳴人很快就會醒過來並帶著他的笑聲離開醫院。靜音及綱手坐在六代目的對面,他們都相當安靜,唯一的聲音來自鳴人那不協調的呼吸。房間的角落出現了移動的東西,卡卡西這時才把目光從鳴人身上移離,綱手及靜音擋在入侵者面前。

這是木葉其中一名忍者,那炭色的眼睛落在床上那細小的身體。他無法相信…他有聽說…很多人都在談論鳴人回來,很多人,但他們都錯了。這人…在他眼前的不會是鳴人。這不是把他從錯誤深處帶回來的那個人,這不是在五年前出任務的那名陽光及笑嘻嘻的金髮青年,他不想去相信,佐助不想相信在床上那副骨頭會是他的隊友。

「佐助,你不應該在這兒。」綱手嚴厲地道。
「這…這不是鳴人。」佐助喘息道。
「你必需要離開。」綱手把那年輕的宇智波抓得更緊。
「這不是他,這怎可能會是他!」聲音跟著每一個痛苦的字提高,他希望他們說這不是鳴人。就算是…他也希望他們對他說謊說這不是。
「出去,佐助。」卡卡西嚴肅地盯住那烏髮男人:「快。」

把視線從鳴人移向其前老師,輕輕點頭示意明白,宇智波再次難以置信地望回那小小的身體,接下來便消失在一縷白煙之中。他需要逃離這個場境…這不是他的朋友,這完全不可能是鳴人,這人相當脆弱但鳴人不可能會脆弱。佐助停在一個屋頂上讓自己倒坐下來,到底這五年發生了什麼事?誰把他弄成這樣?誰有能力把他弄成這樣?

這亦是所有看過鳴人的人腦中所想的問題,到底是誰做的?只有紅的隊伍才會知道,這名上忍領隊告知綱手她的隊伍有好好處理需要負責的傢伙,但她沒有說是誰。她不能…她只能忙於安慰她的隊伍還有自己。綱手嘆氣,只希望那孩子可以給她任何康復的徵兆,然而沒事發生…於是如之前一樣冗長、孤獨亦陰鬱的第四天就這樣過去。

第五天鳴人的眼睛張開來,他整個身子依舊如死人一樣,但他的眼睛真的抖開了。這雙眸子已不如之前一樣的亮藍,現在看起來是陰暗的,就如灰色的薄片覆蓋住它們。卡卡西打算衝動鳴人身邊,然而那雙眼睛再次閉上。又一次…過了另一天。現在綱手、靜音及卡卡西都感覺到希望,鳴人終於都張開了眼,安靜地躺在那邊。可是雨沒有停止,反而愈下愈大,到了第六天,雷雨攻佔了村子,人們全都留在室內。

綱手帶來了幾張帆布床讓他們三人可以睡上去,儘管卡卡西沒有說出來…但他對於終於可以有正確的睡眠姿勢而高興。三人輪流睡覺及看照著鳴人,有一次,卡卡西覺得佐助步向這房間,但之後他就離開了。卡卡西認為這佐助還是對此難以承受,其實卡卡西亦一樣難以承受,他凝視著鳴人,似是打算重新觀察他。鳴人的臉是慘白的瘦,可是已經比他第一次見到這青年好多了,骨頭還是清晰可見。

那頭金髮退了色而且還很髒…綱手說水可能會讓他的身體受到衝擊,她需要等到鳴人醒來才可以為他洗澡。卡卡西看著那包圍了整個被曬傷的身子的污垢,就如鳴人在過去幾年完全沒有穿上任何衣物一樣。痛苦從心底湧出,那些折磨鳴人的傢伙居然連衣服也不給他穿,想著到底他們還對鳴人做過什麼,卡卡西只覺他的胃正在攪動,他幾乎不想知道。

凝視那鬍子的臉,卡卡西只希望鳴人醒過來。他掙扎不讓自己的手去觸碰這青年的身體,這房間的其餘兩人堅持誰都不可以碰他,畢竟她們都不知道這孩子會有什麼反應。特別如果鳴人醒來發現卡卡西抱住了他…說不定會嚴重引發他的心理創傷。於是,卡卡西只能坐著祈求鳴人可以張開雙眼,可以醒過來,可以向他微笑…什麼都好。他只乞求鳴人可以醒來。一個小時之後,他的禱告應驗了,鳴人緩緩地張開那茫然的眼…卡卡西只覺心跳快要停下。

鳴人知道看著他的那張臉,那面罩…那奇怪的頭帶包住了他的左眼…還有銀色的頭髮,這不是之前折磨他的其中一人。另一個人嗎?鳴人把目光移向綱手及靜音,她們兩人都在睡,他亦似是認得這兩個人。她們是誰?在他旁邊的男人又是誰?更重要的是…他在哪兒?這房間跟之前他所待的地方看起來很不同,有些改變了,有些不同。他感覺到安全,他覺得全都完結了而且他不會再受到虐待,他感到自由…於是他哭了。

他在做什麼?他又曾經做了什麼?他想死…為何他沒有死去?他的隊友都死了,那為何他不能?鳴人盯住了天花版,淚水從他的臉滑落至枕頭上。痛苦的自責及快樂在他的思想中游走,他很高興自己逃離俘虜的身份,但也希望自己可以跟他的隊友一同死去。一把聲音進入他的耳朵…這是一個名字。鳴人…另一名女生曾經這樣稱呼過他。這是他的名字嗎?鳴人?這就是他嗎?他記不起來…

「鳴人…」卡卡西再次輕輕嘗試,青年的眼睛好奇地轉向火影。「鳴人,你還記得我嗎?」

是誘騙的問題…為何他要問一個誘騙他的問題?鳴人呆滯地望向四周然後無言地點頭,這叫卡卡西覺得他的心要從胸口掉出來。鳴人不在這兒,他只是反射性地點頭而已。到底那些人對他做了什麼?卡卡西深呼吸了幾口保持鎮靜,他不想嚇倒鳴人,這孩子可能會因此而變得更糟,於是卡卡西向鳴人失意地微笑。

「鳴人…我的名字叫旗木卡卡西。」卡卡西輕道:「你的名字是漩渦鳴人…你以前是我的學生。」

鳴人把焦點再次集中,冷冷地瞪住卡卡西。跟捉住他的人相處了一年後,鳴人學會了不要回應任何對他說的話,這只會讓那些人更有惡意。卡卡西閉上了他的眼睛把身子輕輕靠前,這孩子並不知道他已經安全了,他以為他再次被誘騙,他應該怎樣做才能令這孩子相信他已經安全了?怎讓他知道他正跟在愛著他的人們在一起?房間另一邊的移動吸引了鳴人的注意,綱手坐起來並看著他。

「鳴人…」綱手輕笑:「你醒來了。」

金髮青年的好奇再次冒升,他們一直叫他作鳴人,而卡卡西說這是他的名字。這是真的嗎?他是漩渦鳴人嗎?綱手緩緩站起並走近二人,儘量以沒有任何威脅的姿態向前走,一個錯誤的行為可能會引致鳴人暴走。小心前進並保持著笑臉…她終於都來到床邊。鳴人好奇地望著她,他認識這名女人,似是有關她的胸…似是有關她的年齡…但他不是真的可以記得,他只知道有些東西與這有關。

「鳴人。」綱手輕輕說:「我們從捉了你的人那兒救了你,你已經安全了。」

這些字飄浮在他的腦海中,找尋一個位置讓他吸收。他的臉微微放鬆…不知道為何,他相信這名女人,他亦相信旁邊的男人。鳴人不記得為什麼或是他們到底是誰,但他能相信他們。卡卡西看著鳴人那緊張的表情緩和下來而只能微笑,說不定…他可以回到從前。這名六代目再次背靠他的椅子,這令鳴人的注意力再次移到他身上。這青年對於身邊每一個小動作都相當敏感,說不定是因為捉了他的人。卡卡西保持溫暖及關懷的凝視,過了一會,鳴人望向他自己。

他被…治好了。繃帶包圍他身體某些部分,但他知道他被治理。九尾…九尾醒了過來,鳴人可以感覺到體內的狐狸活潑地動來動去,他幾乎歡迎這種感受,幾乎…他還是不滿這妖怪讓他活下去。鳴人提起了他那瘦削的手臂,驚歎地看著它,這看起來更加健康了。他們之前一定小心照顧著他,一定是;否則他應該會比之前更瘦。他凝視著另外一隻手臂上面的針筒管子,這些正通過靜脈餵他營養,對於有一次醒過來終於可以不肚餓、不渴求水份感覺相當舒服。

「鳴人…你記得我們其中一人嗎?」卡卡西柔聲地問,令金髮青年從自我觀察中回過神。鳴人用力盯住卡卡西,這又是另一個誘騙嗎?「你就算不回答也可以…我們只是好奇而已,我答應你,這不是誘騙問題。」

那些捉了他並在對他嚴刑以待之前不停誘騙他的人從不會以這種方式來誘騙他。他覺得他可以相信,但他卻害怕。太多次…太多的技倆讓鳴人痛苦地流淚,真的很難相信,太難了…所以他只能點頭。卡卡西覺得很悲傷,鳴人再次進入他的條件反射,他不能相信任何人。綱手看到那點頭只能抑止她的淚,鳴人不記得他們,他回答是只因為這是條件反射,綱手閉上雙目低下了頭。

「鳴人,你應該休息。我答應,我們會保護你。」綱手溫柔地道。

鳴人以朦朧的眼神凝視著綱手,他已經完全清醒,他不想再睡,他想注視眼前的新角色,他想知道為何這些人看起來那麼熟悉,他想知道這些人都是誰,為何他會覺得他們值得信任。過了一會,鳴人點頭然後閉上雙目,他可以利用耳朵來觀察他們,過去五年他的聽力變得非常好,他從一開始就使勁去寧聽周圍的聲音,但幾個月之後…他希望他的聽力沒有那麼好,隊友們的尖叫纏繞著他。

特別是隊伍中那名女生,在她離世前喊得最大聲,她的死讓兜看起來非常不高興…他把他的怒氣發洩在其他人身上。他捉走了那個長有及肩黑髮的…他的名字是什麼?那名看起來很累…總是表現得懶散的人,他在隊伍之中第二名離世的,第二名大叫並倒在地上。最後一人…他長著短髮而且喜歡畫圖,在他離世時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那人身上是蒼白的皮膚…鳴人難以分辨到底他的身體是生是死。在這三人離開之後…兜把注意力集中在這金髮青年身上,他的行動從此變得更為可怕。

最後…鳴人不再尖叫,他不再哭…他只想死。這名金髮青年自殺的想法讓兜變得愈來愈不高興,這讓過去幾週他都相當不幸…但現在…一切都改變了。鳴人希望他能記得他在哪兒…他是誰。躺在床上,他專心地聆聽房間中任何聲音。這孩子能聽到二人低聲聊著怎樣才能好好照顧他,為何他們要這樣做?他是一名怪物…是惡魔…無用的存在。他不希望發生的事會繼續下去,但那存在感從不離開他的床邊…那個人,卡卡西,即使相隔一段距離,他都可以感覺到來自這男人的溫暖。


待續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管理人のみ閲覧可能に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同盟/主張
個人資料
HN:
夢兒
性別:
女性
生日:
1988/07/07
自我介紹:

這兒是夢兒專放火影同人的地方。
包括了自創同人與及英文翻譯同人。
請勿無授權轉載。
歡迎自行連結。
沒有BANNER因為這人懶XD
已停止更新。

主CP:
カカナルカカ(卡鳴卡)
其他CP:
ヤマサイヤマ(大和佐井大和)
アスシカ(阿鹿)
シカいの(鹿井)
ミナクシ(波風夫婦)
...etc



9976HITS:零川
鳴卡-視線
20000HITS:小灰
鳴卡鳴-忘卻愛情
24680HITS:阿毛
卡鳴卡-啤酒
30000HITS:阿毛
卡鳴卡-惡作劇
40000HITS:阿毛
卡鳴-女裝男子偶像的憂鬱
45678HITS:砂糖
鳴卡鳴-約定告白
最新回覆
[10/19 夢兒]
[10/18 借条]
[10/10 夢兒]
[10/10 阿毛]
[07/20 夢兒]
Powered by ニンジャブログ  Designed by ゆきぱんだ
Copyright (c) 夢與浮雲 All Rights Reserved
忍者ブログ / [PR]